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9, 2010

垃圾節目《大國崛起》

去年始看《大國崛起》,看罷兩集,已覺史料錯漏百出,便適可而止。近雖忙做學問,在家裡吃飯無事做時,竟心血來潮,上youtube續看幾集。

不過實在愈看愈感離譜,以下乃是第三集(按:關於英國崛起)中一個經典例子。且看8:22至8:46,一位中國教授述說英國封建制度。



這位天津師大歷史文化學院的侯建新教授說道:「封建,這個詞呢,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在中國呢,它意味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它代表著集權與專制。在歐洲呢,由於封建制就是莊園制,所以它意味著分權,意味著國王沒有大一統的權力。」

這番言論,實在滑稽。首先,「封建」這個詞,是中文,歐洲並無此詞,所以不可能「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其次,是中國人將拉丁文「feodum」此字譯作「封建」,如果兩者含義有異,那便是翻譯錯誤,理應另創新詞,不應稱此歐洲制度作「封建」。這位仁兄既要稱「feodum」為「封建」,然後又說兩者含義不同,本來就十分滑稽。不過這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中國的封建」豈會代表「集權」呢﹖《左傳》曰:「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蕃屏周」,說的就是周室分封諸侯。對中國歷史稍有認識的人,均知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廢封建,置郡縣,實行中央集權。《史記.秦始皇本紀》如是說:

「丞相綰等言:『諸侯初破,燕、齊、荊地遠,不為置王,毋以填之。請立諸子,唯上幸許。』始皇下其議於群臣,群臣皆以為便。廷尉李斯議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眾,然後屬疏遠,相攻擊如仇讎,諸侯更相誅伐,周天子弗能禁止。今海內賴陛下神靈一統,皆為郡縣,諸子功臣以公賦稅重賞賜之,甚足易制。天下無異意,則安寧之術也。置諸侯不便。』」

統一之初,群臣均勸秦始皇分封諸侯,方便管治。唯李斯獨排眾議,認為封建只會令諸侯相誅,弗能禁止,所以應立郡縣制,中央集權。秦皇聽從其議,遂無分封諸侯。

當初將「feodum」譯為「封建」的人,其實十分準確,並無錯譯。胡說八道的卻是此位侯建新教授,竟將「封建」稱為集權。他國學未通,罔談西學,還能登上中央電視台大雅之堂,實在貽笑大方。

可惜閒情欠奉,否則會繼續修理《大國崛起》。

26 comments:

Tom Riddle said...

說「封建」跟「feodum」含義不同,問題不大,就算是同一個英文詞語,在英美兩國也時有不同含義的。其實表述清楚就好了,侯教授也有表述清楚的,你只是不認同他對「中國封建制度」的解讀而已。

比如我說「宗教」這個詞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不一樣,應該沒甚麼好滑稽的吧,因為那是客觀事實。如果我說「宗教」在中國代表著靚模與陰毛,那當然有問題,但問題卻不在我說「宗教」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不一樣,而在我誤解了該詞在中國的含義。

Elvis said...

如果歐洲的「feodum」制與中國的「封建」制含義不同,那是翻譯錯誤,理應另創新詞,稱之為「哈哈」制也好。

如果我說:「橙這個水果,在中國和東南亞的含義不同,在中國,它是代表一種橙色,皮厚不易剝離,果實卵圓形的水果。在東南亞,它是指一種長條形,皮黃,果皮易裂,肉白的水果。」

這叫滑稽。

更加滑稽的,是侯建新連先人為何把「feodum」翻譯為「封建制」,而非「集權制」,都未攪清楚。

小瓶子 said...

唔识...

Tom Riddle said...

很奇怪你仍然搞不懂這一點。所以原來中文不能一詞多義嗎?

Elvis said...

是你攪不懂, 中文可以一詞多義, 但這是翻譯, 你不可能將一種完全相反的概念用來作為一個外來語的翻譯。

如果片中那個侯建新所言是對的, 那歐洲「feodum」說的是分封分權, 中國「封建」說的是集權, 兩者便是相反的概念。

如果我把英文「ugly」翻譯為「美」,然後說:「美」這個字, 在英國和中國有不同的含義。在英國「美」指的是不好看, 在中國「美」卻是指很漂亮。

這究竟是一字多義呢? 還是白癡?

