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5, 2007

帥哥與拜占庭帝國

來到這裡,認識了新同事Rod。他是一位出身劍橋的型仔,擁有俊朗的面孔,短短的金髮,沉厚的聲線。這種才俊若在香港出現,應當會風摩萬千少女。至於在英國的市值如何?嗯,還沒細問。幾年前流英之時,也認識另一位叫Dave的型仔博士,他染了一頭藍髮,帶了九個耳環,亦屬「殺死人」之列。這些年頭的年輕學者很是反叛,沒有那種學究氣息。

Rod以前的博士論文,和我幾年前作的研究非常類似。有些字詞,世上只有少數人才懂,一說出來大家便知是行家了,簡直「一撻即著」。那些既無聊又邊緣的東西,在香港這個高度商業化的彈丸之地,竟亦有人感興趣,Rod直聽得傻了眼。我們初次見面便一口氣談了整整一小時,直到他說支持不住要喝水了,這才打住。

Rod現在在幹什麼?他在考古。

十二世紀是決定東西文明熟優熟劣的一個關鍵時刻。撒拉丁正在聯合起中東各國對抗歐洲人;歐洲人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國正在滅亡;英法德三國,也正在組織最大規模的十字軍東征。這個時候,亦是拜占庭帝國的存亡關鍵。因為土耳其人正在冒起,拜占庭帝國能否將其消滅於萌芽,也是看這一百年。後世很多歷史學家都說,強大的拜占庭實在錯過了很多打敗土耳其人的機會,如能在其羽翼未豐之時將之消滅,羅馬文明後來也不至徹底被毀。(按:話又說回來,拜占庭帝國的滅亡,卻令到歐洲人需要尋找新的貿易路線,促成航海時代的興起,繼而稱霸世界。)

在這個關鍵的時期,拜占庭帝國其實也曾大舉進攻土耳其,打了場大仗。Rod從一些考古學家處收集到大量資料,包括兩軍的人員,行軍路線,補給,裝備等等,鉅細無遺。這些資料構成了一個龐大的資料庫,Rod所要做的,是分析這些資料,然後用過千台電腦進行模擬。他會輸入多組參數,看看不同的行軍路線會如何演進,也想知道究竟當年的路線是否會和電腦模擬吻合。最後,當然還要打一場大仗,拚過鹿死誰手。這個花費數十萬鎊,要進行3年的研究計劃,究竟團隊裡有多少人?Rod說,現在只有他一人而已。

其實很多人都忽略了,美軍在常規戰爭所以所向披靡,除了裝備過人外,還是因為其決策全以電腦附助。像棋王與深藍的對決,每一步,都在機器的掌握之中,人腦的勝算極少。其實在第一次海灣戰爭裡,這些技術便已被廣泛採用了。

7 comments:

Yun said...

嘩! @_@

喂喂我中意睇呢D呀。

> 我們初次見面便一口氣談了整整一小時,直到他說支持不住要喝水了,這才打住。

嗯。感覺有點像遇上心上人呢。嘻。:)

Elvis said...

你係話鍾意睇靚仔, 定係鍾意睇同軍事有關既野啊? :p

Yun said...

有冇搞錯! 咁都俾你睇穿左! :P

又靚仔又醒﹐你話我中唔中意睇呀?!! 哈哈哈!!!

其實我對「研究軍事」是甚麼﹐不是搞得好清楚喎。不過聽你咁講又覺得好有趣囉。唔知點解﹐令我諗起三國演義﹐不過現在是high-tech版囉。

嗯﹐或者我對D少為人知﹐冷門既野都幾有興趣呱。唔知呢...

leona said...

Elvis,一到英國就碰上了志同道合的人,真替你高興。

可惜對方是俊男,不是美女,否則你可更高興了。

:P

Elvis said...

這種「更高興」,要在香港才能遇上的。

Savageman said...

一人就可打一場大仗, 那可真不得了, 按一下enter全世界人便可以死光光....希望這個帥哥不要變成魔王!

Elvis said...

savageman,

說起變成魔王, 令我憶起一事。當年我申請獎學金去唸哲學博士, 第三次面試時, 被問了個類似的問題, 說我的研究於世無益。

我當時說了個自己覺得妙的反駁, 有機會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