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第一篇‧篝火

  那夜發生的事,對炎之介來講不可謂不奇怪的一次經歷。若非他在深夜趕路,那晚亦沒下雨的話,可能一切就不會發生。可是,他偏偏就在那晚趕路,而那天夜裡卻偏偏又在下雨……。當然,此事發生之後,他也一直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直到他日後記起,卻是在很久很久的以後了。

        X      X      X

  但見月色已隱,西方的黑雲遮了半個天空,猶似一張大青紙上潑滿了濃墨一般﹔烏雲中電光閃爍,更增人心中驚怖惶恐之感。輕雷隱隱,窒滯鬱悶,似乎給厚厚的黑雲裹纏住了難以脫出。終於,第一滴雨掉將下來,繼而半空中又是一個霹靂,烏雲掩月,豆大的雨點猛撒下來。
  只聽得沙沙的雨聲中,混雜著一連串沈重急速的腳步聲,顯然是有人在這深夜的樹林裡趕路。但見這人身高六尺有餘,十分魁梧,穿著一件繡著黑邊花紋的白色武士道袍,一把長髮向後束起,腰間的四尺五寸大刀十分醒目。第一眼看到他的外表,不難令人聯想起柳生道場的見習武士,但當你如此對他說時,他可能會搖一搖手中的酒瓶,不屑地說:「十兵衛那個傢伙現在還不配。」
  此時的炎之介已渾身濕透,只好找棵大樹暫且一避。心想﹕「剛剛天空還是那麼晴朗,怎會忽然下起雨來的?」不由得大叫倒霉。百般無奈的他,剛想從懷中取出手帕來擦一擦臉上的雨水,但隨即發覺,原來連手帕也都濕透了。
  天空中又是轟的一聲雷響,雨亦愈下愈大,黃豆般的雨點鑽開茂密的枝葉撒將下來,似乎在這棵樹下亦非棲身之所了。炎之介心想﹕「難不成我今晚就在這裡等雨停嗎?那可冷得要命。」正要大叫晦氣,一抬頭間,赫然發現不遠處就有一座寺廟。
  「這種深山裡怎會也有寺廟的?」但眼下也不理得這麼多了,現在有地方借宿一宵,就是幫廟裡的和尚劈柴煮飯他也願意。當下想也不想,就飛步向寺廟的所在地疾奔而去。走到玄關前,炎之介這才發覺,這座寺廟簡直荒蕪得可憐,雖然外面下著大雨,還是聞到一陣鴉糞塵土之氣,似乎久無人居。
  「有人在嗎?」站在玄關的炎之介大叫。和預期一樣,沒有半點回應。他便緩緩步入寺內。
  「看來真的沒有人住了。」正思念及此,「拍」的一聲,他右腳忽然踏了個空。若是普通人的話,可能先會嚇一大跳,繼而跌倒吧。但是炎之介只晃了晃上身,就此站定。他低頭一看,原來木造的地板已被自己踏破了一個大洞,心想這座寺廟殘破如此,那裡是人住的。
  當然,現在的他亦不能奢求太多,只要能擋風躲雨也就行了。所以當下他便找了一個比較乾淨的角落,解下配刀「麒麟丸」後蹲坐而下。也不需坐得甚麼好姿勢,右手抱著配刀,閉上眼睛就這樣睡了起來。睡著前他對目前這個狀況還十分滿意,心想廟裡有佛這句話,的確是十分有道理的。

