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 2009

在五月二日這一天的中國學運

談及中國學運,人們總會憶起「五四」,「六四」,甚至「三一八」,「五卅」這些日子。其實五月二日,也是中國學運史上重要的一日。

光緒二十年,干支甲午,清陸海軍俱喪師倭手,翌春於馬關簽署條約,割讓臺灣,彭湖,遼東半島,賠款二萬萬兩。電至京師,舉國譁然。當時上京付考的舉人群情激憤,議論沸騰,臺灣舉人聞耗痛哭流涕,八十一名廣東舉人率先上書都察院抗議。一時間,察院門外車馬闐溢,冠衽雜還,各省舉子紛紛響應。不久,十八省舉人相約于宣武門外之松筠庵集會。在庵內諫草堂中,舉子費兩夜一晝,奮筆草就一萬八千餘字的《上今上皇帝書》,於四月初八(西曆五月二日)上呈,連署簽名者達一千三百多人。這場「公車上書」,被稱為中國數千年未有之大舉,實乃中國學運之始。

漢代時,朝廷以公家之車載孝廉晉京,是以後來上京付考之舉人亦稱「公車」。當年這群留著長辮的憂國學子,思想上或亦帶著科舉八股的枷鎖,但對於國家的危難,政府的腐朽,他們忍無可忍,致有此石破天驚之壯舉。公車相聚之地松筠庵,乃明嘉靖年間名臣楊繼盛之故居。楊繼盛以剛正不阿聞名,曾上《請誅賊臣疏》彈劾當時權傾朝野的嚴嵩,力陳嚴嵩五奸十大罪,卻反被誣陷下錦衣衛獄,折磨三年,終斬首示眾。臨刑時,四城百姓哭聲震天,蜂擁送行。楊繼盛起草上疏的書房,後來稱為諫草堂,公車們擇松筠庵諫草堂而聚,顯然冀承先人之志,且有受罪被誅之覺悟。

一萬八千餘字的公車上書,究竟對政府有何訴求?百多年後看來,我們應如何評價?

上書之首數段,公車們反對馬關條約,拒絕割地賠款。他們提出拒和,遷都,練兵,但亦謂此乃「權宜應敵之謀」,而「變法成天下之治」,才是上書的重點。如何變法?再讀下去,實是字字驚心。

這群畢生熟讀四書五經,以八股文應試的學子,提出了福利政策之概念,以消減貧富懸殊。他們說「國以民為本」,所以要養民,而其中一法,乃是恤窮。「鰥寡孤獨,疲癃殘疾,盲聾瘖啞,斷者侏儒,民之無告,先王最矜,皆常餼焉。宜令各州縣市鎮聚落,並設諸院,咸為收養,皆令有司會同善堂,勸籌巨款,妥為經理司其事。」如此一來,竟是要各地政府收養沒工作能力之人。

非但如此,公車們還要政府花錢辦普及教育。他們謂:「其各國讀書識字者,百人中率有七十人。其學塾經費,美國乃至八千萬。其大學生徒,英國乃至一萬餘」。然而,「我中國文物之邦,讀書識字僅百之二十,學塾經費少於兵餉數十倍」。如此落後,怎麼辦呢?他們建議開辦各種學院:「令各省、州、縣遍開藝學書院。凡天文、地礦、醫律、光重、化電、機器、武備、駕駛,分立學堂,而測量、圖繪、語言、文字皆學之」。此外,他們還指出「官員太冗」,要求改革官僚系統。

不過最令人驚訝的,是公車們還提出民主訴求。他們說「先王之治天下,與民共之」。怎樣做到呢?「令士民公舉博古今,通中外,明政體,方正直言之士」。竟是要求選舉,如何選呢?「略分府、縣約十萬戶,而舉一人,不論已仕未仕,皆得充選,因用漢制,名曰議郎」。這個議郎,有點像議員了。聊聊數句,已隱透著代議政制之概念。

他們是一群穿著布衣長衫,蓄髮留辮,滿口「子曰學而時習之」的科舉學子。他們當中有才華洋溢的年輕人,也有已屆垂暮之年的老學究。令人驚訝的,並非這班夫子在百多年前早已提出為窮人謀福利,辦普及教育,改革官僚系統,要求統治者與人民分享權力等現代概念。令人驚訝的是,中國這條血跡斑斑的學運路,經歷了百多年,一代又一代的學子付出了血汗淚水後,竟然仍是在提出同樣的訴求。百多年過去,社會與政治改革毫無寸進?非也。但中國這個步履蹣跚的巨人,拖著沈重的身軀,走三步,退兩步,跌跌踫踫,仍是前路茫茫。

一萬八千餘字的公車上書,一如往後百多年間無數次的學子請願,被按了下來,從未呈達統治者手中。讀史至此,令人喟然。

10 comments:

sun said...

每讀到清末的歷史,如北洋海軍,留美幼童.

就如你所言
讀史至此令人喟然

包包 said...

走向民主的機會真的在中國好幾次擦身而過,總是不能成事...

said...

每次寫作的日期,時間,人數,你是查史實資料或記憶所寫?

CocaKoala said...

今日中日海軍的天秤比當年傾斜的更厲害

和平的日子, 不想花錢在軍費上, 出事了再事後諸葛又有何用?

爆炸頭 said...

在任何年代都會有一大班有學識有能力的人等著為國效力,至於這班人能不能為國所用則要看制度與統治者,真是可惜。

黑人 said...

中國從不缺人材
歷史上中國往往是很有效率地剪除不聽話的人材,並精神上閹割可能不聽話的人材,使之變成傻鱷鱷的奴才

金句:「我地既立場唔係左,唔係右,係潮。」

中國心 said...

唉,十分同意,中國太多愛搞風搞雨的刁民了,真的應該要管一管。

roy said...

「從未呈達統治者手中」

真的嗎?

Elvis said...

都察院按下, 未達光緒慈禧

roy said...

六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