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6, 2007

一個研討會與一篇文章

今天去了一個研討會,是關於人類的Ultimate Questions:Why are we here?Does God exist?What is the meaning of life?

在香港常聽到一些港女跟我滿口哲學,甚麼「尼釆說上帝已死」,還教我黑格爾康德如何如何。除了一兩句soundbites,我聽不出有何獨到見解。我真心地奉勸大家,沒見過真正的大場面,別把這類題目掛在嘴邊,這是很容易露底的行為。

我所說的大場面,就是今天這種。一大班學者,從Pascal,講到Laplace,Descartes,Leibniz,Darwin,Russel,Wittgenstein,Einstein,還有許多。他們不僅旁徵博引,連何者之言載於何書,都如數家珍(甚至連書和論文也帶來了,當真準備充足)。年輕一輩的學者,還會引述電影內容來說理,不過老一輩的可能沒看過。

如果你去過香港的學術研討會,定會發覺一個現象:主講者和遨請者,一般都十分給對方面子,台下聽眾討論時亦客客氣氣,問一些「不到肉」的問題便算了。科大請霍金來,更完全是做Show;你除了見朱經武在致辭時大讚對方外,何時見過他在發言?更遑論去問一些有深度的難題了。你若給對方面子,或者自持身份怕露底,根本便不能作真正的學術研討。

今天見到的研討會,氣氛比之香港簡直南轅北轍。一大班白髮蒼蒼的老人在爭個面紅耳赤,即使多年朋友亦毫不留情。甚至說出以下的對白:

「你剛才說過......的。」
「我沒說過。」
「我認為你是說過的,你還說......」
「我肯定我沒說過。」然後拿了部錄音機出來。「我已錄了音,不信我待會兒播給你聽。」

簡直是想打架的氣氛。不過研討會過後去High Tea(真正的High Tea,不是「置地High Tea」的那種),便又有說有笑。那種對學術的認真和不保留,絕不是做作出來的。

說回研討會的內容,除了一些Wittgenstein的理論比較新鮮之外,其實很多早已聽過了。會裡最「堅」的,是有人提供了一個十多行的邏輯公式,來證明神的存在,不過我卻看不明白就是了。他們原本想討論Ultimate Questions,後來卻漸漸變成討論Determinism。在這個題目上,我反而下過一番苦功,特別是對Heisenberg和Copenhagen Interpretation的認識,似乎比今天提及的還詳盡。

其實在2003年夏天,當我看完電影《Matrix》第二集之後,曾受到啟發而寫了一篇關於因果關係的淺談,貼在某些討論版之中。今天去了這個研究會,使我憶起這篇長文,所以打算分開幾天貼在這裡。對於對這個題目有認識的看倌,絕對是淺談,不值一看。但對於其他人,可能會覺得相當趕客。所以奉勸諸君,此後數天,本網是不喜勿入的。

2 comments:

Yun said...

Not a lot of people can appreciate the art of argument.

> 簡直是想打架的氣氛。不過研討會過後去High Tea,便又有說有笑。

多數人﹐會以為你真的想打架呢。他們不會明白研討會「中」與研討會「外」是不同。

I absolutely get annoyed, when I got engaged at an argument, heated up, then people started to tell me to calm down, and stopped listening to me. Most people do not feel comfortable to be engaged in an argument.

(by "argument", I hope you know what I mean.)

Chan Tai Man said...

我和我老友群討論一些問題時,就是七情上面 ( 咁又未至於爆血管打交~) ,仲要一傾就幾個鐘,而且好多時在電話講;講到興起,有埋幾句粗口助興,不過其實大家係正經既。

好多時肉緊至傾到野。 我其實好頂唔順香港所謂學者,都唔係打招呼定係討論,無辦法,溏水滾溏魚,怕得罪人影響跳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