        X      X      X

  雷聲轟轟而起,夜空中的大雨似乎還沒有止歇的跡象。而從寺廟屋頂流下地板的雨水,發出滴搭滴搭的聲音。而四周除了沙沙的雨水聲之外,更無其他聲響。廟裡好夢正合的炎之介,似乎並不知道黑暗中有一雙眼睛正在一直看著他。一雙充滿仇恨和悲哀的眼睛……
  滴搭滴搭的流水還在繼續。其實這座廟的漏水情況還不算嚴重,但下這麼大的雨,地板上的積水自然很多。而現在這片積水就在不斷擴大,流向炎之介之處,就像申出一隻魔爪一般。
  驀地,睡夢中的炎之介彷彿感到一隻冰冷的爪手碰上了自己的腳。身為一流武士的他,猛然睜開雙眼,左腳往前重重一踏,右手以瞬拔的手法倏地拔出刀來往前一揮。整套動作乾淨俐落,就似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絕無半點瑕疵﹗
  但他呆住了,驚醒後的他所面對的只是一所黑暗的破廟,面前絕無半點東西﹔耳中聽到的亦只是廟外沙沙的下雨聲,和屋頂滴搭滴搭的漏水聲。低頭一看,只見滴下來的積水已經流到他的腳下,而腳上也沾了一點,有些冰涼的感覺。
  「難到只是雨水?」顧盼四周的炎之介問自己。
  「不,不是,我並沒有弄錯。」是殺氣,炎之介感覺到了。多年的武者生涯,培養了他十分敏銳的直覺。不錯,是殺氣,但殺氣從何處來呢?他不知道,只覺四周瀰漫著一種詭異的氣氛,使他不由得把手中的大刀「麒麟丸」握得更緊。
  由於炎之介進來時沒有生火,所以廟裡漆黑一片,甚麼也看不到。他屏著呼吸,凝神注意四周的動靜,雖然黑暗中頗難視物,但只要稍有一點聲響或者空氣流動,他也能立時感覺得到。但是,甚麼都沒有。他所能聽到的,就只有廟裡滴搭滴搭的漏水聲,和自己的扑通扑通的心跳聲而已。
  到底在哪裡呢?樑上?還是地板下?究竟會從哪裡來呢?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但又好像停頓了一樣。在這充滿危機和壓逼感的氣氛中,炎之介心裡只盼敵人快些出現,也勝過這種不安的等待。但對方卻似早已得悉他的心意一般,偏偏就不讓他如願以償。
  霎時間,他只覺四周的殺氣愈來愈重,就像妖魔要降臨一般。
  在背後﹗他感覺到了。並不是聽到或看到,而是那種武者的直覺告訴他,他的敵人就在背後﹗雖然好像被敵人制了先機,但他還是猛然轉過身來。
  只見有一團高大的黑影在自己面前慢慢昇起。是鬼嗎?炎之介心中不由得一寒。
  「你也是……來殺篝火的嗎?」一把非常陰沈的聲音從黑影中傳來,低沈的聲音夾著很尖的語調,聽起來令人不寒而慄。
  定下神來的炎之介,凝視著那個說話的黑影﹔細看之下,發覺那其實是一個人。這個男人光著上身,擁有比炎之介還高的身高卻顯得他特別瘦削,雖然如此,也予人一種結實的感覺。但最引人注目還是他的樣貌,蓬髮披面,細細斜睨的雙眼加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充滿一臉妖氣。他的右手提著一把鏈刀,三片刀葉結合在一起呈風車狀,刀身則由長長的鐵鏈連接著。
  「篝火?」心中不解的炎之介問道。「你在說甚麼,我只是……」話聲未畢,只感風聲從耳邊而起,炎之介本能地側過頭避了開去,「來避雨」三個字亦硬生生的吞回肚中。
  只見襲擊他的三葉鏈刀已劈開了廟裡的一條木柱,可見其十分鋒利,若他剛才閃慢半刻,只怕業已身首異處。
  炎之介實在想不到那人會如此快便動手,雖然他早知來者不善,但也萬料不到對方會不問清楚情由便立下殺手。
  那個神秘人收回鏈刀後,面上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變得異常猙獰。「你又是來殺篝火的嗎?」大聲叫著剛才同一句話。在靜靜的黑夜和沙沙的雨聲之中,他聲音就像天空的雷響一樣,卻又顯得非常尖銳,實令聞者心寒。
