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0, 2009

暴雪略影

前陣子,英國經歷十八年來最大的暴雪,令建築大師Aston Webb的傑作都披上了白茫茫的外衣,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下大雪,我不敢說討厭,但就是很不方便。某晨往倫敦與小塔一聚,出到屋外驟覺積雪極厚,幾乎舉步艱難,費了吃奶的勁才走到火車站。幸好這邊氣溫不算太低,猶記得7年前居於英倫北部,下雪時氣溫低達零下十多二十度,寒氣透過層層大衣直逼血肉之驅,能令人的觸覺達至奇妙境界。那時湖面結冰,人們甚至可以隨便在湖上走路玩耍;冰層極厚,包你不會掉進湖中一命嗚呼。

下面第一張,是從我的房間往外所拍。小弟絲毫不懂攝影,照相機也是二千多港圓的貨色,拍得很爛,望乞看倌恕罪。

















2 comments:

凱恩 said...

有無試過赤腳在雪上走路?是什麼感覺呢?
因為我發過赤腳在忌廉蛋糕上走路的夢,而且還記得那種到達奇妙境界的觸覺,所以想知道在雪上走路會不會差不多…

(我係離題。家陣係咪唔俾離題先!?)

話說紅磚屋一直都有種童話世界中的感覺。現在英鎊這麼便宜,說不定我會突然發癲去英國兜個圈…

Elvis said...

試過徒手堆雪人囉
隻手係冇晒感覺既

赤腳就未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