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8, 2008

插嘴一評母語教學

母語教學吵嚷多年,最後嗚呼哀哉,家長學校自是擊節叫好。一時間,各種偉論充斥香江,當中不少與事實南轅北轍。小弟目下雖流落異邦,但作為中小學俱於中文學校就讀之過來人,還是想插嘴一評,以正視聽。

有人道:母語教學政策最失敗者,莫過於把中中標籤為次等,令其學生被邊緣化,打擊自信。此等謬論,在下聞之不禁苦笑。事實上,母語教學政策從沒令中中淪為次等,因為中中從來都是次等,非因教改造成。在殖民地時代,全港逾9中學為英中,不論羊頭也好,狗肉也罷,讀英中就是主流。彼時要對親朋招認為中中學生,實需莫大勇氣去承受隨之而來的鄙夷和憐憫,其被社會邊緣化之感,並不足為外人道。在下於90年代,誤闖位於薄扶林的大學讀書。當時除了中學同窗外,我鮮有認識來自中中的人。記得宿舍50個男新生中,便有11個來自同一所英中男校。作為少數民族,感覺奇妙。教改後,全港8成中學變為中中。此時當中中生又豈會被邊緣化?恰恰相反,他們正是處於社會主流﹗他們可能自卑,但不會比教改前的中中生更自卑,大學校園裡的中中生也只會多了而不會少了。其實某程度上,教改還提升了中中此標籤之地位。

也有人拋出一個「銜接論」,謂中中生上大學接受英語教育難以適應,一些中中甚至需於高中轉用英語教學。在下懷疑,此論究竟是有研究數據支持,還是反母語人士「想當然」而已。我曾細閱今年幾位大學教授在傳媒發表之研究結果,找不到任何關於中中生上大學後不能適應的數據。以小弟以偏概全之個人經歷,在薄扶林時從未遇上所謂「銜接」問題,亦從沒花時間去惡補過英語詞彙。小弟那所爛鬼中中之同窗中,半數先後往海外留學,有些人考上了哈佛大學,倫敦大學,
UCLA等學府。他們不單面對教學語言的改變,生活上也經歷重大轉變,但我從沒聽過他們有所謂教學語言的「銜接問題」。大眾可能低估了一個能考進大學的年輕人之適應能力,還望學者們對此多作追蹤研究。

眾人皆言英中成績比中中好,其實那百所英中本便包含全港最佳之名校,收生師資傳統俱具優勢,兩者實難於同一平台比較。改天你把這些名校轉為中中,其餘轉為英中,發覺中中成績較優,莫非便能定論母語教學為佳?其實在下心中,香港從來只有好的中學和差的中學而已,教學語言,影響不大。

(載於同日《經濟日報》)

16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你投了稿哦!

你们这班能上大学的中中学生, 确实是人中之龙. 正因为当时的中中并非主流学校, 所以能够过关斩将入大学已经是质素的保证, 适应能力当然无有问题.

顶尖儿是无论中文教育或英语教育都没有问题. 你的「以偏概全之個人經歷」是顶尖儿的经历, 但凡夫俗子可能真的会遇到适应的问题.

Polly said...

搭訕...
我也是中中畢業, 絕不是頂尖兒, 但我班幾乎所有同學都可以進去頭一, 二, 三的大學志願...
我的感覺是...當我提及自己的學校時, 便如其他人提及一些不出名的學校般, 感覺有點差, 但絕不是因為中中, 而是學校名不經傳, 說了出來也沒有人會知而不想說罷了...

再者, 縱觀我的中學同學, 沒有人因為大學裏用英文授課而追不上...頭半年或者要比較用心去理解, 但很快便追得上...
事實上, 能升上中六中七, 英文程度不會差得遠的...反而我有同學因中文不及格而要重讀, 最後還是升上大學了...

G said...

贊成~

於英國大學讀書時,全用英文,但那個時候反而國語比較好...因為跟讀法律的同屋主說話較多。

陳大文部落 said...

正常來說,一個地區的教育,理應是以當地人民的母語進行的,因此大原則下,中國人社會,母語( 中文 ) 教學是理所當然的。

退一步回想,香港在港英管治時期,英文中學是多,但不見得普遍學生的英語水平高得了那裡去。當然,除了一些名校或特別例子,但大部份的英文中學畢業生也不是英文良好。

母語教學是(表面地)令中中地位高了,但學生和家長心理上卻認為『被標纖化、低等化』了,原因是母語教學的推行本身出現問題。

母語教學只是以母語為主,但香港制度卻變成(唔駛學英文),而中文方面又不好,形成英文不行,中文也不濟,學生沒有語文技能。如何在社會競爭?


中中失敗之處,是當局把中中塑造成(為遷就新移民、新移民聚集的都是母語教學),連新移民本身也不想子女入中中,中中想成功都難。

凱恩 said...

我覺得與其歸咎於教育政策如何不當,不如想辦法改善教育方針,鼓勵學生多讀、多聽、多講、多寫。語文能力一向是浸淫出來的,不是說入了名校就會突然變高,或者入中中就英文就會變差(看版主就是一個例子了)。

過內人 said...