  炎之介忽然低下頭來笑了兩聲,只見他剛才被刀鋒擦過的右邊臉上,有一行細細的鮮血流了下來。
  「鬍子我早上剛剃過了。」兩手再次提起「麒麟丸」的炎之介,慢慢凝視著他的對手,內心已燃起鬥志。剛才那人出手之快,令炎之介著實吃了一驚,知道今晚著實遇上高手了。單就速度而言,此人甚至還在師兄草雉風十郎之上,當真不可小覷了他。但生性愛打架的炎之介,遇到此等高手只會更加高興,況且他連殺人於無形的天羽也不怕,又豈會害怕眼前此人呢。
  那人看著炎之介良久,臉上又再次露出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不會將篝火交給任何人的。」說話間,他的身體卻慢慢地向黑暗中隱去。
  「再也……」
  「永遠地……」
  當他的軀體漸漸地被黑暗所掩沒後,驀地,廟裡變得燈火通明。
  炎之介這才發覺,原來廟裡早已擺有不少蠟燭,而在那神秘人的身影消失後,卻忽然全部點燃了。現在這座破廟,就像是一座殿堂一般,或是……
  靈堂吧,炎之介心想。但剛才那人怎會忽地消失了呢,難道是忍法?也有可能。而那人把廟裡的蠟燭全數點燃,卻像是不願佔炎之介便宜一樣。
  正盤算間,牆邊忽然傳來「拍」的一聲撞擊聲,接著又聽到鐵鏈移動之聲。心想來得正好的炎之介甫一轉身,鐵鏈聲卻已漸隱,只見三葉鏈刀亦慢慢地從牆裡消失,就像影子一樣。
  「可惡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真的攪不懂﹗」這究竟是哪門子的忍術呢?炎之介雖然曾跟無數忍者戰鬥過,但也從沒見過這種忍法。即使連服部半藏那個伊賀忍軍頭領,也不可能如此無跡可尋吧。「不錯,就像一個真正的影子一樣。」
  鐵鏈聲忽又響起。樑上﹗這次是在樑上﹗猛一抬頭的炎之介,發覺鏈刀已飛襲而至。他趕緊閃身避過。去勢極猛的鏈刀就這樣噹的一聲重重地擊在他身傍的地上,而瞬間卻又返回樑上了。
  「上面嗎?」
  炎之介正要一躍而往敵人藏身之處,忽然感到自己的背部劇痛,受了重重一擊﹗
  「甚麼?」背上已被劃了一條很深的傷痕的炎之介,轉過身來,發覺三葉鏈刀正靜止在地上,而刀葉上已粘滿了自己的鮮血。
  「下面嗎?」炎之介也不顧得自己背上的傷口,一躍而起,兩手把刀尖朝下,便立刻往鏈刀的所在地重重的刺下去。
  「嗚﹗」四尺五寸的「麒麟丸」已深深的陷入地板之中,像已刺中了鏈刀一般。但炎之介隨即發覺,鏈刀的影子又再次從地板裡漸漸消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炎之介想道。敵人就像沒有實體一樣,但這根本不可能嘛。
  呼呼的風聲再起,這次鏈刀像從四面八方襲擊而至。炎之介邊走邊舉刀擋架,噹噹噹噹的架開了數次攻擊,心裡的疑團卻愈來愈重。「不錯﹗是影子,竟然是影子在襲擊我﹗」
  驀地,他又見到剛才那個男人的身影再次從地板上冒起,發出的鏈刀已回到他的手中,充滿邪氣的臉上似笑非笑。
  「死吧,死吧死吧,我不會再讓你殺了篝火的﹗」說到最後幾個字,語氣已變成怒吼,面上也再次露出猙獰的表情。同時他就像出盡全身之力一樣,把手中的鏈刀向炎之介飛去。
  這次鏈刀來勢之猛,實在不能想像,炎之介也不敢舉刀擋架,想也不想地就朝右邊躍開。
  鐸的一聲,擊不中炎之介的鏈刀再次插入他身後的木柱。炎之介正慶幸間,忽然發出「嗚喔」一聲悲鳴。原來他為了閃避鏈刀,身體的去勢太猛,令到整個人重重地撞在右邊的牆上。
  但奇怪的是,在呯的一聲猛撞後,整塊木牆竟給炎之介撞開,去勢極猛的炎之介直摔進牆後。
  「可惡,原來這是隱形門啊。」爬將起來的炎之介喃喃地說,左手不斷撫著剛才撞得劇痛的額頭。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跌進了一個甚麼地方,但總覺得這座廟好像機關重重似的。
