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 2010

為自由市場辯護—米高摩亞的盲點(二)

(承上文:執筆之時,因為「兩房」股值太低,紐約聯交所剛宣佈將其除牌。羅斯福攪出來的福利機構,某程度上已成歷史。當然,除牌之後,還可作old fashioned way之場外交易,股民手上的股票還未到當作廁紙之地步。)

米高摩亞之《資本主義—一個愛情故事》,其次重點鞭韃者,乃金融危機下,銀行call loan或拒向經營不善之工廠貸款,以致工廠倒閉,工人失業。就如通用汽車(GM)公司,為提升競爭力而解雇大批工人,米高摩亞覺得非常不爽,認為此乃資本主義弊端之一。他同時控訴,美國的生產力自1980年起提升了45%,這些工廠工人的薪金卻只提高了1%,實乃不公不義。

這些數據看似有理,但摩亞大導切勿忘記,由於美國本土不曾受戰火洗禮,當戰後其工業蓬勃發展之時,歐洲與亞洲還在撫慰戰爭之傷痕。日本與德國的重建,起碼花了二十年,而中國其時仍忙於政治鬥爭。以汽車業為例,幾十年前美國汽車出口一支獨秀,汽車工人不單能購房買車,還能供子女上大學。但這並非一定是美國汽車特別安全,節能,廉價;而是市場上根本缺乏競爭者。當日本與德國重建了其工業,加入市場競爭之時,美國汽車慢慢便招架不住。美國工廠的對策,除了改善設計外,還要將生產線自動化,以更多機械取代人手,從而提高生產力與節省開支,一些工廠還將生產線搬往他國。如此,自有大量美國工人失業,加薪亦停滯不前。

問題是,你不能只著眼於美國。這30年間,日本,德國,中國,印度,俄國,東歐各國的工廠工人,薪金增長了幾倍至幾十倍。美國工人問:「誰偷走了我的蛋撻 ?」答案不一定是那些美國工廠老闆,因為他們的虧損幅度未必少過工人。當美國左派控訴美國工人生活不如前時,世上不少國家的工人生活卻改善了。萬惡的自由貿易,無形中拉近了國與國之間的貧富懸殊。米高摩亞的盲點,就是只看到美國重工業的衰落,而看不到外國重工業的起飛。美國左派從來都以國際關懷自詡,米高摩亞竟忽略此點,實令人難以置信。

此外,米高摩亞反對解雇工人和關閉廠房,令人不禁要問,然則如果是好?莫非要讓這些生產線繼續開工,生產一些既費油亦無人買的汽車?如此除了浪費地球資源外,我實想不到其他結果。

美國政府現已擁有60% GM,前後花卻500億美圓。如前文所言,政府與私人機構有著南轅北轍的目標。前者是為花錢而存在,後者是為賺錢而存在。美國政府花鉅款買下GM,並非看中其賺錢能力,視為投資,而是為了減低GM破產對美國工人的影響。換言之,就是用納稅人的錢,養著那批工人,使其能繼續工作支薪。所以,GM實際上已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慈善機構,而非商業機構,米高摩亞實不應再攻擊之。

2 comments:

Alvin said...

奧巴馬政府花鉅款買下GM﹐要救的其實不是GM﹐而是UAW。GM破產﹐影響最大的除了是股東和債權人之外﹐就是UAW。那些遠離現實的薪津合約﹐破產庭可以宣佈無效﹐那時UAW就會失勢。奧巴馬政府有破產法不用﹐私下運用總統的影響力將GM有價值的資產拆骨注入政府做大股東﹐UAW做細股東的新GM﹐破產法下受保護的債權人反而變得一無所有。

還有﹐UAW做GM股東﹐等於工會既代表勞方又代表資方﹐是可其謊謬。

Elvis said...

嘿嘿, 現在美國左派覺得一點也不荒謬。米高摩亞電影入面正好有一段, 贊揚工人共同管理工廠的概念。片中有間工廠正是大小決策都是工人有份投票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