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4, 2008

伊達之未裔(上)

當港人對《犀照》趨之若鶩之時,小弟卻老大不感興趣,這些日子在讀金雄白。

金雄白是誰?乃民初一代報人也。曾投效汪政權當周佛海之犬牙。《色戒》上影時,不少學者作家如陶傑龍應台等都推介過他的書,從此跑紅。其中最有名者,乃《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被喻為認識汪政權之第一手歷史資料。在下年少時上薄扶林大學,亦曾於馮平山圖書館借閱此書,史照甚豐,看倌有興趣亦可一讀,在此表過不贅。最近令在下感興趣的,卻是在金雄白的著作書目之中,看到一本日文書的名字。

一位民初報人,竟寫了一本日文書,引起了在下的好奇之心。其實不少民初名人,如汪精衛蔣介石周作人之流,俱曾流學日本,所以粗通日文並不出奇。究竟是金雄白曾流學日本,還是另有原因?在下憑著一股尋根問底之傻勁,發掘出一個家族故事,細閱之下,令人喟然。

這本名為《この謎の巨人・中国 新聞が書かなかったその実像》的日文書,於1978年出版,我沒看過,相信現在也很難找到。零碎的資料顯示,此書確乃金雄白所著,但日文版譯者另有其人。他是一位戰前在中國瀋陽出生,曾在青島讀書的日本人,他有一個中國名字,叫「張繼援」。

二戰爆發後,「張繼援」被徵調回國,當上當時日本人驕傲的海軍航空兵。戰後來到香港工作,與前民國陸軍中將唐新樹等創立「香港第一日文專科學校」(今第一日語暨文化學校),居港期間,亦曾任香港大學講師及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講師。他致力促進中日友好,一生大半時間在中國渡過,晚年為金雄白翻譯上書,終能於去世前病枕上完稿。

「張繼援」的日本名字,叫伊達政之。他為何會在瀋陽出生?為何在青島讀書?為何姓張?背後都有一段故事,且聽下回分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