  驚魂甫定的他,忽覺得自己右手好像碰到了一些甚麼東西似的,軟綿綿的就像絲布一樣。待得他定睛一看,赫然發覺自己身傍竟躺著一具骸骨﹗而他所碰觸到的正是這具骸骨所穿著的衣服。
  骸骨的四周整齊地放有燭台和燃點著的蠟燭,只見它躺在一張昂貴的嗒嗒咪上,身上穿的絲綢也顯得十分高貴美麗。
  是加賀染吧,炎之介心想。這副骸骨身上所穿的,竟然是現時京中最流行的加賀染。但畢竟那是個死人,無論穿如何名貴美麗的衣服都是沒有用。不知是誰,竟然不肯把這屍體下葬,卻將之置於此靈堂中,似乎那人亦是個不肯接受現實的人吧。
  想著想著,炎之介覺得自己今天真是倒楣透頂,幾乎除了閻羅王之外甚麼都見過了,剛才想著靈堂,現在就真的給他找到個靈堂,實在不知行了甚麼霉運。思念至此,他又趕緊念了聲阿彌陀佛,告訴自己還是不要這樣想,攪不好今晚真的給他遇見閻羅王,那時可不是鬧著玩的。
  再細看那一副骸骨,長髮披肩,身上的衣飾華麗,似乎是一具女屍。
  「住手﹗」正要撥弄那具女屍看個究竟的炎之介,忽聽得出面那人震天價響的一聲大呼。聲音淒厲得簡直像在被人屠宰一樣。
  說時遲那時快,那人疾風般的身影已經來到炎之介跟前,舉起三葉鏈刀就要砍下去。但炎之介的反應也不慢,兩手舞起「麒麟丸」,噹的一聲,瞬間已架開了他第一下的重擊。骸骨傍的一個燭台已被他們撞倒。
  「不要碰……不要碰篝火﹗」那人就像發了瘋似的,舞起三葉鏈刀就向炎之介亂砍,攻勢異常凌厲,逼得炎之介只有招架之力。
  「聽我說,快住手﹗」一邊大吼一邊舞起刀來擋架的炎之介,已注意到對方早已進入半狂亂狀態。敵人的攻擊雖然強勁,其實已破綻百出。
  「你們為甚麼……為甚麼要搶奪我的篝火呢?」兀自說著同一句話的那個神秘人,很明顯地已失卻武者應有的冷靜,但由於他出手狠毒,而且不要命的進攻擊著,使炎之介一時也未能採取有效的反擊。
  終於,那人向炎之介發出全力一擊,手中的鏈刀閃電似的以弧月形劃出,整個身體就像向炎之介撞去一樣,有若雷霆萬鈞之勢﹔但同時亦露出了一個很大的破綻。
  見機不可失的炎之介,一閃讓過他凌厲的一擊,再趁其餘勢未盡,倏地竄往他身後,口中咬住繫著鏈刀的鐵鏈,而右手的大刀則不偏不倚地架在對方的脖子上。
  「還不給我住手﹗」
  這幾下前趨後躍,有如行雲流水一般,就在一口氣間完成,絕無半點窒滯。炎之介挨打了老半天,所等的正是此一反擊之機會,出手當然不能再有所保留,剛才幾下已是生平所學。
  「聽著﹗我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殺人。」制住對手的炎之介心想此時正是把一切誤會解釋清楚的最佳時機。「我不是來搶你的篝火,先靜靜地聽我說。」
  「篝火……」
  「是不會交給任何人的……」
  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又再重現在那人的臉上。
  「嗚﹗這種味道是……」突然,一種奇怪的味道傳入炎之介的鼻子裡。
  炎之介正在猶豫間,驀地那人項頸一揚,竟低頭往刀鋒上撞去﹗而他口中兀自喃喃的道:「好棒的惡夢啊……」
  他的死志甚堅,炎之介欲待撤去架在他脖子上的大刀,已然慢了半步﹗
  只見鋒利的刀鋒已輕易地割開他的脖子,咚的一聲,他掉下來的頭顱夾著飛濺的鮮血就此滾跌在地板上。
  「竟然有這種事……」炎之介呆若木雞似地看著那沒有頭顱的軀體慢慢倒下,兀自不能相信眼前所見到的一切。
  隆隆的聲音突起,整座寺廟忽然就像地動山搖一樣地擺動,樑上的木片四處飛散,兩邊的柱子就像快塌下來似的。經過一夜狂風暴雨的侵襲,這座年代久遠的破廟好象快已支持不住了﹗
  「竟……竟然有這種事……」
  「我是不是瘋了呢?」
  霎那間,只聽得震天價的一聲大響,整座寺廟終於就此土崩瓦解,但在四周的風雨聲中,這「轟」的一聲卻顯得格外窒滯……

