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5, 2007

史觀不同,就是歷史教育不足?

「香港的歷史教育嚴重不足」,已經成為很時髦的一種soundbite。無論電台名嘴還是大學教授,談及這個題目時總要慨嘆一番。這陣子曾特首的「文革論」出爐,更被喻為歷史教育不足的經典例證。在我看來,這群批評曾特首的人,畢竟也是犯了三千年來論史者的一個毛病。

中國歷史,自孔子著《春秋》始,便長期把史實和史觀混淆不清, 令到歷史為價值觀服務。人們閱讀歷史時,往往便會受到一家之言的評價所影響,把史觀當成史實來相信著。而更嚴重者, 當權者亦會經常操控歷史的評價,使歷史為政治服務。但當政權易手,或者價值觀改變時,歷史便又需要重寫。

所以我從來都說,中國歷史,是一部鞭屍的歷史﹗

孔子,韓非,李斯,黃巾軍,朱元璋,海瑞,太平天國,曾國藩,李鴻章,義和團,這些人物和組織,在近代中國不斷地被打倒,平反,再打倒,再平反。每當當權者認為這些人事符合其價值觀,便會將之評為歷史英雄,反之,就會評為歷史罪人。更有趣者,敵人的英雄是必然地會成為己方的罪人。所以文革時便鬧出過這種論調:由於老蔣像老董一樣,支持儒家治國,文革時共產黨自要打倒儒家,推崇法家。於是有人認為,李斯是法家,所以是好的,那麼害死李斯的太監趙高,自然便是儒家了,所以是不好的。十分反高潮。當然,近年倡導和諧社會,便又再推祟儒家了。中國的歷史人物便是這樣被供奉膜拜,繼而開棺鞭屍,繼而再供奉膜拜,沒完沒了,死後也不得安寧,下場十分淒慘。

何謂史實和史觀的分野?我試舉三例說明之。

美國911事件死了2993人,這就叫史實。無論你怎樣評價,都不能改變。除非有人找到證據說醫院把曼哈頓某宗交通意外的死亡數字也錯誤地計算在內,那才可以推翻,否則我們便要一直相信這個數字。至於這究竟是一宗恐怖襲擊,還是一場聖戰,這就是史觀的問題,每人評價不一。

二戰時發生南京「大屠殺」,中方之死亡數字究竟是十萬人還是三十萬人,這是雙方對史實的爭辯點。是否有平民被殺,是否有降卒被殺,這亦屬於史實的討論範疇。至於這究竟是屠殺,還是美軍最近常用的口頭禪 - Collateral Damage,這便是史觀的問題。日本某右翼教科書將之稱為「南京事件」,而不稱「南京大虐殺」,這是雙方史觀有差異所致。但中國的學者憤青卻攻擊此為「纂改歷史」,當真貽笑大方。史觀跟你不同,並非纂改歷史。如果查證到中國軍民死亡二十萬人,該教科書卻稱為無人被殺,這才叫纂改歷史。其實日本歷史教科書林林總總,或稱「事件」,或稱「虐殺」,每本的史觀都不同,這亦是一個多元社會應有之現象。憤青們身處之大國,教科書口徑統一,史觀只有一種,所以他們就是抓破了腦袋也無法理解日本之歷史教育。還是那句,國情不同。

台灣的教育部,最近亦更改歷史科綱要,為孫中山除去「國父」二字,被評為去中國化。在我看來,此舉其實十分恰當。[註一]「國父」二字只是後人的評價,帶有政治意味。孫中山在世之時,亦無此稱呼,人們多稱「總理」。除去二字,除了去中國化,亦含歷史去政治化之意義。真實記錄史實,使之與史觀史評分開,才是文明的第一步。 其實把歷史人物除去名號,亦非民進黨政府首創。三十多年前,柏楊於獄中著有《中國人史綱》一書,便以朱翊鈞,朱由檢,玄燁,弘歷,等名字來代替傳統史書上萬歷,祟禎,康熙,乾隆等的年號稱呼。可謂開創先河。