Alan said...

好簡單,哥個咁o既所謂教授錯o左兩樣o野

一,如果假設佢哥番話係完全正確,就會顯得好可笑。封建在歐洲代表分權,封建在中國代表集權,一個詞冇可能代表兩種互相矛盾既概念,正如版主所講,咁會變o左翻譯大錯誤,根本就唔係乜鬼一詞多義

二,哥個教授根本冇諗過,如果佢哥番話係正確(封建在歐洲代表分權,封建在中國代表集權),咁當初將feodum翻譯做"封建"哥個中國人,點解要咁譯?將一個概念譯成完全相反o既概念,唔通哥個翻譯人係白癡咩?好明顯個所謂教授連乜係封建都仲未清楚

中國學者呃飯食比比皆是,版主唔好太勞氣啦(不過封建都唔知係乜,又真係太離譜o左)

Tom Riddle said...

「封建」可以指西方某制度,不代表不可以同時指中國另一截然不同的制度啊?否則你以為甚麼叫一詞多義?是你不認同該詞有此歧義罷了,但不代表有歧義的便是白癡啊。

侯氏的意思根本不是「封建」在中文只有「中國式封建」的含義,因為他也清楚地表示「英國式封建」也是「封建」啊,雖然兩者指稱的制度有決定性分別。比如「football」在英美兩地的含義也完全不同啊,雖然不是翻譯,但重點是美國本來也叫英式足球作「football」的,只是隨著美式足球的興起,「football」便變成專指美式足球了,而英式足球則只以「soccer」代表,但假如你清楚地說明是「English football」,美國人還是會明白你說的是soccer的。同理,就算「封建」一詞本來真的只有「英國式封建」的意思,但後來為甚麼不能同時借來指含義不同的「中國式封建」?還是你想說「封建」本來只有「中國式封建」的意思,所以不應借來作「英國式封建」的翻譯(假如兩種制度有異的話)?

如果你說的是後者,那就相當滑稽了,因為依照你的邏輯,每當我們要翻譯一種中國沒有的東西,便必須要創造一個新的詞語以指稱,而不能以故有詞語作翻譯。所以當初把結他譯作「六弦琴」是白癡,因為結他是中國沒有的東西,「六弦琴」卻是中國本來已有、卻有異於結他的樂器。

又還是你的意思是這樣做是可以的,只是不應借來翻譯含義完全相反的事物?如果這才是你的意思,那我基本上是認同的,但你本來說的是「含義有異/不同」,而不是「完全相反」,所以我才覺得有問題。

Elvis said...

Tom Riddle said...

就算「封建」一詞本來真的只有「英國式封建」的意思,但後來為甚麼不能同時借來指含義不同的「中國式封建」?還是你想說「封建」本來只有「中國式封建」的意思,所以不應借來作「英國式封建」的翻譯(假如兩種制度有異的話)?

-----------------------------

似乎你還不明白, 要講幾多次呢?
當然是後者, 因為封建二字, 始於中文。假設如侯建新所言, 指的是集權, 那根本不應用來翻譯英國的制度「feudalism」, 因為侯建新自己也說後者指的是分權。這是互相矛盾的兩種概念。

-----------------------------

Tom Riddle said...
如果你說的是後者,那就相當滑稽了,因為依照你的邏輯,每當我們要翻譯一種中國沒有的東西,便必須要創造一個新的詞語以指稱

-----------------------------

當真好笑, Democracy譯作「民主」,「民主」 就是西學東漸後新創的詞彙, 既然沒有此種概念, 自創新詞, 有何不可? 近代還有很多自創的新詞, 如共產, 警察, 三權分立, 義務, 自由, 等等, 都是原來中文欠缺的概念。 (有些要多謝日本人所創)

不自創詞彙, 難道硬要將 Democracy 譯作「專制」?然後說「英國的專制」和「中國的專制」含義不同, 「英國的專制」是指人民管治國家, 「中國的專制」是獨裁者管治國家? 你不覺得可笑嗎?

