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我與老爹是這樣通信的

無意中看到5年前(2002年)與老爹通信的Email,覺得很有趣,拿來供諸君一笑。

當年《文化大報》做了一個專輯,是關於一些中國社科院,工程學院,科學院之年輕學者,一群冉冉而起的新星。老爹把報紙剪了,寄給身陷英倫的我,謂知識份子乃國之棟樑也,這班人是中國明天的希望,對國家發展也有信心。我讀完後,回了一封Email如下:

------------------------------------------------------------------------

拜受剪報數則﹐閱畢若有所思﹐乃述於此。

兒平生所惡者﹐「知識份子」直居其中﹐非因腐儒之氣惡臭難當﹐乃於其傲。夫士大夫者﹐居四民之首﹐憂天下之憂﹐自言擇善固執﹐抱「雖千萬人吾往矣」之胸懷。然自詡負天下之道﹐不屑為賤民之所為﹐不屑言賤民之所言﹐不屑思賤民之所思﹐執其善為天下之所善﹐此自傲之毒深也。雖負「自反而縮﹐雖千萬人」之勇﹐唯其「吾往矣」之時﹐著黎民觀之﹐難悟其欲往之所也。余觀董建華所言﹐謂其民責彼愈烈﹐乃愈堅彼覺民治世之心﹐其傲毒至此﹐藥石難瘉矣。夫士思士之思﹐夫民憂民之憂﹐不相往來﹐此宋明士宦制度之敗也。

周一乃是歲港大生畢業之日﹐誠二千之數﹐乃見恃才傲物之徒愈眾。知識份子之傲﹐其害非淺﹐誠我輩之戒也﹐兒曾受毒數分﹐今亦甚慎之。

------------------------------------------------------------------------

以上這番話,是在下5年前說的,從文中字句可了解到其時代背景。5年後,再觀「阿太」之言,空言民主,對工資民生支吾其詞,對高貴身段欲捨難捨,想來這番話,仍有值得思想之處。

19 comments:

Chan Tai Man said...

[ 然自詡負天下之道﹐不屑為賤民之所為﹐不屑言賤民之所言﹐不屑思賤民之所思﹐執其善為天下之所善﹐此自傲之毒深也。]

陳太而家似乎咪咁囉。去恤髮...@@~有無公關智慧呢?我相信佢有,但可能是[ 不屑 ] 做個好樣俾人睇.

袁彌明個blog,佢既政....論好正下,講陳太既.

乜你同老豆通信,寫d 文句咁型既呢...@@~
有d 文言文 feel 咁盞鬼既...?

Yun said...

嘩哈哈哈!!! 晨早樓樓﹐你想笑死我咩! 突然感到返到古代。

都明你講乜﹐但你知我中文幾好架啦﹐真係唔係隻隻字都明喎。

過內人 said...

看畢,突然想起一句話

「你做叻人呀??咁你就要好辛苦,因為叻人個責任好大,大過蠢人好多。你要做叻人,考慮清楚呀!」

「做蠢人好好的,一生無無知知地,乜都睇唔到,好開心o家。」

sandra said...

怪不得你的中文咁犀利喇, 原來自小有番咁上下的訓練. 拜讀大作已有三星期, 來打個招呼, 好度有度.

日月鳴 said...

有種古裝片中武林高手飛鴿傳書的味道 :)

Elvis 兄深造英倫,華文筆鋒仍如此粹練實屬難得。

拜讀閣下鴻文多時,對字裡行間手到拿來的博學宏引深感佩服,特來虛心觀學。

文中提及現代學人以恃才傲物之驕,固步自封於象牙塔內,特此有問:

閣下在怒插港女以外,如何以士人之識,察庶民之苦,先天下之憂而憂﹖

謝﹗

祁佳仕 said...

看怒插港女blog時,都知elvis兄並非等閒之輩喇...但想唔到你與世伯通信時原來係傾"國家大事",且更用上之乎者也既方式...真係令人拜服...:)

Elvis said...

Yun,

哈, 我唔畀d 好野你笑你又點會來睇啊

Elvis said...

過內人,

我文中所表達既意思係, 好多自命叻人既人, 好似阿董同阿太呢d, 都係企得太高了。

Elvis said...

日月鳴,

該煨......成篇野就係厭倦d 人話乜鬼先天下之憂。

都怪我表達力差........

Elvis said...

祁佳仕,

原來與老爹討論一些 serious topics, 真的有那麼奇怪嗎?

你已是兩天以來, 第二個對此事表達奇怪感覺的人了。

祁佳仕 said...

對呀,因為就以我家庭為例,我或者家中兄弟跟老爸談的話題都只是茶餘飯後的瑣碎事哩..

Elvis said...

其實我當真不知道其他人父子之間是怎樣溝通的。當然我也覺得跟老爸有點怪就是。

過內人 said...

我提起這句,與你所指的沒有大關係。

對不起,沒有講清楚

高妹 said...

你們父子倆還真有意思, 有這樣的爹, 還要有這樣的兒。

readandeat said...

這趟不寫個服字也不行。

Feheart said...

父修書論家國之樑,
子網路談傲才之毒,
千里送剪報,英倫寄文言,
微詞大義
實奇父子也....

唔知你明唔明我up mug

Elvis said...

Feheart,

死囉......真係有咁奇怪嗎?

大家同老爸都不會講serious topics架?

過內人 said...

Elvis

"其實我當真不知道其他人父子之間是怎樣溝通的。當然我也覺得跟老爸有點怪就是。"

我跟老爸的溝通,很像朋友,大家晚上喝啤酒,爆晒粗,天南地北點做生意,佢以前點教我,佢o的朋友,我o的朋友,等等等等。

佢到依家都唔會再「o我」我o的乜,只淨兩樣,
1) 唔好食咁多煙
2) 唔係話電單車唔好玩,我做過後生我都知刺激o野好玩,不過你咁大個人小心o的啦。

Feheart said...

Elvis

serious topic 當然有...
但只是閒聊某某事件再引申講下...
唔會專誠千里寄文討論la~
而且有趣之處是文言文 "Email" 回文~
(不過可能你地長期相隔兩地, 無辦法唔咁樣傾下.........)

下次不妨試以隸書寫少女火星文予令尊,睇下佢明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