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1, 2008

還原唐山的歷史真相(四)

這幾個星期以來,大家都忙著募捐,救災,悲痛,否定業報,揪出豆腐渣,聲討為富不仁。而我,通通都沒有做,看過新聞便算。

我在埋首閱讀。

我不介意被說成是冷血或者沒感情。我是。身在異邦的距離感,令我有空間認真地思考一個較少人感興趣的問題。這些日子以來,已看過不少資料,網上的,圖書館的,國內的,外國的。雖然小弟對地震毫無認識,比之Titan博士可能遠遠不如,但作為一個從事科學研究的人,總算有一股尋根問底的狠勁。這幾天寫下的文章,希望有人心能對歷史的真像多一點點了解。

看畢上文,有些看倌可能會痛心國寶專家無人理會,又憤慨官方欺瞞預報。不過我倒沒甚感覺,想談談別的事。

自從1966年開始,中國地震預測都用所謂土洋結合的方法,也就是中國傳統智慧加上西方科學。而這些傳統智慧,從哲學的角度來看,是著重於經驗而忽略推理。例如,他們常會觀察地震前發生的現象,如果統計到好幾次地震前都有的A、B、C、D、E項現象發生,那麼下次出現這些現象時便很可能有地震了。問題是,他們通常都不能分析到這些現象與地震之間的邏輯關係,所以亦有機會是錯的。這不禁令人想起阿茲特日蝕論。

古時阿茲特人看到日蝕,便有祭師謂此乃未世,大家快用活人生祭太陽神吧。眾人便從其言紛紛把活人砍頭生祭,不久後太陽果真出來,所以便一代代地相信其邏輯關係。Titan謂和中國地震局開會時倭人覺得其預測方法像巫術,我相信是和他們太相信經驗主義(Empiricism) 有關,這跟依靠分析和推理的主流西方科學大相徑庭。上述那位專家耿慶國的主要研究,見於其所著之《中國旱震關係研究》一書。他觀察了過去數百年間大地震與旱災的關係,推出「大震前多大旱」一說,這便是把經驗主義結合或然率的做法。

看倌見到報導說耿慶國能準確地測出唐山地震和汶川地震,可能會感慨為何沒受官方重視。但值得留意的是,不論是電視節目還是網上資料,也沒提及耿的預測成功率,所以他的False Alarm Rate究竟是多少的確值得考究,可能30中1也說不定。不過節目裡另一位專家黃相寧的戰績卻相當彪炳。在1971年至1981年間,當時擁有超過100個地應力觀測點,黃相寧曾以書面對4.75級以上的地震作出臨短預報175次,經聯合國全球計劃UNGP-IPASD嚴格評分,得出成功率33.1%的結果。1982年開始黃的研究被中止。而1997年至1999年間,由於得到聯合國資助,黃能重新設置超過40個地應力觀測點。這兩年間他曾作出15次臨短預測,經評分後得出40%成功的結果。聯合國的評分方法和黃的所有預測報告可以看這裡

三次中一次的臨短預測,已經很不得了。相信住在地震帶的人也不介意作幾次狼來了的疏散。不過黃耿二人經已退休,他們也只能靠微薄的經費繼續研究。加上發生汶川地震之後,地震局官方拋出「地震不可預測論」,黃耿二人更不可能被重視。想來「青龍奇蹟」的關鍵人物冉廣歧和王春青,本可獲得大加表揚甚至立碑,但汶川一震,當局便更要低調處理青龍之事了。至於張慶洲的書,雖然獲得當時的國家地震局長寫上序言,但在出版一年後,亦一如故往地……被禁了。汶川震後,復售機會更加渺茫。

這就是國情。

15 comments:

Elvis said...

終於寫完這個系列了。我是行外人,所有資料都是這個月來才看的。還望專家們多多指正和包涵。

Elvis said...

關於青龍縣的事也可以在聯合國全球計劃的網頁上看到:

http://www.globalwatch.org/ungp/ungp_home.htm

C.M. said...