香港的曾特首謂文革是由民主的極端造成的,你儘可不同意,但這終究只是史觀的差異。誰說對民主的理解只有代議政制一種呢?文革時倡導的「大民主」,要求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畢竟還是有不少參與者相信此乃民主的真實體現。香港有些學者以曾特首的言論推而廣之,謂「由此說明香港的歷史教育嚴重不足」,令我非常失望。為什麼史觀不同,便說別人歷史教育不足?別人的史觀是能「教育」到跟你一致的嗎?如果你認為可以,那和過去三千年來當權者所進行那種混淆史實和史觀的一言堂教育,有何分別呢?這些學者的思維,想來還停留在歷史考試有Model Answer的階段。

如果歷史科考題中有「文革的成因為何?」一問,區區若作為考生,必然會答:文革既不是由專制造成的,也不是由民主造成的。文革其實是由蝗蟲造成的。

這個「蝗蟲論」,我不怕跟你辯三天三夜。

只怕那幫學者看到此等答案時,又要慨嘆一番香港歷史教育不足了。最反高潮的是,同一幫人,還在倡議通識教育,說香港學生不能獨立思考。思之不禁莞爾。

[註一]
我是說除卻「國父」二字恰當,並非說官訂綱要恰當。一個多元社會,歷史教科書又豈能由官訂綱要呢?

27 comments:

Chan Tai Man said...

拜讀。這種免除了商業利益和[ 飯碗危險 ]的真性 Blog 文章,欣賞之處,盡在不言中。

希望多些人細閱,民智相信會以幾何級數服修,香港應該有得救喇。

leona said...

寫得好,寫得好,這是我見過眾多評曾蔭權文革論的文章中,最好的一篇

此文若寫得再早一些,大可賜稿予敝報,為那幫吹水當評論的人開開眼界

(不過,好像超過了一千二百字...)
:p

Chan Tai Man said...

我鍾意文中提到的 [ 蝗蟲論 ] ,終於有人夠 ( pop ) 講,但都係 blog ,媒體係唔出得街既,因為一講 [ 蝗蟲論 ] ,真係出街驚俾人.....好似鄭經..汗 咁.

蝗虫論,香港小農動感之都,應該叫做小農蝗蟲之都.

通識教育呢,全名係 [ 通通都唔識教育 ]。

[ 可否整篇、或整番個 series 講讀蝗蟲論呢? ]

http://hk.myblog.yahoo.com/hkgal-today/article?mid=1663

Savageman said...

好! 由古至今, 很大部份中國人都是用情感看和評歷史。還記得我老爸常說, 中國人是用痛來看中國歷史。我想這就是你所說的史觀了吧。

我覺得有趣的是,據你舉的例子來看, 中國人評價歷史似乎頗為反覆;雖然說作出評論的時候一定會有觀點與角度, 那麼應如何能有較客觀亦具公信力的史觀呢? 否則分析和研究歷史只會淪為片面, 也似乎難以做到從過去經驗中學習和改進, 這個研究歷史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

Elvis said...

Savageman,

我相信是有史實是客觀的。一件事件,一堆數字,不會講大話,亦不會迷惑群眾。

史觀史評就是一個人對歷史事件的看法,從來都是主觀的。這世上沒有客觀的史觀,只有較多人接受的史觀,和較少人接受的史觀而已。曾蔭權的文革史觀,就是較少人接受的一個例子。

其實主觀又何妨?只要言之成理,不違反史實,不存在邏輯矛盾便可。我一直很討厭人家自稱「理性持平客觀中立」,舊Blog開宗明義,這麼高貴的讀者,請不要進來。

黑人 said...

香港人的"民族"性是快
所以思考方式也傾向能夠現炒現賣的model answer

史觀需要停下來分析、思考和take sides,三樣也不是大多數香港人覺得舒服的東西。本地年輕人比較喜歡和稀泥式的「中肯」,因為「中肯」是最不會受到攻擊也不需要付出勇氣和責任的位置

扣除名氣的考慮,這篇文章是值得投稿的,對好些讀者會有幫助,好過讀蘭甚麼道的文字。

Chan Tai Man said...

