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3, 2008

翻譯的文化(三)

說過對文化認識不足所產生翻譯笑話,這次想說的是譯音之謬誤。

我敢說,百多年前我們的先人翻譯西方名詞,比之今天準確得多。究其原因,看來是現今之媒體工作者對英文以外的洋文毫無認識。這類譯音謬誤,特別見於足球資訊,首推對「J」字之讀法一竅不通。意大利球隊Juventus,被香港媒體譯為「祖雲達斯」,便是其中一個用英語拚音去讀意大利語的經典謬誤。反觀大陸媒體將之譯作「尤文圖斯」,卻十分準確。可憐香港自稱國際都會,媒體對洋文之認識連祖國同胞也不如。要知道不少接近拉丁語的語言中,字母「J」並不能以英語拚音的方式去唸。在下大膽估計一下,香港媒體或有一半的音譯謬誤都是由此而來。(按:其實不懂拚的話,把「J」字當英語「I」字來讀還算勉強接近)

挪威球員Solskjær被譯為「蘇斯克查」,丹麥球員Grønkjær被譯為「干查」,冰島球員Guðjohnsen被譯為「古莊臣」,都是一些用英語「J」去拚北歐語的錯誤例子。比較接近之譯法應為「蘇斯亞」,「干其亞」,「古央臣」。

荷蘭球隊Ajax,被香港媒體譯為「阿積士」(A-jax),亦屬此類謬誤。正確的譯法應該是「艾亞士」(Ai-ax)。不過說句公道話,此錯非止香港人才干犯,美國人也不懂正確發音,多數會將此荷蘭球隊的名字讀成A-jax,反而英國人大多懂讀Ai-ax。其實Ajax此名,源自荷馬史詩《伊利亞特》,希臘軍隊進攻特洛伊時,其中一位希臘英雄就叫做Ajax。前年帥哥畢比特主演的荷里活名片《木馬屠城》,裡頭的美國演員便將該英雄之名讀為A-jax,其實並不正確,因為希臘語也是唸為Ai-ax的。

不過最令人絕倒的,莫過於John這個英文名字。它本應被譯為「莊」,香港人由於墨守成規緊跟百多年前的聖經譯音稱「約翰」(按:估計初版中文聖經應是譯自拉丁語版,約翰一名則是古希伯來語的讀音)。好了,荷蘭足球名宿Johan Cruijff,名字明顯地應該被譯作「約翰」了吧?香港媒體卻偏偏倒行逆施,稱他作「祖漢」,如此又造成另一椿錯用英語「J」去拚讀荷蘭語的例子。應叫「約翰」的不叫,不應叫「約翰」的才叫,當真貽笑大方。

此外,法文「en」的錯譯也是一大問題。略通法語之人也會知道法國球員Henry被譯作亨利,便是一個用英語去拚法語的例子。反觀本地英人稱呼他時,都懂得讀其法文名字,不會讀作英文Henry。不過話說回來,Henry作為姓氏,或許是被香港人忽略了之原因,如果作為名字,法文一般會寫作Henri,譯者應會更容易注意到。

還有一個西班牙球員José Mari,曾被譯作「祖斯瑪利」,也是一個謬之千里的譯法。幸好後來有媒體將之更正為「荷西瑪利」,可謂亡羊補牢。José這個常見的西班牙名字,連美國人都不會唸錯。美國加州有一大城名 曰San José,因曾為西班牙殖民地而得名,美國人提及它時絕不會蠢得用英語來拚讀之。

以「ña」和「ño」結尾之西班牙名詞,正確譯音應是「尼亞」和「尼奧」,這也害苦了不少譯者。引起全球氣候劇變的El Niño和La Niña現象,被譯作「厄爾尼諾」和「拉尼娜」,便是以英語來拚讀西班牙語之後果。其實翻譯葡語也有類似的謬誤,巴西球星Ronaldinho,香港譯作「朗拿甸奴」,並不準確,應是「朗拿甸尼奧」才對。與上述例子相反,第一個把西班牙球隊La Coruña譯作「拉科魯尼亞」的人,卻是準確無誤,值得嘉許,相信乃大陸媒體之作。

斯拉夫語系的姓氏常以vić作結尾,也常令香港譯者犯錯。前南斯拉夫/塞爾維亞國家隊之成員中,Stojković被港媒體譯作「史度高域」,Savićević被譯作「沙維斯域」,Milošević被譯作「米路斯域」,便是省去了尾音,犯了用英語去拚斯拉夫語之謬誤。相較下大陸媒體便認真得多,和「米路斯域」同名的前南斯拉夫總統Slobodan Milošević,大陸媒體將之譯作「米洛舍維奇」,便是準確無誤。兩地媒體對譯名之認真程度,再次高下立見。

為何在下說古時之翻譯比今天準確得多呢?這或因以往之譯者一般都通曉英語以外之洋文。例如意大利首都羅馬,是譯自Roma而非英文Rome;德國一名,是譯自Deutschland而非Germany;法國首都Paris,會譯作「巴黎」而非「巴黎士」,法皇Louis XVI會譯作「路易十六」而非「路易士十六」;這俱為正確之譯音。

一個自稱國際都會的地方,媒體卻在此等小處經常「露底」,盡顯自己對其他洋文一竅不通。其實要懂得這些名詞之正確讀法,根本不用通曉多國語言,只需扭開電視便可。因為像BBC那些英語傳媒,對於Juventus,Guðjohnsen,El Niño,Milošević這些名詞,是絕不會蠢得以英語來拚讀的。可惜香港譯者可能連這個也懶得看。

17 comments:

Kris said...

