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 2008

互相侵略的語言文化 (二)

在甲午戰爭後,很多人痛定思痛,想努力學習西學。而先走一步的日本,由於地理上遠較歐美為近,而且使用中文,成為了很多中國青年之理想留學地點。高峰時期,留學東洋的中國學生達二萬人之多,當中包括了不少清未民初的名人,如蔣介石汪精衛周作人等。而很多日文漢字的詞彙,亦是由這批留學生傳入處於思想啟蒙時期的中國。

第一個使用「革命」二字的中國人,是孫中山,不過他卻是從日本報紙上首先看到此詞。當孫中山流亡日本之時,某天在神戶一份報章上見到一則《支那革命黨領袖孫逸仙抵日》的新聞,他覺得「革命」二字意義甚佳,便謂陳少白等道:此後之事業,皆稱「革命」,而不叫「造反」了。典出《易傳》:「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湯武革命,便是描述殷湯和周武推翻前朝取而代之的故事。

幕未時期,箕作省吾著寫了日本最初的世界地理誌,名曰《坤輿圖識》。他翻譯了世界各國的名稱,Republic譯作「共和國」亦始於此。典出《史記-周本記》:由於國人暴動,周厲王逃到彘,「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達14年之久。

日本明治時期最有名的哲學家福澤諭吉,為日本思想啟蒙時期的先驅,曾把不少西方學說介紹予日本國民,其肖像時至今天還被印在一萬日圓的紙幣上。Liberty一詞,便是由他翻譯為「自由」,取自佛教用語。

「經濟」一詞,典出東晉葛洪所著之《抱朴子》:「以聰明大智,任經世濟俗之器,而修此事,乃可必得耳。」及「經世濟俗之略,儒者之所務也。」但此時「經濟」一詞僅指治國而已。西學傳入日本後,第一本把Economy稱為「經濟」的著作,應始於神田孝平所著之《經濟小學》。

權利一詞,最早見於荀子《勸學》:「是故權利不能傾也,群眾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蕩也。」《史記》和班固的《後漢書》亦有述之。但彼時只是解作權力和利益而已,和現代意義的「權利」一詞相去甚遠。開始把西方意義的Rights翻譯為「權利」,應始於1868年加藤弘之(福澤諭吉之友也)所著之《Rikken Seitai Ryaku》[註一],論述憲法保護底下的公民權利。

除此之外,還有「義務」,「三權分立」,「特務」等詞彙皆是日人首先使用。在下甚至懷疑「共產」,「民主」,「警察」等詞彙亦是出自東洋,只是無暇考證。諸位看倌不乏高人,如蒙指教其出處,在下感激不盡。

[註一]
加藤弘之所著之《Rikken Seitai Ryaku》,日文書名待考。直譯應是《立憲政體略》,又有可能是《憲政史略》。在日本,有不少歷史學者一直在考究一些中文詞彙的出處,發表過不少相關之學術論文。由於小弟日語不太好,主要都是閱讀這些學者的英文論文,有關《Rikken Seitai Ryaku》此書之內容便是引自英文論文,所以便不知其日文名稱。其實這些學者已相當國際化,其英文論文亦很有水準。不過在對照那些英文文章的中文或日文名詞時,卻有點困難。特別是當作者以英文來引述中國古書時,一大段《英文史記》的文章,當真不易看懂。其實在下年少時曾以英文來修讀日本研究的課,也經歷過此種痛苦。

3 comments:

蕃茄葉 said...

讀過前港大經濟學教授張五常的書,他說「共產」一詞也是來自東洋,意謂「共同生產」,非一般坊間認為的「共同分享財/資產」云云

Elvis said...

我也一直懷疑是,但典出何處,誰人首先使用, 卻無暇考究。

abc said...

以權譯“right”,最早是丁韙良譯《萬國公法》。民主一詞亦見此書。意大利馬西尼的《現代漢語詞匯的形成》一書中有關于此一類問題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