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07

民主與文革論,使我憶起了李敦白

曾蔭權的文革論,引起軒然大波,最後弄至道歉收場,一個歷史討論的話題,也草草地結束了。在我看來,甚為可惜。曾特首謂民主的極端將會帶來文革,受盡千夫所指。批評者均道文革乃專制極權之後果,並非民主,此乃曾特首歷史常識貧乏所致。引伸下去,還要慨嘆一番香港歷史教育之不足。

今天中共官方對文革的評價是:由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發動(還有林彪云云),加上毛澤東的一些晚年錯誤所造成。而很多香港論者亦將之引伸為專制獨裁的後果,均謂中國沒有民主,才給獨裁集團翻雲覆雨,釀成災難。在我看來,如果你同意這個邏輯,那你很可能會相信納粹屠猶,是希特拉為首的統治集團之惡行,和廣大的德國人民無關;而日本侵略亞洲,也只是「一小撮」軍國主義份子所為,廣大的日本民眾不用負責。

曾特首的一席話,卻使我憶起了Sidney Rittenberg(李敦白)的回憶錄。

其實無論現在如何評價這段歷史,均為後人觀之,那參與者是如何看待的呢?幾年前看過李敦白的回憶錄《The Man Who Stayed Behind》,有一番第一身的描述,令我印象深刻。他說:

「那時候,我們認為中國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國家了。上至國家主席,下至鄉鎮書記,生產隊長,只要是人民不滿意的領導人,便能立即更換下來。」

那個年代,美帝也好,蘇修也好,誰能做到這個地步?歐美所謂民主國家,罷免政府都需要經過亢長的程序,如果人民對下級官僚,學校老師,工廠領班不滿意,更無任何民主渠道可以拉他們下台。但當年的中國就是做到了,姑且勿論後人如何不同意,「中國的是世上最民主的國家」可是當時很多參與者持有的想法。

沒有這股民意,文革如何能引起軒然大波?

中國自49年建國之後,經歷了多場政治運動。由鎮反,土改,三反,五反,肅反,整風,反右,再到三面紅旗:多快好省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再到後來的四清。餓死了很多人之餘,還積累了很大的民怨。所謂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那時候的大中小領導階層,貪污腐敗者有之,姦淫虜掠者有之,很多人早已對上級懷恨在心。到了某天忽然宣佈人民可以隨意打倒自己的領導了,那股怨氣由幾億人發洩出來,猶如江河奔瀉,一發不可收拾。

卡夫卡兄在他的文章中提及,曾蔭權應該引用法國的恐怖時代為例子,而不是文革。其實,如果說文革和恐怖時代有甚麼共通點,那並不在於文革是由專制造成,亦不在於文革是由民主造成,而是在於一群對特權階層有積怨的人,一下子擁有了極大的權力,他們便會不顧一切地將以往的特權階層打倒。同時,亦會謀求通過這種鬥爭,令自己成為新的特權階層。香港的論者炮轟煲呔,謂文革是獨裁者造成的,並非民主。這是一種簡單的二分思維模式,以為歷史事件的成因可以任意地一刀切割。中共領導層少數幾個人的權力鬥爭,為何能令數億人殘酷地內鬥?為何能令兄弟鬩牆,骨肉相殘,夫妻互相出賣?為何能令人思想蒙蔽,言論反智,行為盲目?是甚麼樣的民族性和基因,才會成就如此大業?這些問題俱非一句「獨裁者造成」便能夠簡單解答的。今天對民革的討論,如果還停留在毛澤東應否負責,四人幫應否負責,甚至共產黨應否負責,那也只是流於表面的一種討論。這並無助於徹底地反省這段歷史,亦不能從而學到教訓。因為這些問題,根本是一整個民族的問題。

中國自古流傳「法不責眾」這句老話,十分有見地。自《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發表後,人們把責任推在少數幾個決策者身上,便含混過去。所以,當年的紅衛兵,今天還在黨政軍要職。所以,數十年前帶頭批鬥的人,今天還穩坐中宣部,批示封殺《冰點》這一類反動刊物。也所以,今天自詡了解歷史的香港論者,還認為這只是獨裁者的問題。

題外話,李敦白的回憶錄,很值得看。

8 comments:

Elvis said...

今天要冒充一下《文化大報》的風釆,學著人家把某小段變成粗體。

Yun said...

我剛剛才想問你幾時才出post呀﹐就出了篇咁堅既。

不知怎的﹐看了有點感動添。:P

那粗體是精髓。Bold得好。

Anonymous said...