早就知唔關事,因為英中都係用中文教。

英文好的學生,上堂都係講中文,只係講term時用英文,而且都係一些中文唔知點叫或者唔順口的先叫英文。例如學生會答:「光合作用係植物吸收6個C-O-Two(CO2)加埋本身個根吸收的水,chemical reaction埋出個C6H12O6,咁就係Photosynthesis。」

個term只係一個名,用乜文都係咁。

若果只理會該科目的知識,基本上用乜語文教都無問題。科目上好多都只係概念,同文字唔會有好大關係。

中國人都係用中文學物理,電子,咪又可以做舊o野飛上太空。咁華碩入面班中國台灣工程師咪又係中國人咪又係讀中文,佢整塊底板出來咪又係咁用。

事實上,答題目時都唔睇你用Grammer 有無錯,睇都只係睇你用個term同概念。只要你答題目答中marking,你 preposition 用 on, at, in 都係滿分。

rayhoi said...

我覺得對讀書天份唔高既人黎講,都係讀中中好d,上堂會易明D.
而讀書ok既人,應該試下用英文,因為英文係國際記載知識既語言,用左英文學各種科目,reading range都大D
至於讀書好叻既人..用中定英都影響唔大架啦.

教育局既政策如果可以做到咁就perfect喇

小瓶子 said...

「光合作用係植物吸收6個C-O-Two(CO2)加埋本身個根吸收的水,chemical reaction埋出個C6H12O6,咁就係Photosynthesis。」<----我读英中的时候, 都系甘样去学.

不过如果你要我将D terms 转晒中文(符号不计), 然后上大学时候又学过晒所有英文 terms(尤其是biology), 都几系野.

Elvis said...

小瓶,

此文後半段, 就是想談像你的想法那般。你覺得「上大學後中中生銜接有困難」, 但你有試過嗎? 我敢斷言, 社會99% 提出「上大學後中中生銜接有困難」的人, 都是英中出來的。 多麼諷刺?

有多少人, 當真研究過「上大學後中中生銜接有困難」這個題目, 追蹤調查一些在大學的中中學生? 沒有。 連專門研究母語教學的學者也沒有。大家都只是「想當然」而已。

正如你所說, 能過關斬將入大學的, 已有一定質素, 適應力應無問題。 那所謂「上大學後中中生銜接有困難」這個命題, 為何又會出現呢?

Elvis said...

陳大文,

「母語教學是(表面地)令中中地位高了,但學生和家長心理上卻認為『被標纖化、低等化』了」

這句, 不同意。

我在文中已經說過我不同意這種說法, 中中被標籤化, 並非母語教學政策造成的。在教改前的80年代和90年代, 大部份家長都看不起中中。舉個例子:

80年代中期, 收生達band 2 的迦密, 曾由英中自動轉為中中, 之後那一年, 平均收生便降至 band 4。學校裡學生的家長亦大力反對這此改革。

維修技工 said...

我一向對那些傳媒發表之研究結果抱有懷疑, 當中對成績的比較很大程度忽略了學生的質素問題. 至於英文科成績, 在考試局查看的會考記錄, 合格率基本上是上升的(唔知我有冇理解錯 E*% 的意思). 高考的英語運用合格率則跌了, 但如果考慮報考人數的升幅, 這個跌幅也算合理吧. 在我看來, 成績上的退步是普及教育無可避免的結果, 除非考核制度也隨著大眾化而有所改變, 又或者整體學童的素質有所提升(不過這恐怕比較難吧?). 大部份的所謂報告, 都沒有討論母語教學是如何影響學童學習, 而只是將公開考試的結果直接與母語教學的成效排勾, 這實在很奇怪.

Grace said...

Woo.. amazing that you contribute to the journal while you are in England ~~~~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r point of view. Hope you can write more related topics.

Thanks for others sharing as well.

黑人 said...

如何學英文

朋友a: 落老蘭溝鬼佬,跟鬼佬拍拖1年,不斷MSN, 傾電話甚至去英國住了一個月

朋友b: 落老蘭溝鬼佬,跟鬼佬拍拖半年,不斷群鬼仔鬼妹玩,老細是鬼頭

朋友c: 玩D&D (中譯:龍與地下城),後來轉玩英文RPG電玩,再引伸到看同類的英文小說

朋發d: 參看朋友c

朋友e: 參看朋友c

朋友f: 參看朋友c,善用餘暇,閱讀大量英文通識書籍

朋友g: 跟竹昇女朋友拍拖,日日用英文傾電話,玩D&D,轉玩英文RPG電玩,再引伸到看同類英文小說

朋友a-g 的共通點:英文都不是從學校學的

Elvis said...

黑人,

你的朋友 c, d, e 是否其中一個是我?

Elvis said...

維修技工,

我同意, 而且我覺得香港根本沒有給予學者足夠空間去進行有關研究。眾人都很快想知道結果, 然後用之來支持自己的說法。

凱恩 said...

>黑人

咦? 我個位好似係c-e, 坐低先。
喂, Elvis,乜咁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