[ 其實主觀又何妨?只要言之成理,不違反史實,不存在邏輯矛盾便可。我一直很討厭人家自稱「理性持平客觀中立」,舊Blog開宗明義,這麼高貴的讀者,請不要進來。]


....唉,呢段可以申至對時事、社會時弊、甚至港男港....;市面上常標榜 [ 理性、中立、客觀仁義道德高地 ],不如問塊石頭吧,美其名理性,實則左搖右擺,期望是 everybody happy,講了等於無講。這樣的所謂言論,此為膠也。

PS : 黑人,我就是不明白,以信報風格,犯不著要來個 [ 爛開下道 ],可能信報覺得這樣會有型 d ...?

Yun said...

啊﹐又上左一堂課。下次想聽經濟呀唔該。

自首: 我曾對日本的「纂改歷史」感到氣憤架。:P

又﹐哇哇﹐有相阿! 唉﹐但到冇野睇既。:(

又又﹐點解你D日期常日都錯既……

Elvis said...

leona,

哈哈, 如果當真投稿的話, 那可要 edit過了, 太長。

說起來, 我生平第一次投稿是投在《文化大報》, 已是 10 年前的事了。那次說的是母語教學。當年剛剛開始推行母語教學, 大家都在關心100間英中的質素, 我卻反其道而行之, 謂當時中中忽然多了數百間, 大家恐怕更要關心中中的質素呢, 因為大多數「原」英中的老師恐怕都不懂中文教學。同時舉了幾個例子支持我的說法。當時稿費好像是一千字 150 元, 不太肯定。

Elvis said...

Yun,

你對日本的做法感到氣憤,我覺得絕無問題。日本右翼的觀點,我相信很多人都不同意。但巧妙的是, 他們此舉的確不能稱為「纂改歷史」啊。

leona said...

Elvis,
真巧,我小時候投稿,第一次也是往文化大報的。

喂,你要是真要寫文章,別客氣,寫給我啦。
稿費包保比每千字一百五十元高。
:)

BTW,你提出有關中中質素更應受關注的論點十分好。反向思維,大大刺激一般人的想法。

I love Leon.A & Anna.R said...

作者幅相在Owl Screeches 網頁早已有得看了.

開始覺得小姐時常說話不忘帶有骨但好像很幽默又很膳,有些刻意得來又很難頂.

Dennis said...

We can say something is objective if we are dealing with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something that can be deduced, measured, and verified. If we are, however, dealing with moral issues or aesthetic judgement, it's meanless to discuss them in an "objective" way. What's right or wrong, good or bad depends on what most people think, or who has the strongest muscle, or which one has the most evolutionary advantage.

Yun said...

Elv,
睇下幾多人中意貓頭鷹既叫聲……

Heh!

過內人 said...

大鳴大放…Model Answer…
香港何時才見陽光?

為何在一個下雨的晚上,才看到這段文章呢?

pswong said...

在華人地區想理性地討論問題是比較困難的,當中總是滲雜太多誅心之論及(偽)道德判斷等因素,一方面是涉及民族性等問題,學者劉青峯(金觀濤妻子)說:「從文化角度看,中國古代的有機自然觀,「天人合一」,以及直觀外推式的思維方法,還有一個倫理中心主義,即什麼都有價值判斷在裡頭,使中國古人很難超越是非與倫理,很難僅僅根據客觀中立原則來判斷事物。」

另一方面,「上家」是不希望客觀理性(希臘式)的辯論成為主流的,我唔記邊條友講過一句嘢:「教育使一個民族易於管理,難於統治。(Education makes a people easy to lead, but difficult to drive; easy to govern, but impossible to enslave)」如果香港是一個理性的公民社會,偽左派就難以對劉慧卿赴台灣出席台獨組織舉辦的研討會或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撰文的正常行為發動猖狂進攻;而陳水扁目前不斷挑撥省籍情結亦能起到防止台灣變成理性的公民社會的效果。

沒有「上家」會喜歡自己擁有英法公民這樣的「下家」的。

Anonymous said...

