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6, 2008

伊達之未裔(下)

這個題目叫《伊達之未裔》,聰明的看倌可能已猜到八分。不錯,順之助和政之,正是日本戰國時期的超級大名,「獨眼龍」伊達政宗之子孫也。

伊達政宗出生於出羽米澤城,當時伊達家只是東北地方之普通大名,還沒從家族內亂「天文之亂」恢復元氣。政宗15歲初陣,18歲因為父親戰死而繼任家督,到了22歲,便已一舉擊敗了東北諸侯聯軍,滅亡了宿敵蘆名家,稱霸出羽和陸奧等大半個日本東北。在這個年紀,其他戰國梟雄在做甚麼呢?

22歲時,織田信長連尾張都未統一,還在興兵與弟弟織田信行爭位。

22歲時,豐臣秀吉還在織田家當下人,為信長提草鞋。

22歲時,德川家康剛脫離今川家之人質生涯,與信長締結「清州同盟」,卻又要在領地內面對佛教一向宗(承繼自淨土宗)「一揆」之苦。

22歲時,武田信玄染指信濃的計劃剛剛開始。兩年之前,他才聯合了一眾家臣放逐了父親武田信虎,而繼位家督。

22歲時,上杉謙信剛繼任家督3年,領地內亂不息。那一年,他後來認作養父的那個關東管領上杉憲政,被北條氏康逼得走投無路而來投靠他。

相較之下,伊達政宗年紀輕輕所成就的功業並非任何一位戰國梟雄所能及。可惜生不逢時,當時天下大勢已定,豐臣秀吉已經統一半個日本,正在發起小田原之戰討伐北條家。伊達政宗無力對抗,被逼屈從。他常慨嘆如果早生20年,當可和天下英雄爭一日之長短。除了一流的謀略和戰略,他還擁有卓越的國際視野。伊達政宗是日本史上第一個建造遠洋帆船和派使節團去歐洲的人。他的使節團晉見了羅馬教宗,由於日本國內開始宣佈禁教,部份人留了下來,直至400年後的今天,還有後人居住在西班牙。1987年日本NHK播出了以山岡莊八小說為劇本的大河劇《獨眼龍政宗》,創下了史上最高之收視紀錄。


大河劇《獨眼龍政宗》,由日本第一型男渡邊謙主演。近年他成為國際巨星,擔演過《最後武士》和《硫磺島戰書》等荷里活名片。

伊達政宗成為了陸奧仙台藩的藩祖,也是三代將軍德川家光依賴的重臣。仙台藩到了江戶時代中期,估計實質年貢已超過300萬石,成為日本第一雄藩。在幕未時期,「大政奉還」後,由薩摩藩(島津義弘之後人),長門藩(毛利元就之後人),土佐藩(山內一豐之後人)所把持的新政府開始脅逼未代將軍德川慶喜「辭官納地」,令到擁幕派的北東諸藩大為不滿,從而引發了「戊辰戰爭」。

「戊辰戰爭」是由仙台藩和會津藩(上杉謙信之後人)所領導的「奧羽越同盟」(東軍)對抗「薩長土肥同盟」(西軍),最後以東軍徹底戰敗告終。此戰之後,新政府的權力得到鞏固,令日本進入了千年難得一見的中央集權時代,奠定了「明治維新」的基礎。伊達家和上杉家等都遭到大減封,菁英藩士損失殆盡,從此一撅不振。「廢藩置縣」後,伊達宗家獲得伯爵之位。順之助的父親原本能繼任宗家的家督,但「戊辰戰爭」之後被廢嫡,最後只能當個男爵和貴族院議員。此戰種下的怨恨甚深,據悉東西兩大陣營至今都不能妥協。順之助的父親便曾在議院上書彈劾山縣有朋(長門藩出身,甲午戰爭時日本首腦之一),順之助自己亦曾參與暗殺山縣有朋之計劃。名門之未裔在國內鬱鬱不得志,越洋去到陌生的亂世冒險闖蕩,也是情理以內之事。

所謂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在下十四年前讀過伊達政宗的傳記,那套書直到現在還放在香港家中枕邊的書架上。「獨眼龍」在生之時曾渡海往朝鮮和明朝軍隊激戰,但竟有後人當上香港大學講師,立意促進中日友好,也是從前想像不到之事。這個頗曲折的故事,由一個書目開始發掘出來,對在下來說也甚感有趣。

7 comments:

Feheart said...

比你由金雄白推到連戰國大名都出埋黎...
好野....

路人癸 said...

此三篇文章(實為一篇)結構出色而引人入勝,又能以少許筆墨,勾勒出人物的形象,讀來讓人愛不釋手。謝謝你的文字!

余若虛 said...

伊達政宗當真生不逢時!不過,早生廿年,也要跟北條武田上杉諸大名相爭啊,也不能說就這麼有把握爭天下。

說政宗不幸,不如說織田/豐臣一世夠運。武田信玄大破織田德川軍於三方原,想上京卻病死。上杉謙信一樣於上京途中大好形勢中病歿。假使不使如此時機巧合的兩場發病,日本史也許要改寫了吧。(跟元軍征日兩遇「神風」異曲同工呢!)

Elvis said...

Feheart,

推而廣之係我常做之事。好多時睇事物都喜歡找一個切入點, 然後發覺好多事都可以串連一齊。

港女風釆, 其實可以係好多學術問題的切入點。

cause and effect relationship, 幾乎可以串連整個思想史

一個家族既歷史可以係一個小 picture, 但亦同時可以係睇歷史潮流呢個大 picture 既切入點。

我好鍾意咁樣睇野, 如果唔係平時好少空閒時間, 甚至想自己定一d 題目去搵d 有趣既切入點作一番研究。

Elvis said...

路人癸,

過譽啦, 也要謝謝閱讀。

Elvis said...

余若虛,

依我看來, 武田信玄最不幸。因他四面都是強敵,浪費了很多時間困在甲信山中。

北有上杉謙信,東有北條氏康,南有今川義元,西有齋藤道三(後來有織田)。全是戰國一等的梟雄,武田曾和此四者開戰,都討不到很大好處。

到義元死後,今川家轉弱,武田才終於找到個突破口南進上洛,可惜已年屆知命,為時已晚。

Feheart said...

找個切入點也許不難
難在找到後作研究, 研究之後要有結果
可能很多情況是研究之後得個吉.....

期待你更多的"推而廣之"~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