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0, 2007

翻譯的文化(一)

從卡夫卡兄處看到了《真抓實幹 - Really Grasp Solid Fuck》這篇文章,實是笑翻了。大家一定要去看看。

大陸的翻譯固然很有味道,「小心墮河」告示牌上的英文是「Carefully fall into the river」,這連英國電視也報導過,實是大國勃起之兆,我身為唐人也與有榮焉。於翻譯之道,在下並非專家,不過以我粗淺之英語,亦知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充斥著一些頗有味道的翻譯。

首推,蘭開夏郡。

當Derbyshire會譯為打比郡,Yorkshire會譯為約克郡,Oxfordshire會譯為牛津郡,為何Lancashire,卻會譯作「蘭開夏郡」呢?叫做「蘭開郡」便可以了。我當你不懂古式英語之中的Shire是現代英語之中County(郡或縣)之意,那譯為「蘭開夏」,亦無不可;像香港的蘭開夏道(Lancashire Road),便是翻譯正確。偏偏這個「蘭開夏郡」,既夏又郡,直是除褲放屁,多此一舉。

翻譯者不了解西方文化,便很容易犯這類錯誤。英國奇幻小說《Harry Potter》的第五集《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被譯作《鳳凰會密令》,就是另一個除褲放屁之佳作。Order在此並非解作命令,而是團體或會社的意思。中世紀歐洲的騎士團,在軍事,宗教,政治各方面都極具影響力,而且不受任何領主所管轄(套今天的術語就叫Non-state actors)。Order此字,就是這種組織的名稱;例如聖殿騎士Knight Templar便叫Order of Temple,聖約翰救傷隊的前身Knight Hospitaller便叫Order of St. John,就連「事頭婆」本人,現在還身兼某些Order的長老一職。這些過於強大的非國家組織,難免會和各地領主產生權力矛盾,後來都陸續被主權國家所取締。他們為要繼續生存,都被逼轉型為秘密結社的模式,致使今天仍流傳著種種關於這些騎士團的神秘傳說。中世紀以後提及Order,總帶著點神秘色彩,這也是小說裡鳳凰會的藍本。至於密令云云,根本是子虛烏有。

文化隔閡所產生之翻譯謬誤,還見於一部電影《Babel》,在亞洲國際都會上影時譯作《巴別塔》。在下自小便在浸信會學校讀書,對於聖經《創世紀》中巴別塔之故事自是耳熟能詳。《創世紀》中述及狂妄自大的人類企圖建造一座高塔直達天庭,上帝一怒之下作法使其說出各種語言,產生溝通障礙,工程便停止下來。英文聖經中所載「Tower of Babel」,譯作「巴別塔」,自然合適。但「Babel」明明應譯作「巴別」,港片譯者卻無中生有加了個「塔」字,真的很攪局。他顯然不知Babel之字義,以為叫作巴別的,自然是巴別塔了,符合傳統國人之差不多先生精神。其實Babel一字,乃希伯來文和阿拉伯文中對巴比倫城的稱呼,在希伯來文中亦是從「困惑」一詞衍生出來,所以「Tower of Babel」其實亦可以譯作「困惑之塔」。《Babel》一片,就是描述各色人種之文化隔閡和溝通障礙,片名其實選得不錯,背後有深層之意義。中文譯名,如意譯為《困惑》,自是代表譯者了解其背後文化,如音譯為《巴別》,亦無不可,但譯作《巴別塔》,卻十分頂癮。