Chan Tai Man,

如果香港年輕一代, 人人都可以如此理智,邏輯都可以如此清晰, 香港真係有救。

但我好懷疑, 香港的教育制度, 是否可以教育到這種人出來。在座各位和Elvis兄, 如果都係接受香港教育出身, 應該都係異數來的。

Chan Tai Man said...

anon ~:

也許在下嘗試補充一下。香港教育制度是不會,也不主張培養學生擁有獨立思維,在殖民地如是,但好一點,港英政府只是不想學生太醒而作反,但仍會跟隨英國式的教科書,尤其英文,這也不算太差 。起碼都識幾隻英文盲字。

但目前政府則把這意識申廷,期望學生不獨立思維之餘,也要求學生 [ 要笨一點 ] ,要達至主導思想下的樣辦服從者。我這些字眼看上去好像很賣弄,但這是事實,中國雖然己全面走資化,但黨的意識形態仍是要人民依一套既定的規範去生活,這才可維持黨的基礎,共產專政思想主要建基於 [ 主導思想 ]和服從。

你說的對,香港教育制度尤其目前,是不會造就一個環境讓學生自由思維,就是思維,都是跟隨既有的 Model answer 去走。

我近期看過不少中學的中國語文科教科書,當局已剔除了以前的例如讀徐志摩....之類的文章,當然我並非強調是其 Fans,但現在的教科文章真是很垃圾,好像很香港化,很婆媽、重重複複、文句不甚通順,也沒有明確骨幹,不好看的。

反映編寫這些書的所謂本地出版人,可能受制於政府取向;或水平不高,是廉價小說的愛好者,把這套寫作技巧套在教程裡。

Dennis said...

If there were an overwhelming evolutionary advantage, then everybody would be an independent thinker. From an evolutionary standpoint, there are much more benefits to be a herd follower.

Just look around us, most independent thinker are disliked, marginalized, or even get imprisoned, wheareas, those who follow the leader or submit to authority are safe or get promoted.

It's sad but it's the reality.

pimpim said...

多謝 Elvis 撥開一潭混水。

史實是不容篡改的。

911是一起預先策劃的襲擊事件,引致美國多幢非軍事性的建築物損毀,2993並非從事軍事活動的平民死亡。這就是史實;

稱做「南京事件」也好「南京大屠殺」也好,史實就是:日軍侵入中國領土,在中國城市南京殺害了包括大量婦孺及俘虜在內的近三十萬人。

孫中山是中華民國的開國元勳,這就是史實。

試圖否定、刪改、抹去這些史實就是篡改歷史。

承認歷史事實的各自表述才是不同史觀。

pswong said...

“中國雖然己全面走資化,但黨的意識形態仍是要人民依一套既定的規範去生活,這才可維持黨的基礎,共產專政思想主要建基於 [ 主導思想 ]和服從。”

不要污蔑光榮偉大正確的黨!!!請看一下「一九八九年之前」的中央電視台是說這種話的:

「中國歷史沒有給中國人造就出一個中產階級來推動科學與民主的勝利。中國文化也沒有培養出公民意識,相反,它教化出臣民心理,臣民心理只能產生逆來順受的順民和鋌而走險的狂徒。不過,歷史卻給中國人造就了一個十分獨特的群體:知識分子。

他們很難有統一的經濟利益和獨立的政治主張,他們幾千年來都是一種附庸。

他們也不可能成為一個結實的社會實體,用鋼鐵一般的經濟實力對舊的社會進行武器的批判。

他們的才華可能被利用,他們的意誌可能被扭曲,他們的脊梁可能會彎曲,他們的肉體可能被消滅。

然而,摧毀愚愚昧和迷信的武器操在他們的手裡;把科學與民主的蔚藍色甘泉澆灑在黃土地上的是他們!」(河殤 第六集)

Elvis said...

Dennis,

"Just look around us, most independent thinker are disliked, marginalized, or even get imprisoned,"


or are exiled

小妮 said...

YOUR PHOTO!!!!

Elvis said...

小妮,

你個 blog 都有相睇啦

VC said...

Bravo!

安諾勿斯 said...

Elvis兄:

妙!《品三國》的易中天教授也有「歷史形象」和「歷史真相」之說。一言堂教育是香港填鴨式教育的副產品,香港的下一代最需要的不是什麼(愛國)歷史教育,而是思考教育。如大前研一於《M型社會》所言,人才不是最懂背誦答案的人,而是一個懂得獨立思考、判斷的人。希望香港的高官、學者、教育界人士盡快醒覺,香港才會有出路。

Feheart said...

打進心裡去~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