Tuesday, February 19, 2008

怒插港男 - 失去搖滾樂的城市

終於,經過思考再三,我也決定執筆寫下這篇文章。如被老友罵為叛徒,那也罷了。

在坊間,插港男的文章其實絕不比插港女的少。俱謂港男年紀一把,還像個孩子,三十歲人還在依賴父母;不是在領杯水車薪的工資,就是在唸飲鴆止渴的副學士;和女人吃飯時又不主動付鈔,購物時又不主動挽袋;風度欠奉,餐桌禮儀又不懂;閒時不讀沙士比亞,不聽莫札特,對黑格爾尼釆康德一竅不通;只懂看球賽和打Online Game,浪費光陰。當然,港男最為人垢病的,莫過於他們學歷不及港女高,賺錢不及港女多,走投無路之下,竟然耍無賴,走去怒插港女。如此怨氣,應是些媾不到港女的可憐蟲才對。(按:別急,別急,作為《怒插港女》網的創辨人,以上種種指責,區區對號入座,直認不諱,照單全收。)

-----------------------------------------------------------------------------------------------

我想說的,都不是這些。我想說的,是關於Rock&Roll。

大家曾否疑惑過,為何一個七百萬人的「國際」都會,竟然連一隊搖滾樂隊也流行不起來?自從Beyond之後,我再也看不任何一隊能夠風靡香港的年輕人。像LMF那些,也只是曇花一現而已,從沒打進過主流市場。

一個沒有搖滾樂的城市,只令人覺得暮氣沈沈。即使恆指三萬點,人們都肚滿腸肥,我還是感覺不到那種溫度。搖滾樂就是結合理想,激情,浪漫的音樂。不少對社會現狀不滿的年輕人,都喜歡透過搖滾樂表達自己的熱情。因此在美國學運年代,搖滾樂也特別流行。當中最有代表性的,自是約翰連濃為首的一批英國入侵者。有人說過,這班人只憑一個結他便能對抗整個美國政府。其實搖滾樂的威力是無國界的,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未春夏之交的一場政治風波」之時,你猜哪首音樂最有代表性?那並非《血染的風釆》,亦非《國際歌》,更非香港演藝界創作的《為自由》。在五月尾戒嚴的某夜,中國搖滾樂之父崔健到來獻唱。他的一曲《一無所有》,令整個廣場二十萬大學生為之瘋狂,熱血沸騰。自此之後,《一無所有》便成為「風波」的集體回憶,就連日後洋人拍的「風波」電影,亦沒忘加插這一段。

這十多年間,搖滾樂在香港失去蹤影,男孩們心裡的火也隨之失去了。我們沒有了「原諒我這一生不羇放縱愛自由」,取而代之的,卻是甘於「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我很想問一問:

香港的男孩們,你為什麼不火?I can't see the fire in your eyes﹗

你們對美好的生活和愛情,已沒有追求了嗎?

你們對現實世界,沒有不滿,不需發洩了嗎?

你們不厭惡戰爭,不渴望和平了嗎?

你們對現在的民主進程,政制發展,已經很滿意了嗎?

你們對現狀妥協了嗎?你們竟然妥協了嗎?

去年夏天,當我成為雙失青年之前,我去了辦一個升學展覽。那天場內有林林總總的院校展出:大學,副學士,高級文憑,遙距課程,海外院校,廚藝學院,應有盡有。我穿上討厭的整齊西裝,胸前掛上講師的名牌,坐在場內解答學生的升學問題。當中不少遭遇令我印象深刻。有一位男孩子,由媽媽陪同,在我面前一坐下來,便「唉」了一聲,雙肩呈「A」字狀,攤開了一張不記得是高考還是會考的成績表,然後問我這樣的成績有甚麼可以讀。我見到他的姿勢和表情,很想笑出來,卻又笑不出。我答道:不是我告訴你有甚麼可以讀,而是你告訴我你想讀甚麼,我再建議幾個可行的方法。看到他一臉不解,我便問:

「咁你想讀咩呢?」

「......唔知啊,有咩好讀架?」

「你平時鍾意d乜野,對邊d學科有興趣?」

「鍾意玩電腦,但唔想讀電腦,好深,讀唔識。」

「咁既然冇興趣,不如唔好讀,諗下其他出路,未嘗唔可以。」

我不知這句話是否像投在Hiroshima的炸彈,男孩抬頭看著媽媽,媽媽看著他,空氣間出現異樣的味道。那時候,我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奇怪的念頭,我很想叫他回去聽Beyond,冒著暴雨,怒吼出去。不過這世代的男孩子是聽Twins長大的,Beyond對他們來說,可能是老土的代名詞。

考試失敗,誰沒試過?我也試過。受點挫折後,能學到更多。如果立心要進入大學學習,那麼下定決心,咬牙再考,何恥之有?考三次四次而終能成功者,大有人在。如果對讀書毫無興趣,那麼對此教育制度嗤之以鼻,拒絕陪跑,外面世界海闊天空,隻身闖蕩,又有何懼?本著心中一團雄雄烈火,旁人目光又豈用理會。當你的師長輩罵你「爛泥扶唔上柄」,「一世冇出息」時,你生氣了嗎?你會吼回去嗎?「屌那星,我就唔衰畀你地睇﹗」當你的女友嫌棄你沒出息,跟了個美國回流的番書仔時,你生氣了嗎?當那些港女專欄作家,口誅筆伐說你不懂沙士比亞,不懂黑格爾尼釆康德,不懂穿Paul Smith,不懂餐桌禮儀時,你生氣了嗎?

「屌那星,我就唔衰畀你地睇﹗」

這句話,你沒有吼回去。是你沒有吼回去的力氣嗎?還是你根本沒有生氣,不懂得生氣?

是否一個城市沒有了搖滾樂後,大家都不懂得吼叫了?

我們這幫人,與其說是第三代香港人,還不如說是搖滾樂的最後一代比較貼切。我們成長路上雖然沒有戰亂,且物質充裕,但起碼,我們還懂得吼叫。諸君看我寫《怒插港女》便知我是很火的人。我們的下一代,是沒有搖滾樂陪伴成長的一代。

那個男孩的媽媽盯著他一會後,便謂他當然想讀啦,然後說了幾個科目的名字。男孩默默地看了看我,沒有作聲。

送給各位《海闊天空》。這是去年9月我前往英倫時,飛機起飛之際iPod傳進耳中的歌聲。

40 comments:

Yun said...

Huh, interesting.

凱恩 said...

我覺得這現象也是institutionalized的一種,一個男孩每天從細小的窗框看著同一個天空,很快就會將身邊事物理所當然化,漸漸就被現狀同化,不懂改變,像溶入水中的糖分一樣。

我不要做糖!我要做納啊~ 口子L

Feheart said...

香港的男孩們,你為什麼不火?

想起龍應台的野火集

Anonymous said...

「我淨係知自己唔鍾意咩,唔知自己鍾意咩」、「我知自己唔想點,但唔知自己想點」在這個沒原則、沒要求、沒所謂的新世代,只要唔使死,大把選擇。「氣概?」「要求?」咩黎架?

余若虛 said...

Elvis兄的例子,很傳神!真的,港男們是不會為自己知識貧乏理想欠奉而羞恥。

我不確定這跟搖滾樂有無關係,但他們的確沒有搖完再滾的激情。

s tsui said...

Bravo! Like your attacks on Kong Girls, your critique of the lack of passion and drive in today's HK youth is spot on. Far too often I've seen them follow a good deal of whining with just a shrug and "what am I supposed to do?"

Leona said...

這篇有火,我鍾意。

小時候讀Pride and Prejudice,時時猜想自己的Mr. Darcy什麼時候會出現。
後來發現,Mr. Darcy早就少如鳳火鱗角。
於是自我安慰,溫文爾雅如Mr. Bingley也不錯。
再後來才發現,原來這城市裏連Mr. Bingley也久違了,只剩下許多嘴甜舌滑只懂佔少女便宜的Mr. Wickham,和其貌不揚悶出鳥來唯米飯班主是尊的Mr. Collins。

唉。

Elvis said...

最近去了 Jane Austin 故鄉一趟,環境頗優雅。

很多人以為 Jane Austin 的故鄉是 Bath,因為那裡有很多她的博物館。其實那只是故居而已。

過內人 said...

「食得胞,穿得暖」,但都總不能撲滅那團火...

都應該想想是什麼人、物、事當了消防員了。

Elvis said...