香港近年開了一家餐廳,吃美國特色的意大利菜,叫California Pizza Kitchen,源自美國。裝修還可以,菜色的賣點是Fusion而非傳統意大利式,收費比同類餐廳略貴,人均約二百元。這家上市公司,刻意包裝得貴格一點,不走Pizza Hut那種平民化路線,不過數年前我第一次去時,卻看見一個「露底」的drink menu。在Non-Al Cocktail那一欄,有一款很常見的飲品,叫Shirley Temple,中文譯名赫然寫著「莎莉教堂」,我費了很大的勁才忍著沒笑出來。這其實是一個很普遍的謬誤,大家到大陸走一走,你會經常在餐廳酒吧看到這個怪譯名。那為何Shirley Temple這杯飲品不能譯作「莎莉教堂」呢?皆因它是以30年代美國女童星Shirley Temple命名,中文譯名是「莎莉譚寶」。當年香港童星馮寶寶,亦有「香港莎莉譚寶」之稱。人物姓氏,豈能意譯?美國太空人Neil Armstrong你會譯作「尼爾岩士唐」,而不是「尼爾手臂壯」;保頓的威爾士球員Gary Speed你不會譯作「加利速度」;我的一位同事Richard Price,如果改天我要翻譯他的名字,我不會叫他作「李察價格」。我敢肯定,第一個把Shirley Temple這杯飲品翻譯為「莎莉教堂」的人,一定對這杯飲品的來源毫無認識。菜單上小小的一個譯名,就能看出一家餐廳有多認真了。

翻譯並非一件易事,像那篇「真抓實幹」,中文寫得狗屁不通,英文亦譯得令人膛目結舌。但即使一些中英文俱佳的香港人,如對中西文化了解不深,亦很易「露底」,譯出令人失笑的文字。

24 comments:

桃紅三點式 said...

-->美國太空人Neil Armstrong你會譯作「尼爾岩士唐」,而不是「尼爾手臂壯」

嘩,笑爆。

Yun said...

哈哈﹐大陸那些翻譯真係笑到碌地囉。但我聽講﹐北京已找一隊專人翻譯各類菜名﹐然後齊齊用。唔知明年趕唔趕得切呢。

Babel﹐係丫﹐當時聽到《巴別塔》﹐感覺真的有的「困惑」呢。哈哈。

California Pizza Kitchen!! There's one few blocks from my house, but I have never tried it. It just doesn't sound appealing at all. I think they only had came out in the recent years. California always like to do fusion stuff, but most of the time, it's quite weird.

Shirley Temple... 小時候被人取笑過囉。有收過電話﹐話搵Shirley Temple。好慘。

Yu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Elvis said...

Yun,

話你係Shirley Temple, 唔係取笑你, 而係讚你夠甜喎......

賭徒 said...

香港的戲名向來不是直譯的,不要太介懷了。

難道把 the day after tomorrow 譯為大陸的戲名「後天」才算正確嗎?

路人 said...

路過,想講:翻譯唔係一個自爽的過程,有時除左睇自己,仲要睇埋受眾。

《巴別塔》如果譯做《巴別》,相信90%的香港觀眾都會感到「困惑」。又或者,以為呢套係由芭比公仔主演的電影(Barbie)。

這裡的人,就算係話自己返幾十年教堂的基督徒,都未必會知道你所講的東西。提到巴別就只會直接聯想到「塔」,巴比倫就係「城」。缺少了後面的解說,人們就不會知道前面那個名字是甚麼東西。(儘管全片沒有出現過一座塔)

如果要怪,就只能怪香港受眾。同時亦證明學多一種語言絕對有著數。

至於台灣皇冠的《哈利波特》系列第五本譯成《鳳凰會的密令》,我諗除左係因為誤解Order一字,還有就是想把每一本書書名變成「XX的YY」的白癡情意結。如果你有留心,就會發現皇冠出版社把每一集的書名硬要譯成「乜乜的物物」。這個怪現象,應該與原著書名,除最尾一集外,全都是「乜乜of 物物」。

事實上,問題第四本已經浮現。原著「Goblet of Fire」譯成「火杯的考驗」,哪裡有「考驗」?幸好「考驗」二字在內容上勉強解得通,所以才沒有引起太大反應。

反觀內地某些《哈利波特》,第四本叫《火燄杯》、第五本就叫《鳳凰會》,可以見到其實內地某些認真的翻譯做得比香港和台灣還要好。

leona said...