我嘗試用粗略的知識說"J"的讀音問題。

曾看過夏其龍神父教拉丁文的筆記,才知道原來在拉丁文"j"的讀音是"y"。juventus應該讀成yuventus,john應該是yohan

Elvis said...

其實,瑪利亞,耶穌,馬可,保羅,約翰這些名字,俱譯自希伯來文或者拉丁文。英文讀音乃是南轅北轍。

Yun said...

Elvis, this one is awfully harsh! Haha! But I guess, those who's doing the translation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

As I was reading the first few paragraphs, I thought of "San Jose," then you mentioned later. I think "J" in Spanish is pronounced as "H"?! California used to be occupied by Spanish, so there are a lot of places are with Spanish names. One thing, I wouldn't say San Jose is a big city. Haha. It's barely a city. :P

"Sex and the City" actually came across my mind as I was reading this:《欲望城市》, since when "sex" = 欲望 (and 欲望 was using as an adjective to 城市?!!)? Clearly the show is about SEX SEX SEX! Hahaha. And it is also about "THE CITY"; not just any city, it means "New York City." I wonder how many people know that! This translation is completely wrong!

暗黑的卡夫卡 said...

First of all, Happy New Year!

I am not familiar with translation of other languages, and I appreciate your effort in explaining the difference.

Moreover, even if its English only, it goes waaaay different in different dialect in Chinese. IMHO the best example is Virginia.
陶傑 - 弗吉尼亞州

Yun:
But 性與城 is very confusing too...
性與城?性城?聖城??

小小 said...

不是的, Elvis, 中文聖經的人名是從聖經原文即希臘人和希伯來文音譯而來.

我覺得許多翻譯或音譯出問題, 大多是譯者中英文皆未夠水準而致. 當然常識豐富, 通曉多幾個外文, 個人文化修養也很有幫助. 問題是做現時翻譯的, 又不一定要讀翻譯出身, 許多人都以為自己懂中文明白英文就可以翻譯, 望文生意或生音, 很多笑話便是由此而來.

小小

Elvis said...

小小,

初版中文聖經是譯自拉丁文是我的估計, 我並無考證, 所以我文中也只說是「估計」而已。

但約翰一名我卻肯定知道是譯自古希伯來文, 而非拉丁文, 這在文中也有說過了。因為我也有一個猶太人朋友。

余若虛 said...

觀察入微的評論!其實,香港的媒體於翻譯政要時間中也會譯對,如米洛舍維奇即一例(或許是抄大陸或台灣的)。球員名經常譯錯,很可能是由於足球評述員對外語一無所知(奇怪的是,他們一直聽著英語旁述的呀!)。何輝與黃興桂就經常提到譯名問題,以往ESPN蘇斯克查的確譯作蘇斯亞,巴拉查(Baraja)亦譯作巴華夏。只是普羅大眾已被九流評述員的譯名先入為主佔據腦袋,致使ESPN不得不「從善如流」,跟隨大眾的譯音。新聞報道員的處境當如是。

至於其中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譯名:Neville,香港講波佬譯作尼維利,何來?這可是不折不扣的英文呀。(一戰時首相Neville Chamberlain卻正確地譯作內維爾‧張伯倫)

Yun said...

卡夫卡:
Um, I'm no translator, so I don't know the correct way to translate it. Perhaps it is difficult to translate "Sex and the City," but I guess they should do better than that.

:P

Elvis said...

余若虛,

究竟是誰弄錯在先, 現在也不得而知。我覺得可能是報紙傳媒的問題。因為我曾認識一個有線的足球評述員,亦聽他談過現時的譯音存在很多問題,但大家都如此引用,他亦逼著從「善」如流。

VC said...

elvis, i beleive you won't mind i link this post. right?

http://imvchk.blogspot.com/2008/01/blog-post_7196.html#links

Elvis said...

vc,

sure! I don't mind at all.

陳大文 部落 said...

雖然我搭唔到咀 ( 因為我唔識 ) ,但都從中 get 到一 o的 o野。

d.k. said...

在多倫多附近有一小城叫Ajax,從來衹聽到讀A-jax, 想必是習非成是,有趣。

對,天主教很多譯名讀音是跟拉丁文而來的,但基督教的却從英文而來,想必是因傳入中國或香港的時間止有関吧。

david kong said...

You are cordially invited to view my blog.....>

davidkongcdn.blogspot.com

Thanks....

Feheart said...

我有位德國同事叫Johann,

明明其他德國同事都叫他"yo" "han"
但奇怪在香港的同事個個稱他為"Jo" "han"

看了這篇恍然大悟

過內人 said...

應該講埋富咸喇
讀Fu~lum,不過新華社就用富勒姆。

唔好怪香港係咁,市場細,點會有人識非英語外語。

其實講開又講,領隊不同主教練,例如阿仙奴的雲格亦唔應該講佢係領隊,佢係球隊經理兼主教練。

新華社入面大把人識西、法、德、意文喇,但香港邊有一個同新華社一樣大o既新聞社呢??

Elvis said...

過內人,

呢個係唔識讀英文的問題了。上文我係想講拎其他語言當英文來讀既問題。

唔識讀英文的問題, 自然亦都嚴重。

好多人都唔知 g 同 h 字係唔發音的。

(Chatham Road)應該叫「漆譚道」而唔係「漆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