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0, 2010

做對一件事,這就夠了


在很多人眼中,艾剛.克倫茨(Egon Krenz)並非甚麼偉人,甚至是一個罪犯和無能之士。

克倫茨生於納粹主政的1937年。他年輕時當過工人學徒與教師,德國分裂後,於18歲那年加入東德統一社會黨(SED)。之後在不同的黨政部門任職,1983年,他成為SED政治局最年輕的委員,更被東德強人昂立克(Erich Honecker)欽定為其繼任者。可惜好景不常,1989年東德爆發民主浪潮。昂立克下台後,克倫茨繼任,雖然宣佈民主改革,但仍無法阻止其政府在兩個月內垮台,令其成為東德最短命的領導者。兩德統一後,克倫茨面對「冷戰罪行」訴訟,要為在柏林圍牆喪生的逃亡者負責,與一些前東德政要一起被判入獄數年。他亦是前東德政要中,唯一並無改變社會主義信仰的人,認為2008年的金融危機顯示了資本主義的未路。

這個佔東德史上篇幅不多的人物,卻和當年一件大事扯上關係。

當民主浪潮在東德漫延之際,強人昂立克領導的政府正在蘊釀採取「中式解決」(Chinesische Lösung)。1989年9月以來的示威中,在柏林,德累斯頓,萊比錫,軍隊與秘密警察(Stasi)都動用武力驅散示威者,雖未開槍,但亦有不少平民被打傷。對於示威仍禁之不絕,10月2日的「周一遊行」(Montagsdemonstration)後,昂立克終於忍無可忍,簽署格殺令,下令軍警可以開槍,對反革命者格殺勿論。

萊比錫的示威者,打算在10月9日再舉行一次「周一遊行」。遊行前,萊比錫充滿了山雨欲來之勢。當日上午,城內大學醫院的所有外科醫生都被勒令取消休假,要通宵在急症室候命,及要準備額外的血漿與床位,因該夜或有大量傷患入院。此外,多個體育場館被清空以備拘留被捕者。8000個防暴警察在市內待命,開始分發實彈和鋼盔等裝備,狙擊手進駐市中心大廈天台,連警車司機也佩以輕機槍。防暴警察指揮官Alfred Wächtler在營中簽署命令:如果有任何警察於當日猶豫不開槍,明日將受軍事審判。東德人民軍(NVA)精銳的傘兵40團,同日亦進駐萊比錫及進入一級戒備狀態。萊比錫市最高權力者,市委第一書記赫根堡(Helmut Hackenberg)認真地執行昂立克的命令,向所有市內工廠工人發出警告,下午四時後不得進入市中心,所有幼稚園家長必須於下午三時前把子女接走。同時亦警告所有學生,不得參與任何「行動」,否則會被逐出校。

一切跡象顯示,政府即將採取「Chinesische Lösung」,萊比錫市民雖然心裡明白,但仍走上街頭。很多人出門前寫下了遺書,一些夫婦商議後決定讓其中一人留在家中,日後把孩子養大。人們燃起蠟燭,口中高叫「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從聖尼古拉斯教堂(Nikolaikirche)遊行至統一社會黨總部。遊行開始不久,便聚集了超過7萬名市民,當時萊比錫人口才只有40多萬。

此時荷槍實彈的軍警已在總部大樓設下警戒線,大樓上亦架設了機關槍。在這個關鍵時刻,市委第一書記赫根堡於6時30分打了最後一通電話予柏林的克倫茨,以確認是否執行開火令。當時的克倫茨雖然主理保安事務,但他並非總書記,亦未掌有軍權。他對赫根堡的回應是需徵詢其他人意見,回頭再答。

參與民運的其中一個市委,「萊比錫六君子」(Sechs von Leipzig)之一的Roland Wötzel後來憶述,赫根堡放下電話那刻,時間就像停頓一般漫長。良久,赫根堡才開口詢問其他市委,應該如何是好?如果堅持執行昂立克的命令,今晚必會血洗萊比錫。7萬人的生死,就在那一念之間。那些下級市委,都著急地建議赫根堡不要開槍,應該撤下軍警。赫根堡最後聽從了他們。7時30分,克倫茨回電,著赫根堡撤下所有軍警,不要和人民發生任何衝突。

此事後世稱為「萊比錫奇蹟」(Das Wunder von Leipzig),在屠殺邊緣下,萊比錫市民和平地完成了示威,開展了東德的民主革命。不久後,昂立克下台,克倫茨繼任,宣佈開放邊境和柏林圍牆,最終導致德國統一。

為什麼在1989年10月9日的萊比錫,軍警並無開槍?有人說,屠殺平民的罪名太大,不論是克倫茨或是赫根堡,都擔當不起,所以互相卸責,不了了之。有人說,是因為克倫茨的政治野心,想藉示威浪潮之勢,聯合其他政治局委員逼使昂立克下台,以繼其位。也有人說,是因為戈巴卓夫默許了東德的民主浪潮,蘇聯駐東德的十萬大軍按兵不動,所以他們才敢不下令開槍。無論如何,他們在歷史的關鍵時刻,生死一線之間,按住了大屠殺的槍口。

在很多人眼中,艾剛.克倫茨並非甚麼偉人,甚至是一個罪犯和無能之士。他和赫根堡這些黨政官員,在東德漫長的白色恐怖統治中,很可能壓逼過其他人。但他們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做對了一件事,這就夠了。

有些事,就算是壞人,也是做不出的。

6 comments:

Cherrie said...

........嗯
沉重了...是的, 日子又快到了...

roy said...

六四快樂。

Michael Leung said...

說得很對,很對

篤篤篤撐 said...

因為天安門事件, 嚇怕了東德共產黨, 沒有人敢負起這種殘暴的歷史罪名, 除了中國人~~

Anonymous said...

Nice article!

Here's a friendly reminder: at the end of the 2nd paragraph, '沒路' should be '末路'.

Elvis said...

Anonymous,

got it. cheers m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