Elvis,你這文章,好snobbish…
:)

可憐的california pizza kitchen,一杯飲料就出賣了她。

翻譯名詞最考功夫。
當年亦舒把chanel譯作香奈兒,其實已相當不錯,可是也被林燕妮小姐抽秤,說此字法語唸來,並無「兒」音。
女人批評起女人來…唉。

又,我以為把意大利的Firenze譯作翡冷翠簡直是神來之筆。
形音意皆美。

林語堂先生將humor譯作「幽默」,亦是經典。

如今中國的知識份子哪去了。
真是豈有豪情似舊時。唉。

BTW,買了HBO拍的Elizabeth I,Helen Mirren演女皇。精采可期。
你看了沒有?

xiao zhu said...

喺國內食完碟 "dry fry cow river" 之後,真係笑唔出。唉,希望果隊專人真係OK 喇。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埃爾維斯兄:

謝謝鏈接。

干﹐幹﹐乾...那位把繁體轉簡體的同志真的是勞苦功高!

I believe someone in Beijing better make changes now to avoid the embarrassment of seeing "fxck" everywhere when the "ghost men" see translations of "干" in Beijing 2008...

Or maybe we should change the western usage of the word, "Fuck".

eg. Starting with scientific research: Fxck Chemistry

eric said...

哈!如果你唔講, 我真係會以為起California 有間廟叫’Shirley’.

不過有時我覺得外國人姓氏都幾奇怪. 唔知會唔會同中國人一樣唔多唔少反映緊祖先嘅期望呢.
好我又玩下:

Donald Trump – [當勞小喇叭] 前人一定好鍾意聽小喇叭
Bill Gates – [比爾閘口] ???可能想佢做 ’實Q’ 掛…
Stephen King – [史蒂芬大王] 當然係想佢做國王啦, 但係去錯地方
Tiger Woods – [老虎木頭] 一定係想佢夠威猛又硬淨
David Letterman – [大衛寫信人] 想佢寫多D信掛…
David copperfield – [大衛銅礦] 想佢發現多D銅礦??? 好似唔係好有價值, 點解唔改金, 銀, 鑽石礦..
Holly Hunter – [荷莉獵人] 前人一定好鍾打獵, 小心…小心

Yun said...

Ehh... 我諗唔係次次都係取笑既﹐但絕對有些係取笑囉。都唔知取笑D乜﹐一有機會就想取笑下你咁囉。

我就一定唔會order Shirley Temple囉。哈哈。

Savageman said...

但這些中文似乎是用電腦翻譯, 而不是找人作翻譯得來的對吧? 若不那中國的翻譯真的嚇死人!

凱恩 said...

最近上映的電影《Lions for Lambs》,大陸人也翻譯成《獅入羊口》,看到的一瞬間頓時笑了出來。香港譯名《命運迷牆》,先別理貼不貼題,這種「懶型」又跟原名完全無關的譯法也令人蹄笑皆非。

readandeat said...

奧運快到,真係冇眼睇﹗

Elvis said...

卡夫卡兄,

我真的笑翻了........

海火火女 said...

在卡夫卡那邊還接著看了幾條片,其實中有條是兩個美國男仔講佢地遇到中國人(應該是香港人)的經歷, 佢地話, 個中國人同佢講: "I'll give you some colour to see see!"

好好笑, 但又幾可悲...

路人癸 said...

Elvis, do you mean "Derbyshire" instead of "Debbyshire"?

Eric, "trump" 的字面意思並不是「小喇叭」,而是(橋牌類遊戲術語中的)「皇牌」,切勿將之與 "trumpet" 混淆。

eric said...

Thks 路人癸,

I will not use trump as trumpet except translate naming for Donald.

Actually, the words seem with simular meaning in the pass.
http://www.askoxford.com/concise_oed/trump_2?view=uk

黑人 said...

古有free gift 一字,任誰也知gift都帶有免費的意味,但加上free 字正好強調背後no strings attached

鳳凰會密令大概也是加強神秘感,為求促銷而放棄文法正確

Elvis said...

黑人,

我還是傾向相信是錯解Order一字而造成。

Yun said...

喂喂! 聖誕快樂丫! 搞緊呀你呢排? 乜唔係應該放緊假咩?

Elvis said...

過兩日要搭5個鐘頭火車去探家姐。

姐夫好似要返威爾斯老家, 所以要去探下家姐啦.......

Savageman said...

版主,聖誕快樂!

Elvis said...

Savageman,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