Vow!

某程度上,你改變了我的一些看法,例如“狼來了”究竟有多可怕/不可怕。多謝。

但正因為你所說的國情,我對於這種地震預測(尤其臨短預測)的將來,並不樂觀。

chungsir said...

急不及待... 我已經把卷二、三和四一併轉載了。 好像是先斬後奏了。
還有, 我正式向你預訂了以後類似的文章 (即是當中包含其他閱讀資料的時事評論文章), 請你記緊抄一個拷貝返鄉下。

Elvis said...

chungsir,

阿sir大駕光臨, 有失遠迎。

cheryl said...

先旨聱明,你四部曲我都是「立」的 (我行外過行外,僅有地理知識都乃是中學程度,同時亦都忙嘛 =P),不過真係佩服你咁好心機亦有團火。

題外話一則,迷信的empricism,我每次都好有興趣吹水。即係,我諗你都有研究過白鴿,佢唔理3721以為每次都要做D咩(如㩒掣)先有嘢食。其實D嘢耐唔耐自己跌出嚟。

http://psychclassics.yorku.ca/Skinner/Pigeon/

冇呀,我諗我哋有可能只係比單細胞生物諗多少少嘢,HENCE THE諗樣。

eric said...

汶川地震能否有人事前準確地測出真的有代考究考究...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misc/wenchuan172.txt

Elvis said...

eric,

這篇倒也太有點偏激了。第一, 裡頭說的是Empiricism, 謂其找不到兩者的邏輯關係, 這點本文也有說過。就像阿茲特的日蝕論。

耿究竟是勁人還是吹噓, 建基於他4月30送往地震局那份「7級以上地震, 5月8日前後10天內」的文件, 是否真確。

這份文件的原文, 網上沒有。耿接受《亞洲周刊》訪問時如此說, 相信很容易便能查證。而《亞洲周刊》多次打電話去問地震局, 有否收過這份文件, 都不獲回應。再加上網民群起而攻之後, 地震局還是沒有走出來直指耿說謊, 只是說尚在調查中。

以地震局32年前的做法來看, 絕對有理由懷疑, 這份文件是存在的。

Titan said...

這個chungsir不是那個鍾wt sir吧?

=========

有趣的消息一則:據小弟所知,中國地震局的確是有個地震預報上報制度的,甚至有標準表格可填(就像申請身分證一樣)。

小弟看過一名地震局職員(好像還自稱是科學家),拿著一大票他以前提交過的表格影印本,四處向人宣布自己的預報有多準,以及地震局高層如何打壓他老年。根據他那些表格,以及他提出的方法(那次presentation全場無人聽得懂,也沒甚麼人敢發問),經乎2004年前全球的地震都給他測中了。

信不信由你



=========

附加資料:
1. "Earthquake cannot be predicted"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sci;275/5306/1616?maxtoshow=&HITS=10&hits=10&RESULTFORMAT=&fulltext=earthquake+prediction&searchid=1&FIRSTINDEX=10&resourcetype=HWCIT
解說:美國可能是對地震預測投資最多的國家,Science是一本美國雜誌,經常有關於地震預測的報導。本文作者是東京大學教授,他認為地震是不能預測的。Science雜誌不是免費網上發布的,但在香港某些公立圖書館,大部份大學的圖書館和電子雜誌資料庫都可以找到。

2. "Earthquake cannot be predicted?"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278/5337/487
解說:同一本雜誌的文章,對上文的反方意見

3. "Predicting the 1975 Haicheng Earthquake"
http://bssa.geoscienceworld.org/cgi/content/abstract/96/3/757
解說:這本是美國地震學會雙月刊,在少數香港的大學圖書館可以找到。本文作者是中國人,在加拿大地質局工作。「海城奇蹟」到底有多奇?很神奇就是了。

利益申報:
美國、加拿大和日本都可能是中國的敵人,或會因不欲大國崛起而發表有害中國言論。

Elvis said...

