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6, 2007

內疚值之我見

為諸君腦震盪了數天,唯有說些輕鬆的了。老友黑人曾寫了一篇關於內疚值的文章,謂內疚值乃人之動力也,我覺得應該大書特書。他說:

「原來動力最大的時候,就係hea得太耐、充滿內疚之時,無論閣下係打工還是自僱都好,唔知有無試過『玩得太耐,係時候做下正經野』呢種心態。」

於此我有更深切的體會。在下也曾為「人之患」,每當我的學生面對project死線,總謂其他科目功課繁重,考試期近,冀將死線推遲之。其實對此等言論,我一向充耳不聞。反正你的內疚值爆發,永遠都在臨近死線之時,無論給你三個月還是三十個月,結果並無二致。當然,你在course evaluation把我寫臭寫爛,那是另一回事,反正也不打算升了。曾在某學期,我於第一課便預告了學期末需繳交大project,結果三個月過去學生還是動也不動,歸根究底,還是因學期初內疚值增長太慢之故。死線臨近,各組都開始內疚爆發,但最後仍有一組遲交,只怪其儲值太少。

看倌只道學生如此?非也非也。君不見那些平時懶理女友之港男,不單「大男人」,常對人家指東指西,呼喝叫罵,女友有需要時總是不出現,生日情人節亦奉旨失憶。好了,一年半載過去,女友忍無可忍,移情別戀,他「hea」得太久,內疚值才突然爆滿。不單一天數個電話噓寒問暖,而且出入接送,隨傳隨到。生日,情人節,聖誕節,甚至端午節,只要能有藉口的,送花送鑽石項鍊一應俱全。港男啊,你知道嗎?那個時候的你,在每個女人心目中,都十足是個白馬王子。你女友除外。

不過,諸君也不要太過苛責。君不見「景賢里」,被古蹟辦觀察了3年,連議程都一直沒提上。到了動工拆卸,嗚呼,紅牆綠瓦慘成頹垣敗瓦,卻又在短短兩日之內,搖身一變作了古跡。如此效率,不禁令人嘖嘖稱奇。想來還不是因為「hea得太久,內疚值爆滿」之故?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政府如是,市民自然如是,一脈相承。港男和學生,也只是緊跟強政厲治而已。

16 comments:

過內人 said...

你所舉的例子,不只有內疚值,還有時間壓力。

有時我都分不清是壓力還是內疚了

Elvis said...

黑人的理論, 就是說時間壓力產生內蒙疚值嘛。

黑人 said...

嘿,真係應該搞返個內疚值的patent
同埋整返個內疚值的blog app
等大家顯示是日內疚值

Elvis said...

十扑 !!

Chan Tai Man said...

香港基本上係:

1.無乜保育既
2.係忽然保育既
3.保育得來一定要做景點既
4.一係唔保育,一係就[ 凡舊必保 ]既
5.[ 舊野 ]唸唔到點保育,不如古跡啦
6.保育得來係(局部)既,隔離整件75層新樓既

7.必須以[自由痕會否一遊]來作為保育標準既
8.話保育真係淨保育,無乜俾錢你保養既
9.保育,同保住五豐行 d 豬肉一樣咁緊要既

......

Savageman said...

若我的老闆能看看此文章便好了.從來沒有機會hea,只有做牛做馬咁做. 怪不得我都沒有什麼動力...只因不夠hea之故, 沒有內疚值儲備 :p.

但想深一層還是不應給老闆看, 因為可能他只會將死線set得更tight,好讓"最大動力""內疚值"再推高點! 哈哈.

Savageman said...

離題
為什麼我今天能看到10月16日的文章?現在才10月11日...

Elvis said...

Savageman,

我們這幾天在研討怎樣作Time Machine,你看我不是已經成功了嗎? :P

哈哈, 妳的問題, 我在之前一篇的 comments 裡頭已答了高妹。

Yun said...

I "hea" 10 hours at work then finally do an hour of work...

這種日子怎過下去呢!!!

唉...............

Elvis said...

Yun,

嘗試 hea 10.5 個鐘然後做 0.5 小時的工作, 可能會更勁。

我當年唸研究院之時, 96 頁的論文, 只花了 1.5 個月來寫, 內疚值爆得很勁。

現在回想, 很難再做一次了。

黑人 said...

elvis 當年在港為患人間時
應該考慮給予一些incentives
分段引爆學生的內疚meter
令FYP 保持基準水平

當然學生們亦會恨你一世啦...嘿嘿
不過,用來權充經濟學的incentives 實驗也會頗有趣

凱恩 said...

回黑人,

內疚值的 blog app...似乎整得過。=P

(我已經hea左一個鐘, 終於諗到d野搞)

Elvis said...

黑人,

我真係覺得自己好失敗。sem頭同佢講話sem尾要交大project, 真係完全冇人理我。

每堂就係度問佢地,好交名單啦播? proposal呢? 開始做未啊? 我完全發覺自己係度講緊廢話。

到左 sem 尾, department秘書打比我, 話d 學生同佢講話做唔到喎, 問我可唔可以淺d。 我完全啤左一聲。

唔改, 你 course evaluation 寫臭我都係咁話。

過內人 said...

Elvis,

做得好呀。我o地出來做o野,deadline 只有越來越早,點會越來越遲,極好彩係佢o個邊個老闆Deadline 開會的一日病了,無人夠話事先延期。唔好彩的,佢病都要你交,至多佢老闆返來再約你開會。

鏽刃 said...

大家好像還沒有認真拜讀過黑人
有關內疚的著作,
在下曾經有幸拜讀 頓悟

Elvis 都好像弄錯了重點
原來內疚值固然會隨Deadline approching 而增加,
但是黑人還探討了其它有效積累內疚值得方法
從而發會出人類無限的潛能

希望大家踴躍嘗試, 多多探討

Elvis said...

鏽刃,

我當然知道還有其他方法, 但畢竟是黑人所著, 不敢喧賓奪主說太多了, 只想補充一些生活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