        X      X      X

  烏雲退盡,天色已然大明,葉片上點點的露水,帶著雨後的餘韻﹔清晨的空氣令人特別覺得精神爽朗﹔昨晚一夜大雨,就像為這遍樹林洗去了沈重的鬱悶一樣﹔而雨過天清後柔和的早風,卻為萬物帶來了新的生命氣息。
  炎之介靜靜地佇立在一片廢墟之上。
  「原來這就是影子啊。」看著廢墟中一座絞鏈機的炎之介喃喃地道。
  絞鏈機的上方,有一個已在寺廟倒塌時損壞的扳手,而它的邊緣則附著一把呈風車狀的三葉鏈刀。難道,昨夜襲擊炎之介的所謂影子,就是這座機關嗎?
  在這座神秘的破廟裡,一定有還有其他的機關和通道吧,可是現在已再也沒有人能查出它的秘密了。
  但最令炎之介攪不懂的並不是這裡。
  「剛才那個男人所放出來的味道……是我弄錯了嗎?」
  「不可能……」搖搖頭的炎之介隨即糾正自己。「不,不是,那的確是死人的味道﹗」
  而那個時候,他又彷彿看見那個佇立在殿堂中的男人抱著一個裸身的女孩。一個非常漂亮的長髮女孩。而在靜靜的寺廟中,他們兩人的身影就是那麼美麗,那麼祥和,完全沒有殺戮的氣氛。
  「那個女孩……」炎之介低下身去,撿起了一塊雖已破爛,卻仍雪白美麗的絲布。「是篝火嗎……」
  靜靜的看了一會兒,一陣柔和的晨風吹過,炎之介就此讓手中的絲布隨風而颺,然後他拿起那把終日不離手的「麒麟丸」,抬頭看著美麗的晴空。
  「天下這麼大……」
  「偶爾總會有些奇怪事情的……」
  對吧。

        【第一篇‧篝火‧終】

41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写得几好哦.

xiao zhu said...

好長,一定要再揾時間慢慢睇。

(點解delete左篇雪景 post 呀?)

Elvis said...

小說來講, 算短啦, 得果5千幾字
一個專欄 800 字計, 都係睇 7 個專欄遮

雪景遲d 再放啦

陳大文部落 said...

