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 2008

從經濟看那個沈甸甸的初夏

曾有前輩說,歷史讀得愈多,愈能令你心中平靜。因為天下之事,多為政治與經濟的緊密結合,在歷史中早有痕跡,萬變不離其宗。每年這段日子,香港文字傳媒總會刊載一些文章憶述1989年的六四事件,不過卻甚少談及經濟角度,甚為可惜。

我從不認為六四事件是單純要求政治體制改革,要求民主自由的事件。古往今來,所有引起軒然大波的政治運動,必然和民生有直接的關係。打個不好的比喻,如果2003年恆指有三萬五千點,廿三條一早便通過立法了。這件事很多參與反廿三條者都不願承認,但我卻一直如此相信。其實此事放諸四海皆然。例如法國大革命前,若非路易十四在位時弄得國庫空虛,加上兩位繼任者都不善理財,還苛徵賦稅,人民也不會起來要求自由,平等,博愛。又例如前文亦探討過,文革之前,若非三面紅旗和多場政治運動種下的民怨,毛澤東鼓勵的「造反」也不會一呼百應。此外,二十世紀大多數的左翼政治運動,也只會在民生困苦之時才出現。這些例子著實說明了,黎民百姓畢竟是短視的,生活不濟才會起來,除非他們擁有極高的質素和遠見,才會在豐衣足食之下仍強烈要求政治改革。

中國在八十年代實行改革開放,放棄共產主義,擁抱市場經濟,步伐走得一點都不慢。經濟學系一年級生也能告訴你,這種突然右傾的經濟政策,必然會擴大貧窮差距,使社會資源分配不均。而關閉虧損嚴重的國營企業和國營企業私有化等政策,亦會打破鐵飯碗,造成大批工人失業。以往是由黨分配工作單位給工人,現在是要工人在就業市場和別人競爭,若果自身競爭力不足,便會立即失業。在八十年代未期,全國下崗工人便達數百萬之多。此外知識份子之待遇亦是其中一個嚴重問題(甚至是民運時學生其中一個訴求)。改革開放之初,一切經濟發展還沒上軌道,就業市場對知識份子的需求並不大,以致這批國之棟樑一直得不到他們理想中的待遇。1988年香港電台《鏗鏘集》曾製作過一個關於北京大學的特輯。節目裡報導了一個新晉的北大講師生活之艱苦--宿舍分配不到,工資也遠較他在工廠飯堂煮飯的妻子為低,這令他心裡覺得很不踏實,當時知識份子待遇之差亦可見一斑。要知道在社會動盪之時,中產知識份子是更加需要安撫的,因為自從法國大革命開始,歷史上大型的政治運動都是由中產帶頭「攪事」的結果。

當然,以上所述之事,都比不上1988年所發生的另一事件那麼嚴重,那就是物價改革。

建國以來物價都是靠國家補貼來維持,取消補貼,讓物價按照供求原則自由浮動,幾乎是整個經濟改革最重要的一環,同時也最為凶險。鄧小平等開國元老不會不記得,當年國民黨就是在物價飛漲和貨幣大幅貶值下失去政權,所以他要等到改革開放之後10年,才敢走出這一步。

在開放數種副食品價格後,鄧小平在1988年6月會見埃塞俄比亞總統時說:「闖這關有很大的風險。但我們有信心闖過這一關。敢於闖關本身就說明我們有信心。闖過這一關是為下一世紀中國的發展創造條件。」他深知此事何等凶險,直會動搖國之根本,但此話亦說得很有信心。而以共產黨一貫之作風,此話自非說給別國總統聽的。

在數月間,人們對口袋裡的人民幣產生極大的不安全感,紛紛展開搶購。由冰箱,電視,傢俱,單車,到鋼材,水泥,甚至糖,鹽,肥皂,火柴,都成為商人囤積居奇之物。物價飛漲,愈演愈烈,而且還出現擠兌風。同年9月,鄧小平在會見日本自民黨副總裁時說:「我們還是那個老方針,即膽識要大,步子要穩。目前膽子已經夠大了,所以步子要穩一下。」就連這位改革的鋼鐵巨人,口氣也軟了起來,失卻了數月前之自信。那時他還不知道,在半年多後他還要面對改革開放以來所有矛盾的總爆發。