我常覺得Elvis兄曲高和寡, 今次也不例外, 因為:

1. 一般的學者評論員談論文革, 每每只是把著眼點放在中南海的權鬥。說毛澤東如何, 四人幫如何, 林彪如何, 劉少奇如何。很少人會像你所說, 根本這些都不是重點, 幾億人會集體瘋狂, 根本幾億人自己骨子裡都有問題。

2. 香港人論文革, 也是極度二分法, 一班民主派的支持者都有被害莽想症, 一看到曾蔭權說文革是民主的極端, 便大力攻擊, 根本沒有深刻討論過民主的極端和民革的差異。

3. 我很懷疑, 有多少香港的年輕一代, 知道誰是李敦白, 別說生平, 我想連名字還沒聽過。又有多少人會知道這是了解文革其中一個好的切入點?

Elvis 兄以前常說對牛彈琴, 看來你琴藝甚高, 但應該怎也感動不了牛的。

粗體很正, 記得你說過最討厭文化大報, 還要學它風格, 想來也是想揶揄大報一番吧?

Chan Tai Man said...

從這篇文章,也聯想到另一個關乎民族深層 DNA 的問題。

例如廣東人裡面,某某懸看不起潮問州人;上海人覺得北京人是老粗;北京人認為上海人是老千;廣東 X 縣人認為對面縣的人是盲毛,之類。

相信中國人的深層 DNA 思維架構,存在著本身的根源問題。也離一離題,香港男女矛盾,也是建基於這些奇詭的同一種族同一境地,但只要有一丁點誘因,便衍生不尋常的角力,問題是,這種角力,有著互相依附的關系。

回說文章指出,透過鬥爭,把舊有的特完特權階層打倒,從而建立,或企圖形成新的特權階層,並期望自己能成為新的一員。

獨裁者的魅力,還得配合人民的特殊取態,才可以在超乎比例的十多億人口上成為感染。如果根據簡單的邏輯推論,若果人民本身的集體智慧和獨裁者相違背,獨裁者何嘗曲高和寡,不得其法。

香港回歸後,見新晉的、或舊有的各商政界,在忘不及剔除以前的英國特權階層之餘,也樂於營造新一輪的向內特權階層,在既得利益者而言,新的愛國精神,得到了新的闡釋;看見有不少港人,可能新特權階層並非能為其帶來任何利益,但也會自我陶醉式的莫名崇拜,這種奇異的 DNA 特質,可見一班。

( 個人觀點 )

Chan Tai Man said...

Elvis 君的文章,在下是有接續閱讀的,其實已把一些事情,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表達了。

有時,外界一些學者,並非不明箇中道理,但無辦法,公開在媒體寫政論文章,關乎媒體取態、利益、甚至其他權力核心的壓力,分分鐘飯碗不保,風險何其大。

pimpim said...

隔了多天,盼來板主開了一個沉重的題目。

文革,那可是中國人的創舉,那是中國人最喜歡標榜世界第一的真正第一。這可是要升神台的。

板主blod了新的特權階層打倒舊的特權階層。沒有呵,請細想,成員可能不同,可還是那個階層。

更為吊詭的是,這一幫人打倒另一幫人,是利了由於閉關鎖國而愚昧無知的「忠於革命忠於黨」的民眾。其間首當其衝的自然是青年學生,然後是工、農在內的民眾。這民眾參與率可真又世界第一吧?這愚昧無知而被利用的一群還真的幹出了驚天動的事。

而毛就敢於大言不慚的說他自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這是民主的錯?只是獨裁的錯?

Alan.zero said...

原來要在這裡留言要有很大的勇氣,沒法,諸君不論是筆者,和留言者,文筆都很好。自問沒這麼好的文筆,加上懶得做校對而常常打錯字,壓力由然而生。

不過筆者這篇文很好,我真的不認識李敦白,但看來要多多了解近代中國歷史民情,還要好好認識他。文革,讓人痛心和讓中國發展慢了十年,只是因為幾億人的瘋狂。而這種瘋狂,一直都感覺得只是簡單的歸納為領導的問題,就好像回到啟蒙時代前的歐洲人,把一切問題都雙手一攤般歸咎於上帝的旨意一樣。

所以看了,很高興閱讀到這樣有理性的分析文章。而個人覺得曲高和寡都不要緊,至少有和唱的人,和中國要崛起,還是要把人民的文化教育水平的曲調高點。

Chan Tai Man said...

其實在這裡留言只要暢所欲言便可,無須壓力。你也不妨抽空到訪以下兩個 blog
,都是理性文章。

http://strikingkonggirls.blogspot.com/

http://hk.myblog.yahoo.com/hkgal-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