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5, 2007

《Elizabeth: The Golden Age》之隨想 - 史上最大的誤會(五)

<宏觀歷史>

在下從小的志願是當個歷史學者,可惜其後誤入歧途,從此只能幹些不值一文的勾當,聊以糊口;也不知餘生仍否有幸浪子回頭,重歸正路,研浸史海。不過,區區雖是外行,閒時亦涉獵一二。多年前曾閱黃仁宇的《中國大歷史》,覺得甚合胃口。前人評史,總會過於側重少數人事之影響,對所謂「Turning Point in History」趨之若鶩,而忽略了宏觀的歷史進程。這種微觀史觀,人們普遍喜愛,卻為我所不取。前文《民主與文革論,使我憶起了李敦白》亦表達過,在下不太喜歡「民革是由獨裁者造成」此等論調,委過於寥寥數名統治者,而忽略一些長久深遠之禍根。同理,前數篇交代過英西國力之懸殊,正是為了說明,在下並不認為單單一場海戰便能改變整個世界形勢。西葡二國對外擴張殖民近二百年,其深厚之根基很難在一夕之間被還沒起步之英國動搖。無敵艦隊事件之影響被英國過度宣傳,可能只是人們對「David-and-Goliath Showdown」有憧憬而已。

我從沒看過央視的《大國勃起》,所以不知祖國同胞們如何評價西班牙之衰落。(按:這種觀看各色人種勃起至傾頹之過程,潛意識希望自己能持久一點,說穿了就是精神自瀆,我毫無胃口,還不如少看多幹。)依在下之見,一個大帝國之衰落,總是離不開「樹大招風」四字。羅馬帝國如是,蒙古帝國如是,大不列顛亦如是。西班牙擁有廣大之殖民地和屬領,必然地亦為其帶來眾多敵人。單在Felipe II一代,便需和英法等新教強權開戰,討伐荷蘭之新教徒獨立運動,在地中海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爭霸,還要防衛全球之殖民地。如此一來,無論多強大的艦隊都會力有不逮。

其實是次英西戰爭,也只是為其後新舊教全面開戰之「三十年戰爭」掀開序幕而已。由於哈斯堡家族作為羅馬教庭最有力之擁護者,一直進行反宗教改革。三十年戰爭,便是西班牙和神聖羅馬帝國兩個天主教大國,跟英國,丹麥,挪威,瑞典,荷蘭,德國諸侯等新教勢力之間的全面開戰。戰事原互有勝負,後來投機份子法國參戰加入新教一方,直接令到舊教勢力失利。結果,荷蘭最終也成功脫離西班牙獨立,而葡萄牙此時亦在外國勢力的支持下攪獨立。西班牙自此喪失了全球一半的殖民地,香料群島的貿易,和重要的海港。在北美的殖民地也開始受到英,法,荷等新興殖民勢力所覬覦。而其艦隊在大西洋面對英荷艦隊時,亦失卻固有之優勢了。

7 comments:

Yun said...

哈囉……

仲未完丫……

C.M. said...

>>「樹大招風」

同感同感。物極必反。

當年小弟也希望進修歷史,可惜天意弄人,你的勾當若不值一文,那小弟的,算不值一提了。

C.M. said...

(所以說,Elvis,你不宜妄自菲薄了)

賭徒 said...

唔係想同你唱反調,西方社會一早把大歷史的史觀判左死刑。

forward 一段別人所寫的留言給你:

黃仁宇講的大歷史係抽離出人的姓名與歷史小事件,
其實就係百幾年前歐洲史學家的做法.
黃仁宇去到美國受到刺激, 然後自稱創作一條新的歷史路.
其實只係佢的眼光只集中在華人歷史圈,
所以覺得自己的大歷史好新好醒, 但在世界的史學方法中只係人地隊尾而不自知.
至於佢的諗法, 主要係問中國人點解無法走到去資本主義,
即係屬於第三派的「現代主義學派」, 但佢自己肯定無正式受過呢派的訓練.

湯恩比的就係文化史, 而且係100年前那種要歸納一個歷史理論規律的做法.
雖然使用的資料可能同年鑑學派好似, 但核心理論完全相反.
湯恩比講人類如何回應自然的挑戰, 成功者就有文明,
完全集中講人的能力.
但年鑑學派會覺得地理氣候才是最強的支配者, 支配了經濟模式.
文明文化只係被經濟支配的.
年鑑學派自然不重視或輕視文化與文明的能力啦.

余若虛 said...

若虛同意elvis兄的歷史觀,但其實個別人物始終也對歷史進程有所貢獻,可以說,有大環境做就下,加上個別歷史人物的貢獻做成那些許許多多的「轉折點」。

提到三十年戰爭,跟本就是法國攝政大主教黎塞留分裂德境諸邦的手段,高明得很。西班牙趕這趟渾水也不值可憐。況且西班牙若非在荷蘭橫征暴歛,荷蘭人也不會群起而叛。

Titan said...

出國後都沒有看過甚麼電影了
這套似乎不錯
小弟一向都頗喜歡中古風的戰爭片

======

小弟從來沒想過做歷史學者, 不過對歷史的確有點興趣, 原因是喜歡聽故事

看歷史兩個大方法, 如版主所言, 一是「偉人論」, 以大人物大事件為核心, 二當然是「非偉人論」, 前者在說故事時比較生動, 較適合一般平民(如小弟)閱讀

賭徒 said...

titan,

偉人往往是被神化的,成日吹大他的功績。

現今的歷史觀全是以經濟角度分析有關的,才站得住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