我就知道過內人兄還是很火的人

過內人 said...

Elvis

火乜鬼...火都係點個火抽煙斗好了……

不過,我個人認為「男人,做一日英雄都唔可以做一世烏蠅」

Siu-Ting said...

等怒插港男很久了!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said...

Elvis兄:

這篇文章很有意思,很少人提香港的熱情,與樂與怒的關系。

億利 said...

雖然我不認同beyond是搖滾樂的一種
但是對於還有人對搖滾兩字如此堅崇,
我實在respect ...
沒有搖滾樂的香港,和沒有了靈魂沒多大分別

mike said...

好文章.

沒有辦法, 香港男孩化得太早, 老得太快, 一早已經向現實妥協.

香港家長大多只知責備, 不知激勵. 港男的火, 每被阿媽的湯水化解.

其實都幾 sad.

過內人 said...

Elvis,

突然發現原來我真係好好火,又畀你睇穿。

野蠻郡主 said...

講起BEYOND,其實都幾鐘意佢地!特別係家驅!

至於男仔,多一份堅持會好D,我諗,女孩子總是希望男孩子比自己優待!

不過呢?我又聽過,男孩子唔係唔叻或者係女仔想像中咁差,只不過你唔係佢心目中既人呢?佢就唔會做俾你睇架喇!

咁又係既!

Bacakara said...

我鐘意 Beyond 無悔這一生

Anonymous said...

係家人, 幫我地揀好晒, 佢地錫我地, 唔想我地行冤枉路, 慢慢,慢慢,我地習慣左比人安排, 慢慢.. 就差唔多廿十幾三十年了.. 這時候,女性們正正開始為自己覓歸宿.. 同時, 男生亦開始醒覺,開始搵一條自己既路..但係, "要求"可以好快,但要行一條成功既路出黎,唔係一朝一夕....矛盾.. 就係呢度發生。

Dreaminning said...

我也仍在尋找自己鍾意d咩,不過我連自己唔鍾意d咩都不是太清楚。
其實讀書真的那麼重要嗎?可能我沒有資格批評啦,因為我好像是社會上被標記為”讀得書”的那一群,但我覺得讀來讀去,小學、中學、大學,好像學到的都沒什麼用,只是花費了時間和金錢。

小威水 said...

先不說男人或女人,事實一個人真的那麼難去想自己需要什麼嗎?不難,只怪從小到大都被培養成怪別人的性格,只怪從小到大都教導成先想別人後想自己的思考模式。回憶下,從前生活條件不好,人家的事想來幹嘛?人人都想怎麼能得到生活的基本需要,人人都為自己前途去努力... 不是說現在的年青人不努力,而是現在的人太容易得到基本需要,思想根本空洞洞的,從來就是要風得風,試想想,長大以後,還會想「我要什麼?」嗎?

Anonymous said...

好有道理,不過....

好大男人主義呀!
假如一個港女攞住張cert好無助唔知自己想讀咩或者有咩可以讀,好似唔會被人插得咁勁。

不論男女,都可以有火去追求更美好既生活、可以反戰、追求和平、可以對現狀不满。篇blog寫得好好,但好奇怪既係d subject分晒港男港女,而唔係港人...

paulpaulchai@yahoo.com.hk said...

我有兩個仔
Marvin 2歲
Alvin 兩個半月
今天開始比 Beyond 佢地聽

paulymh said...

LMF的出現,的確為香港樂壇注入了新的元素,但當他們要對娛樂公司和主流價值觀的要求作出妥協的時候,他們就慢慢失去了他們之所以受歡迎的元素:對這個千篇一律的樂壇、對這個壓抑青年人的社會的叛逆和控訴,從而失去了特色,被娛樂圈馴化了,變得可有可無了。香港的音樂、電影人之所以不能再作出能代表我們的時代的作品,正正在於他們背後的娛樂公司沒有創新、沒有容許新意念、新嘗試的意圖。

Anonymous said...

放不下 火不起
bar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said...

現在的所謂香港樂壇,其實老早已不是什麼樂壇,根本不需要歌手,或什麼類型的音樂。

因為根本不是要音樂!

而是要有 [ 一班人成左名 ] ,然後成為某些商品的代言人,出廣告、拍廣告、這才是搵真銀。

因此,唱什麼不要緊,什麼音樂也不重要,只要有些名氣,有廣告簽訂便 OK 。

99 said...