失業率高企加上百物騰貴,那便是社會動盪的先兆。那時候有人說,即使是文革時期,父母工作便能養活孩子了;但經濟改革之後,連孩子也去工作,一家人還是吃不飽。多年後回頭再看,會令人覺得這些矛盾都是急速導入市場經濟的必然結果。這個陣痛期,連戴卓爾夫人也經歷過。她下決心改革工黨執政18年所造成的疲弱經濟,也是進行私有化,減少福利,鼓勵競爭。當年也帶來各種各樣的社會矛盾,令她被千夫所指。但若無當時建立之根基,英國人後來又怎會享有貝理雅當政9年富足的生活?不過中國所面對的問題,實在是比英國嚴重得多。法制不完善,各階層領導的權力得不到制衡,貪污腐敗嚴重,一切都令到經濟改革帶來的矛盾嚴重惡化。貧富不均,除了是自由競爭的結果,還是由很多有權勢,有關係的人所造成。他們能夠搶先利用非正當手段得到各種好處,加劇貧富差距,而且亦無任何其他權力機構能制衡。其實即使沒有這批人,人們還是會承受著改革初期的各種苦處。但正是因為有了這批人,人們便可歸咎於他們,找到宣洩點,繼而產生政治改革的訴求。

六四事件的軒然大波,可謂改革開放這個陣痛期所造成的必然現象。即使六四事件沒有發生,也總會有另一政治事件,一次過引爆改革以來各種各樣的社會矛盾。鄧小平為首的領導層,沒在改革硬闖的同時,及早疏導這堆社會矛盾,可謂一大失策。六四後黨內改革派悉數下台,左傾保守派回朝掌權,再加上外國制裁,使得經濟改革幾乎完全停頓,十年成果險些便毀於一旦。若非後來鄧憑著個人的意志堅持改革,扶植上海幫,發表南巡講話,中國未必便能有今日繁榮的局面。

有一句港女很喜歡引用的黑格爾soundbite,謂「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學到教訓」,今天看來,也不全對,起碼共產黨便學到了不少,沒有忽略今天社會一些潛在危機。在普及教育下,中國近年生產了大量大學生,在人力市場一直處於供過於求,而且還有惡化趨勢。前鑑不遠,讓這群知識份子有「著落」,自然比一般低下階層更加逼切。近年來國務院和教育部每年都會召開特別會議重點討論「大學生就業問題」,這是前所未有的。此外,控制通漲也是2007年下半年開始的首要任務。此次通漲期是自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三次通漲潮(首次為1988年,影響如何有目共睹),實在不容忽視。北京政府也即時採取各種措施,例如提高社保,伙食補貼,增加退休金,增產副食品等等。當然,成效如何還需再等一段時間才看得到,但起碼不是放任不管。共產黨能學到適時疏導各種社會矛盾,中國長治久安,也令自下而上的政治改革失去契機,增加了一黨專政千秋萬載的籌碼。除非出現蔣經國或盧泰愚之人物,不足以改變這種局面。還是套用鄧那句「黑白貓」的名言,人們覺得能豐衣足食便行了,身處何種政治體制是沒有所謂的。

2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博主見到閒人多, 又來改客了 XDDD

(說笑的)

Feheart said...

很同意你的觀點...
新加坡也算一例

不過網主臨收筆也要向港女抽一抽水
果真夠貫徹始終~

C.M. said...

甚有同感。多謝!

小弟不才,曾亂糟糟的企圖把中國經濟與政治連貫起來。我想,我還是要寫得清楚一點(雖則以小弟功力而言有點勉強),不要這麼快便自圓其說。哼!我要努力!

Yun said...

中意。但我不懂插嘴。

你講過幾次中國的近代史﹐我覺得你講得比較持平。真的是學到野囉。

^^

笑 聽 said...

我阿爸淨識講「冇六四點會有開放,咪好似俄羅斯咁。」即刻 O 嘴,駁又駁唔到。

Elvis said...

Feheart,

哈哈, 職業病發作, 改不到......

Elvis said...

C.M.,

期待中, 快d 寫完。

Coca Koala said...

壓抑通漲 無論在哪個國家都是頭等要務

Elvis said...

coca,

判斷一個國家經濟好壞, 無非都係睇生產值, 通脹, 失業率呢幾樣遮

Anonymous said...

六四嚇親中共, 搞到中共而家對社會控制做得強左好多, 多得六四, 而家國內政治先無開放過. so far 六四對國內政治開放都只有負面作用. (此post 只評論結果, 不評論任何價值觀)

Elvis said...

Anonymous,

你說的對,政治不及80年代開放,但人民的生活的確是好了,也暫時見不到有任何重大不滿。

這便反過來證實了我的論點,人民只求豐衣足食,而不理政治體制。

pimpim said...

照此說來,一黨專政也可以成功?

Elvis said...

pimpim,

起碼現在還沒失敗。而且也看不到中國的年輕一代,對政治體制改革有訴求。

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也還是覺得政府做得不錯呢。

pimpim said...

歷代極權政府面對危機都會使用懷柔政策,而懷柔只可緩和矛盾,不能根本解決矛盾。

根本的討論還是:
人治 or 法治?
一黨獨大 or 多黨制衡?