第3篇講既果隊人, 應該就係《Geotimes》文中所講既果隊人。

佢地持既態度應該係 confirming, 但亦講 with good luck。

Titan said...

是。



幾個簡單結論在文章摘要有講了

1. 官方發出過從來沒有短期(24小時)預報
2. 某幾個縣有私自發預報, 或是沒有正式發預報但有實際執行疏散
3. 所有私自發出的短期預報, 無人知道是根據甚麼準則來發出(大概和香港任命副局長差不多吧)
4. 地震前有頻密有感小震, 黎民百姓都知有大事臨近, 提高了警覺
5. 傷亡得以減少(說少, 但也有千數人死亡), 一定程度與當地建築物規格有關(那時中國發未發明豆腐渣乎?)

據現行說法,海城地震沒有甚麼秘密是未公開的,對科學發展也無甚麼突破性的幫助。

=======

其實,成功地震預測,大概和成功發現外星人一樣,假如某日你收工回家看晚間新聞,聽見美女主播報導某處成功發現了外星人,或是某處成功預測了地震,那就應該是真的了。

Elvis said...

我反而覺得, 好多話自己預測準確既人, 都冇講 false alarm rate。

反而係 UN Global Programme 裡頭既Evaluation for Short-Term and Annual Prediction of Earthquakes (ESTAPE)

http://www.globalwatch.org/ungp/estape_short.htm

有提及過 Crustal Stress Method, 即係黃相寧果個啦, 入面係有統計 false alarm rate 同埋 successful prediction rate。想來較可信。

而且我個人看來 30%-40% short-term and imminent earthquake predictions, 並非太低既成功率囉。

但我亦有懷疑呢個 UN Programme 只係中國人主導。應該入面除左黃相寧之外並無任何其他外國專家 submit。

又或者外國專家並唔相信預測呢一套。

eric said...

Titan博士提到的地震預報上報標準表格相信應是 “短臨地震預報卡”, 遞交後應還可收到國家地震局的證明書. 但耿慶國教授以甚麼形式遞交地震預報及有沒有類似證明就不得而知.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30095&page=2


暫時比較準確可找到的文件是在2006年寫的“基於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區地震趨勢研究”, 預測川滇地區2008 有大於6. 7 級以上地震, 相信是屬於中期預報, 所提及地震時間/地點範圍都很大. 對汶川地震有沒有實際預防作用真的見仁見智.

http://www.gsdkj.net:90/~kjqk/zhx/zhx2006/0603pdf/060318.pdf

傳說中的勁人還有很多, 如已故的翁文波(1912—1994), 但資料是否屬實有代查證.

“翁老的預測不僅僅局限于天災,諸如經濟,甚至愛滋病的流行和發展,都有準確的預測。 僅以地震預測為例: 1982-1992年國內地震預測: 預測次數:60次,實際發生52此,錯報8次,準確率86.67%;時間平均誤差41.75天;地點平均誤差399.71km;震級平均誤差0.72級。 1986-1992年國外地震預測: 預測次數:70次,實際發生58次,錯報12次,準確率82.85%;時間平均誤差48.35天;地點平均誤差692.10km;震級平均誤差0.61級。 有的預測之精確,令人驚歎,如測1989年4月26日墨西哥7級地震,實際時間僅提前一天,地點完全準確,實際震級為7.3級,僅差0.3級。”

http://www.sciencenet.cn/blog/user_content.aspx?id=25388

個人認為地震短臨預報, 在某些情況下是可行, 但在汶川地震事前到低有沒有準確的短臨預報就有所保留.

Anonymous said...

看鳳凰的節目第6段。

如果每個共產黨員都像礦洞的那些,有著「最後走」的承擔與勇氣,我倒不介意一黨專政長治久安。

chungsir said...

Titan said...
>>> 這個chungsir不是那個鍾wt sir吧?

很不幸...這個chungsir便是那個chung wt sir... 希望當年沒有令你有不快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