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0, 2008

還原唐山的歷史真相(三)

鳳凰衛視節目的第四段裡,那位專家耿慶國說出了當年如何心急如焚。那時他發現各種臨震異常,其身處的北京地震隊從7月14日向國家地震局告急,地震局高層一拖再拖,到了12天後才肯開會,但結果也只是派了兩個沒實權的人。事後他痛哭失聲,因為耿的一位同窗好友便在唐山地震時死去。地震局沒重視他的報告,令到唐山地震沒報出來,他視為一生遺憾。當然,好戲還在後頭。因為天意弄人,32年後,似乎他還要再面對一次。

如果諸位看倌有足夠心理準備後,請把《亞洲周刊》這篇在汶川地震37小時後的專訪,從頭到尾讀一遍。

鳳凰衛視節目的第五段謂,唐山地震後,國家領導人華國鋒等會見了當時主管華北震情的梅世榕。她謂:「唐山地震乃突發性地震,事前沒有任何預兆,因此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能預防的。」但這明顯與事實不符,因為當時的專家黃相寧等人的預報報告早已送到了地震局,北京地震隊耿慶國等人也多次約見。黃相寧估計她是因為怕背黑鍋,所以才如此說。他當場便把自己之前發的報告拿給華國鋒看,拆穿謊言。但後來可能為了社會穩定起見,梅的說法成為了官方正統說法,青龍縣的縣長噤聲30年,也是為了避免成為這種說法的counter example。

有趣的是,看倌可以看看32年後,國家地震局對汶川地震發生後第一時間的說法,和當年梅世榕何其相似。

地震局說沒有收到任何報告,耿慶國卻把四月底發上去的報告拿出來,向地震局摑了一巴掌。此事傳開後,當然引來網民千夫所指,就連一些大學教授,也說地震局即使做得不好亦不應欺瞞,而地震局的回應卻只是說在調查中。汶川地震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想來也像唐山一樣,要二三十年後再能挖掘出來。

那句黑格爾soundbite,似乎又忽然有效了。

2 comments:

C.M. said...

由於那些:「XX地震乃突發性地震,事前沒有任何預兆,因此是不可預測的,也是不能預防的。」是由地震局報告的,對於這些涉及重大人命傷亡的地震,我認為是地震局推卸責任的表現。

我認為他們是推卸責任,只是由於他們強調:「事前沒有任何預兆」。能否基於預兆進行處理是一回事,但聲稱沒有預兆,就是睜眼說大話。

不過,我不能假定他們如此推卸責任,完全是因為他們的過失。我有時想,他們這樣的說法,可能的原因,就是為了那些最終決定是否疏散居民的官員/領導們砌詞護駕。

正如你第4篇所指,這就是國情。(國情真的很複雜)

Elvis said...

我亦讚同這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