現在的年代要出頭比以前難很多很多, 以前你肯博肯捱, 總有出頭天。現在是很難找得到一個有前境的出路。

年青的一代, 港男好港女好, 唔係唔肯捱, 係搵一個地方去發火不是易事。

睇呂大樂同陳冠中之餘, 有心的話, 自己搵返 CK 舊POST, 有一篇正正講呢件事

Lo哥 said...

Such a provocative article that should be read. I agree to you, that nowadays youngsters are more liable to submit to reality. Reality? Maybe not, it is just helplessness and fear to walk a thorny and rocky path.

I am a mid 80s born kid just out in the field. I live in the age where the transition of Beyond and Twins takes place, and I listened to both. I don't know Rock, but certainly Beyond's songs have great meanings.

A perspective from us youngsters, not all of us have great confidence in ourselves to create our future, and we don't even know where we are heading, but only that University or so lies ahead. Unfortunately, I've been one such kid and is probably not very far from one.

Maybe there is too much comfort lying around our lives.

Cherrie said...

從朋友那邊link過來看了這篇, 超喜歡的
其實不只男生該罵, 女生也同樣
大家都是聽twins大的, 個個都變了棉花糖...

五星上將 said...

但我想講,

搖滾樂真的能代表港男從劣勢突圍?

如果組出來的band是 D.M.C.,

裡面的成員是根岸和M男 ...

Anonymous said...

hey I'm a typical HK boy (or guy)! I do read classical literature, like Shakespeare and Jane Austin; I do listen to rock'n'roll, like Linkin Park; I do play my guitar. Guys and (HK) girls, just check it out and you'll see eh?

Jon

Sammy Cafe said...

"閒時不讀沙士比亞,不聽莫札特,對黑格爾尼釆康德一竅不通" --- this line is funny, make me laught. Anyway this is a good blog, inspirational. Push!

Anonymous said...

有 問 「 某 甲 東 來 意 為 何 ? 」

Anonymous said...

"拍.拍.拍"
很精彩的一篇呢
喜歡~
大多數人 甘願做生活的奴隸 "妥協"下去
然後 景況一不如意 便將責任推推推 推給男/女友 推給學校 推給家人 推給社會...

雖然說不一定要做個"完美的人"
高質素 有品味 有內涵 有批判性的腦袋
但至少 別把自己想像成受害者 (因為要運用太多的藉口 把責任加在別人身上)

另外 要"逆流" 很難
次文化 難變成主流
因為人怕孤獨 被人否定
當大家談論ONLINE GAME及波經時...
志同道合的朋友 很少
願意妥協的人 太多了

自言 XXX

Elvis said...

難得還有人在看舊文

Anonymous said...

"拍.拍.拍"
很精彩的一篇呢
喜歡~
大多數人 甘願做生活的奴隸 妥協下去
然後 景況一不如意 便將責任推推推 推給男/友女 推給家人 學校 社會

雖然說 不一定要做個完美的人 (高質素 高文化水平 有內涵 有品味 有批判性的腦袋) 但至於 別把自己想像成受害者或悲劇的男女主角 (因要運用太多藉口將責任加在其他人身上)
另外... 要"逆流" 很難
次文化 難變成主流(除非能將"逆"變成一種潮流)
因為人怕孤獨 被否定
當人人也灰談論online game或波經時...
只能說 志同道合的朋友 太少
妥協的人 太多了

自言 xxx

HS said...

呢篇文
我經常睇既

Y.K.Who said...

我對美好的生活和愛情,沒有追求了,因為我滿足於所擁有的。但沒有追求,不代表不會奮發努力。只是努力過後,得到與否,也沒所謂而已。

對於現實世界,有所不滿,亦不一定要發洩,更不一定要喊破喉嚨發洩。為甚麼只有剛陽的表現才能表達訴求?為甚麼陰柔就不可以?

為甚麼一定要像個男人,才算是條漢子?

我絕不妥協,但我不火。

Anonymous said...

我經常會睇返呢一篇文,
的確係帶返俾我唔少力量.

一眾仍然有火有理想既朋友,共勉之!

Elvis said...

謝謝閱讀

其實連我自己都常會重讀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