寫得相當好,很 detail,很立體,把極短暫的時間描寫得細致,而細致得來卻不會沈長。

人物方面,三個主角刻畫得很精細,就算那具女屍,也把女性的美態描寫得很立體,而神秘客『鏈刀』,在這小說中也給讀者( eg: 我)一種很詭異的寒氣,尤其炎之介和鏈刀在電光火石間的快速連環比鬥,相當有電影感,讀者可透過文字來構想內裡的場面。

以短篇小說而言,這篇已算是很短的了,如果去到八千至一萬字的話,或許作者( Elvis )會再精細地描繪其他情節,例如炎之介的當時情緒,或那具女屍的詭秘,又或者說說那個『鏈刀』的來龍去脈,情節將更引人入勝。


這篇短小說,我看到炎之介拿起他的『麒麟丸』時,腦海即時想起『Animatrix』第五個故事(應該無記錯?)的場景,兩個武者騎著馬在廟院瓦礫頂上飛馳,一邊對談一邊比試。

長話短說,我希望你可以「回帶」,把其他的小說也張貼,讓讀者欣賞。




PS : 或可考慮透過催眠技法,令自己『Total Recal』一下,從腦細胞撈回那些小說 <---科幻 ~~

Hana said...

好長,一定要再揾時間慢慢睇。x2

但前言寫得吸引,找時間再細看。

(你唔好又delete吖!)

凱恩 said...

唔知點解,我諗起侍魂囉!

小瓶子 said...

我知道你写得好, 但就不能好似陈大文甘样, detail 写出好系边度啦. 好明显, 呢个系程度的问题. 哈哈哈!!!

现在看到陈的评论, 觉得讲得好中point.

其实我不觉得你写的长哦, 好快就看完, 乜原来有5000字甘多? 真系估不到哦.

陳大文部落 said...

Bottle Babe :

請勿自謙。

唔關程度事,只是我屎忽痕,閒來吃過蛋撻,口水多過浪,無聊搭訕,高談偉論,廉價賣弄而已(我諗我唔好講咁多,以免自暴其醜,咁係咁好囉...)

各人閱後,自有不同感受,我的只是個人觀感而已。


( 要寫得咁文雅我已覺得力有不棣喇...)

陳大文部落 said...

力有不逮 !<---正字

嗱,好明顯啦,出醜喇,錯別字喇!

自暴其醜,貽笑大方喇。

自己要認嘅真係....

Anonymous said...

好好睇...好似有d 想講又唔講住咁的感覺.... 好想快d 睇第2篇丫...
我最鍾意睇呢d 書 XD~~~

Phoebe -- 3B said...

嗯..... 其實唔算長...睇完唔夠喉.... 我好鍾意睇呢D... POST 多D 出來睇啦..
我個人覺得.... Elvis 寫得好... 男仔化... man 左d... 抽寫得太....點講呢.... 女仔可能寫落去無咁犀利的感覺... 會溫和小小... 你一寫...就即刻feel到陳大文講的果種寒氣... 好.... 想快d 睇埋佢~~~ XD

Phoebe said...

我個人覺得.... 你寫得好粗獷~~~ 好男仔式.... 好man... 寫得好....到point~ 好似陳大文講咁... feel到d寒氣.....but你係咪有埋第2篇咖? 淨睇一篇...唔夠喉啵~~

當然,此事發生之後,他也一直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直到他日後記起,卻是在很久很久的以後了。 <---好想知呢樣野丫我~~~~
第2篇...拍拍拍...第2篇...拍拍拍...第2篇...拍拍拍...

C.M. said...

抱歉Elvis兄,閱畢,小弟只懂吐出一個字:嘩

Elvis said...

Anonymous,

都已說了, 第二第三篇構想在十一年前已有。 但未執筆。

第二篇其實寫到一半, 但電腦資料被銷毀了。

Elvis said...

Phoebe,

男人的文字, 當然沒有女性那麼溫柔。第二第三篇都不存在。所以沒得看了。

不如這樣吧.......

如果有 40 位看倌留言叫小弟寫下去, 那我未來數月便讓這兩篇面世。 (最近寫論文很忙)

Elvis said...

C.M.,

這個「嘩」字, 我沈思良久, 還是不明所以。

C.M. said...