同意期望蔣經國。

Elvis said...

pimpim,

想出現自下而上的體制改革,必需要有一個強烈的誘因,那就是人民都生活不好。我看不到今天的中國有這個誘因。黎民百姓,根本不需要和你討論甚麼大道理,吃飽穿暖有錢花便行,就是這麼一回事。即使是專制極權的年代,也還是出現過「XX盛世」,「YY之治」這樣的日子,那時候人民是不會作反的。

你說長遠下去,還是這個那個制度比較好嗎?那只是一班知識份子在無病呻吟而已,得不到普羅百姓支持的。

現時來看,政治體制的改革唯一出現的可能性,只能是自上而下。但很弔詭地,這個人,必需要掌握絕對的權力,而且極具個人魅力,沒有人能制衡他。但我亦看不到今天的中國有這個人出現。今天的中國政治山頭林立,派系極多,跟毛和鄧的年代完全不同。這種改革阻力極大,沒人會踫的。

VC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VC said...

agree very much.

but were you too young for 64?

linked
http://imvchk.blogspot.com/2008/06/6-4.html#links

Elvis said...

v.c.

對於一個70年代出生的人來說, 80年代未所發生的事, 可謂「話細唔細, 話大唔大」。

陳大文 部落 said...

我反而認為絕不趕客,另一些引發思考的題材反而更有價值。

Recluse said...

Can't agree more!

This is certainly the best post on your blog in recent months. I shall save this post for my own reference. Would like to pick your brain though.

Regarding 暫時見不到有任何重大不滿, how do you see the "Peaceful Strolling" in response to PX chemical plant in Xia Men, Xuan Chi Fu (high speed train?) in Shanghai and another similar "strolling" (in Cheng Du? can't remember) not long before the earthquake? What about the human rights lawyers' group defending commoners'land rights? Are the above examples big enough a scale 重大 to threaten CCP's rule or pressure enough for the government to make changes responding those 不滿? Note, the above participants are mostly urbanians, the first lot benefited directly from Deng's economic reform. Are they middle-class sizable enough to pressure the government to make changes?

You mention 蔣經國,盧泰愚 in relation to 政治體制的改革唯一出現的可能性,只能是自上而下。但很弔詭地,這個人,必需要掌握絕對的權力,而且極具個人魅力,沒有人能制衡他?

Recluse said...

I was ignorant of the economic situation in China back then. Do you see this third-wave of inflation a critical, dangerous moment for CCP? that if not managed well, would threaten CCP's rule?

Elvis said...

Recluse,

Regarding 暫時見不到有任何重大不滿, how do you see the "Peaceful Strolling" in response to PX chemical plant in Xia Men, Xuan Chi Fu (high speed train?) in Shanghai and another similar "strolling" (in Cheng Du? can't remember) not long before the earthquake? What about the human rights lawyers' group defending commoners'land rights? Are the above examples big enough a scale 重大 to threaten CCP's rule or pressure enough for the government to make changes responding those 不滿? Note, the above participants are mostly urbanians, the first lot benefited directly from Deng's economic reform. Are they middle-class sizable enough to pressure the government to make changes?

維權運動等等, 以我看來, 還只是一小撮知識份子的行為, 並不能成為一個廣受群眾支持的運動。因為民怨當真不知這麼深。

雖然我沒統計的資料在手, 但以我在海外認識的中國新一代知識份子來看, 中產還是對政府持肯定態度的。

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反而是一個問題。

Elvis said...

Recluse,

I was ignorant of the economic situation in China back then. Do you see this third-wave of inflation a critical, dangerous moment for CCP? that if not managed well, would threaten CCP's rule?

以我看來, 經濟好不好, 主要也要看3個指標。高通脹, 高失業, 低生產值。

中國的通脹雖然高, 但也並非控制不到的地步, 而且現在的生產值還是很高, 所以不怕。

至於失業率, 官方數字看來不可靠, 有人說官方報少了, 也有人說很多人在打散工沒報就業, 所以便很難統計了。

高妹 said...

非常贊成"人民只求豐衣足食,不理政治體制" 我對中國知之甚少, 不過近年中國政府似乎比起朱總理掌舵之時多了管制

另外你地上面講到中國現在面臨的困局不可謂簡單, 舊年年尾, 我好幾個從事製造業(香港TRADING FRIM)的朋友都受裁員影响, 話說中國訂單確是減了不少,好些紡織廠在停機,多少鞋廠倒閉,同幾年前的歌舞昇平不可同日而語.加上樓股齊跌,現時開始出現有業主斷供現象,萬一管理不善,情況繼續惡化,又會上演一場大風波.

....可惜現時未見政府使出什麽好招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