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 2007

紐倫堡與葉劉淑儀

說起紐倫堡,大家會想起甚麼?我想離不開三件事。

FC Nürnberg是現時德國甲組聯賽的成員,乃魚腩部隊也,執筆時聯賽排名倒數第三。不說不知道,這支球隊是去屆德國杯盟主,德國杯「虧」的程度可想而知。

《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中文譯作《紐倫堡的名歌手》,華格納最有名的歌劇之一。今年二月香港管弦樂團請了澳洲女高音來在CC Concert Hall舉行了一場華格納音樂會,也演奏了這部歌劇最著名的一段。我並沒錯過,還一咬牙買了貴價票進場。後來聽說陶傑和倪匡也去了,不過沒有遇上。

這兩樣都不是我想說的,我想說的是第三樣。

從Leona的Blog看到九月二十一日李純恩在經濟日報寫的文章,評擊陳方安生邏輯混淆,我覺得很是有趣。我最喜歡就是聽人家說邏輯,一見到邏輯便很High。他說:

「要立法通過《二十三條》的,是特區政府,葉太一「婦」當關,不過是一個公務員盡忠職守而已。

比如一個打工仔,老闆叫你去賣樓,你就要努力將樓賣出去,總不成忽然跑去賣廁紙吧?」

自從葉太搖身一變成為史丹福學者,學成歸來之後,我便不知聽過多少遍這種為她開脫的論調了,李純恩其實只是老調重彈,新意欠奉。但不幸的是,他這個邏輯,早於很多年前被人推翻過。這一切,也要由紐倫堡說起......

說認識紐倫堡的第三件事前,我想先說第四件,一件更鮮為人知的故事。我記得葉劉淑儀很喜歡說納粹黨,但我相信很少人會知道,納粹黨的精神發源地,就在紐倫堡。由1927開始,每屆的納粹黨全國黨代表大會,都在紐倫堡舉行。而在1935年,希特拉更特別指定德國國會轉移到紐倫堡開會,從而通過反閃族人的《紐倫堡法案》,取締了猶太人的公民權,亦揭開了種族清洗的序幕。

盟軍在戰後的1945年,刻意選擇了紐倫堡作為審訊戰犯的地點,便是看中其象徵意義。英蘇本來都想把戰犯殺了算,乾淨俐落,只有美國力排眾議,堅持舉行審判。因為這場審判並非只為處決戰犯而已。這個國際法庭的目的,還是為了向世人,特別是德國人,揭露納粹戰時的罪行,從而使人警惕,不至重蹈覆轍。這便成就了歷史上著名的「紐倫堡大審」,很多人都聽過,也是我想說的第三件事。

如果說紐倫堡大審為後世帶來甚麼意義的話,我想最重要的,莫過於它改變了西方一直以來的傳統法制觀念,駁斥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辯解。有些事情,並不是把責任全推在一個決策者身上,便能夠難開脫的。執行任務和服從法律,並不能成為施行不義的藉口。因為世上還有良知,公義,這些更高價值觀的存在。戈林為首的一眾為虎作倀之徒,都沒能把責任推在希特拉身上而得到開脫,最終還是引頸服法了。葉太熟讀第三帝國的開場故事,不知是否也對他們的收場,與及這種收場背後的意義,都一樣耳熟能詳呢?

9 comments:

Abbie said...

I've been to Nürnberg twice, and am going there again early next year ;-)

Chan Tai Man said...

@@'V ~

葉太其實好比一把優質的刀,只是用來殺人
;還是用來做出美麗的雕塑。

過內人 said...

種族清洗和納粹戰時的罪行,明顯是錯的行為。

《二十三條》,在我這個不用爭取「普」*羅市民支持下的角度來看,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惡法」。

可能她的內心亦都不認為這是什麼惡法,但為了一人一票的選舉,她亦要「忍痛」,將自己有份做出來的傑作推翻。

政治就是這樣。今天要政府不要干擾市場,明天就叫政府干涉私營隧道加價。

*「普通質素」

黑人 said...

對於當年的優等德國人來說,清洗猶太人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罪行」,他們只是維護人類優良基因長遠發展罷

優生學並非惡魔科學,只是被錯誤的人詮釋才變成如此

故我亦同意,23條本身未必是惡法

Elvis said...

大家似乎都忘記了,當年大律師公會反對的是甚麼。他們既不是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亦不是反對葉太的所謂手法。

大家似乎,都被轉移了視線。

Savageman said...

身為打工仔是應該以公司立場出發幫公司做事,但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認為不同意公司/老闆立場的便換掉吧! 李純恩所說的是中國人的邏輯...我最愛岳飛做例子, 以李的論調, 身為臣子無論君主多昏庸都要忠心待奉; 否則以我的想法, 一定會被他說成不忠不義...

有時真搞不清楚那些政治家的立場是什麼...

Elvis said...

在英國, 貝理雅有內閣要員, 也因為不同意伊戰而辭職。

辭便辭了, 外面海闊天空, 轉眼間幾年過去, 又大選了, 可能還有更好的發展。

過內人 said...

看過大律師公會的。觀點與角度。

返回我的回應,我只想說政府上,很多事情都只是戲一場。

Anonymous said...

Hilter's favourite opera is Die Meistersinger von Nürnberg, now I know w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