Elvis:

不明更好,費事讚壞。

polly chik said...

咁大獲...要40個人你先再寫落去??!!!
咁惟有...留言啦...

Elvis said...

polly,

哈哈, 逼 CD ROM 浦頭嘛

計埋你有 2 個, Anonymous 果d 唔計

Anonymous said...

咁既然你叫我留comment, 我就留comment啦... 但講明我係門外漢呀, 我的comment只係個人感想~

我覺得對於場景的描寫, 可以唔使落墨太多, 太刻意去營造氣氛了, 好像在預告有事發生, 舖排不夠高潮迭起...

另外, 主角的性格不夠突出明顯, 也不夠一致, 我個人覺得佢似係二流頭扮一流... (e.g. 不屑地說:「十兵衛那個傢伙現在還不配。」vs 炎之介心想﹕「難不成我今晚就在這裡等雨停嗎?那可冷得要命。」, 後面那一句便不用寫, 把之前一句的傲骨抹走了, 不夠瀟灑呢!!)

16年前寫的, 差唔多架拿~ 今時今日你再寫, 會用更簡潔有力的文字和舖排吧...(從你之前寫的文章判斷)

在想, 第二, 第三篇, 其中一篇應該係講返“篝火”同個神秘人? 反而想知道發生咩事喎~

Anonymous said...

仲有...雖然我寫左兩點我覺得可以再寫得好d的出黎, 但泊主的文字功力的確深厚. 亦如陳大文所說: "相當有電影感,讀者可透過文字來構想內裡的場面。"

講完.

小星 said...

不如這樣吧.......

如果有 40 位看倌留言叫小弟寫下去, 那我未來數月便讓這兩篇面世。

+
哈哈, 逼 CD ROM 浦頭嘛

計埋你有 2 個, Anonymous 果d 唔計
------

咁,「浦頭」囉。
寫啦寫啦

黑人 said...

唔緊要,你篇小說都唔係唯一一樣攤左十年的東西

嘻嘻嘻 ~

s.fai said...

文筆用詞甚豐富.描繪生動.逼真.津津樂道..我覺得是一篇很好的文章

s said...

文筆用詞甚豐富.描繪生動.逼真.津津樂道..我覺得是一篇很好的文章

Anonymous said...

整體來講吾錯,不過都有幾多錯字,有d前言不對後語.我跟一位朋友討論過,就連開場白"偏偏就在那晚趕路,而那天夜裡卻偏偏又在下雨"感覺好生硬.就好似"而四周除了沙沙的雨水聲之外,更無其他聲響"前一段行雷好大聲,不過四周只聽到雨聲.選擇性失聰??遇到對手更加"高興",如果改興奮感覺會好d.腰間的四尺五寸大刀十分"醒目"應該係錯別字?還是聞到一陣鴉糞塵土之氣,落大雨天氣冷,加上雨水沖走d野,氣味應該上升定下降?其實仲有好多~我個人認為,寫完一編小說應該交比人地改下.錯別字一定會有,就連一些大師級人馬都會有.不過自己都應該要讀多幾次.了解多d歷史,人物會更加好.

南蠻人 said...

寫啦寫啦,我叫Dfriend來留言先!另問,為什麼那時候會寫這樣的一個故事?

Elvis said...

Anonymous/polly

這是11年前寫的, 並非 16 年前寫的。場景的描寫落墨太多, 我這多麼年後重讀一次, 也注意到, 不過當年是為一試描寫的能力, 所以如此。

Elvis said...

樓上那位 Anonymous,

十分感謝留言。

1. 醒目並非錯字。

2. 錯字自是有的, 我前天重看了一次, 也改了一個錯字。如果找到別的, 煩請相告。

3. 寫這篇短篇, 只為自娛, 非為發表, 11年來, 只有幾個朋友看過。並無打算拿去編輯校對。

4. 下雨天, 走到荒廢破屋門口, 聞到一陣鴉糞塵土之氣, 這可是在下的親身經歷。

Elvis said...

樓上那位 Anonymous,

5. 關於雷聲, 那個的確是 bug, 謝謝指正。 我再想想才改。

Anonymous said...

所以先更期待而家的你點寫下一篇嘛~

Anonymous/polly

said...

寫得真係幾好哦!緊張得黎,個結局又有d淒美(我聯想到個神秘客同女屍係一對小情人,但唔知解慘死..haha)
可以當單一既短篇小說黎睇呀!我細細個都有寫過,但係係愛情之類,最後都係不翼而飛啦!
我最鐘意呢句:流向炎之介之處,就像申出一隻魔爪一般。佢果刻應該都係好驚!

Jean said...

還有七篇,大家加油

高妹 said...

看來blog主年少甚輕狂, 也高傲. 現在的傲氣比較收藏起來了.

故事相當吸引, 不過前段對場境的描寫有點太長, 看了没幾句便會有不想看下去的感覺. 不過未到廿歲便能寫出這樣的故事, 好配服! 仲要係考試前, 高妹好似你個陣咁大時只係一舊飯! 唉, 現在也只是一舊比較陳年的飯!
若blog主没事先講過, 這個單元故事似乎已相當完整, 不過blog主事先張揚, 作為讀者當然希望睇埋另二篇啦.

錯別字:不刻意找, 不過這兩句相當"銀"眼
"無論穿如何[明]貴美麗的衣服"
"聲音淒厲得簡直像在[比]人屠宰一樣"

另個人認為剛下雨雷聲大, 下了一段相當時間大雨後, 再行雷的比例其實很少

Anonymous said...

睇了幾天仲未夠40人,支持一下先。。。。

Elvis said...

高妹,

謝找錯字, 已改。

好一句輕狂。記得去國之前, 某夜決定不再寫舊blog, 那時反覆自問, 是否不夠厚道, 太尖刻輕狂。 不過娛人娛己, 覺得還是那樣的好。

陳大文部落 said...

唔.....容許我講一點點個人睇法。

其實輕狂或厚道、或嬉笑幽默或文質彬彬,都是一個人的特質,這和他/她的性格有直接關系,至於哪一種特質才是『最好』,是沒標準,從另一角度看,如果人人都依一種特定的氣質(或扮某一種氣質)的話,那麼人人變得一式一樣,就像工廠製的貨品,件件倒模,基本上隨意看任何一個部落也沒分別,但會失去趣味。


其實以版位和稿件標準,短篇小說字數 5000 字是基本,7000 字是標準,10000 - 12000 字是很正常,以一本普通小說的排版來計,一個故事約為十多頁( 沒有插圖、沒有空版那種 ),一本小說頁數約為 210 - 240頁 ,短篇小說集可包含約 10-13 短篇,是差不多。


我個人而言,看小說是觀其故事橋段、佈局構思、行文的精細程度、整體故事透過文字表達的立體感,錯別字不屬大問題,是有較對和編審人員修正。

看小說故事不妨用輕鬆的心情去品嘗,嘗試代入小說內的情景,好的小說就像拍得好的電影,令人置身其中。


個人觀點而已。

yajun said...

看得出作者講起故事來極有耐心,並由衷欣賞精雕細琢的文字.既然要40個留言才肯繼續寫,那麼一定要捧個人場才行. 王雅雋

Get said...

由"怒插港女"追隨到此,
不懂下評, 為看續篇而留言, 加油!

Get said...

由"怒插港女"追隨到此,
不懂下評, 為看續篇而留言, 加油!

屄水 said...

「不懂下評, 為看續篇而留言, 加油」

「好似有d 想講又唔講住咁的感覺.... 好想快d 睇第2篇丫」

「在想, 第二, 第三篇, 其中一篇應該係講返“篝火”同個神秘人? 反而想知道發生咩事喎」

我想講,篇小說完左架哪喎……

狐鳴呼曰:高處不勝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