------------------------------

Tom Riddle said...
又還是你的意思是這樣做是可以的,只是不應借來翻譯含義完全相反的事物?如果這才是你的意思,那我基本上是認同的,但你本來說的是「含義有異/不同」,而不是「完全相反」,所以我才覺得有問題。

-------------------------------

含義不同, 是侯建新自己說的, 我只是借用了他的話。他既說一者是代表集權, 一者是代表分權。不錯, 這豈止是含義不同, 簡直就是南轅北轍, 互相矛盾的兩種概念, 怎可能用同一個詞彙來表達呢? 這種「一詞多義」, 會變得很滑稽。

Anonymous said...

根本不需爭辯,這個侯教授亂講一通,顯而易見。

如果中國的封建是指"集權",那歐洲這種制度譯作"分權"就可以了,根本不會譯作"封建"。

歐洲這種制度,當初所以會譯作"封建",因為根本根本就是指一種分封諸侯的制度,和中國春秋時代的"封建"制度一樣。這個侯教授把概念完全倒轉了。

Anonymous said...

i understand the problem of that professor. but even with inaccuracies, i still think this is a good programme. maybe because i don't know much about history, and it taught me a lot of it.

eva

T said...

某位唐朝時代的老師阿A說道:「身材正,這個詞呢,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在中國呢,它意味著『珠圓玉潤的女人』,它代表著肥婆與胖妹。在歐洲呢,它意味著窈窕的女人,意味著女人沒有大肚腩。」

學者B聞言便駁斥道:「這番言論,實在滑稽。首先,「身材正」這個詞,是中文,歐洲並無此詞,所以不可能「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其次,是中國人將英文「hot body」此字譯作「身材正」,如果兩者含義有異,那便是翻譯錯誤,理應另創新詞,不應稱歐洲的窈窕女人作「身材正」。這位仁兄既要稱「hot body」為「身材正」,然後又說兩者含義不同,本來就十分滑稽。」

你認為有問題的是A還是B?

另外有一點很重要,你一直說得好像把「feodum」譯作「封建」是侯氏的傑作似的,但那不是他譯的啊,有可能他的潛台詞是當初把「feodum」譯作「封建」是有問題的。

所以,他是錯在誤解了「中國式封建」的含義,而不是錯在使用了含義相反的詞語翻譯「feodum」一詞,因為我再說一次,那不是他翻譯的--他以為「中國式封建」是集權的意思。

Elvis said...

T:
某位唐朝時代的老師阿A說道:「身材正,這個詞呢,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在中國呢,它意味著『珠圓玉潤的女人』,它代表著肥婆與胖妹。在歐洲呢,它意味著窈窕的女人,意味著女人沒有大肚腩。」

學者B聞言便駁斥道:「這番言論,實在滑稽。首先,「身材正」這個詞,是中文,歐洲並無此詞,所以不可能「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其次,是中國人將英文「hot body」此字譯作「身材正」,如果兩者含義有異,那便是翻譯錯誤,理應另創新詞,不應稱歐洲的窈窕女人作「身材正」。這位仁兄既要稱「hot body」為「身材正」,然後又說兩者含義不同,本來就十分滑稽。」

------------------------------

我覺得有必要教導你一下。不過如果你思考有問題, 那也不打算再在你身上浪費時間。

以上這段, 你找到重點了,用你的例子, 如果在中國有個詞叫「X」, 是指肥胖的軀體。 如果在英國, 「Y」這個詞, 是指窈窕的軀體, 那麼「Y」這個英文詞, 的確不應翻譯為 「X」, 你懂嗎?

如果中文裡從來都沒有「Y」這個概念的詞, 硬要將它翻譯為相反意義的中文「X」, 是不當的做法, 應該自創一個新詞來翻譯「Y」。歷史上自創新詞的例子多不勝數。

Alan said...

"如果我把英文「ugly」翻譯為「美」,然後說:「美」這個字, 在英國和中國有不同的含義。在英國「美」指的是不好看, 在中國「美」卻是指很漂亮。

這究竟是一字多義呢? 還是白癡?"

hahaha.....Elvis, this is a good one.

Elvis said...

T said...

另外有一點很重要,你一直說得好像把「feodum」譯作「封建」是侯氏的傑作似的,但那不是他譯的啊,有可能他的潛台詞是當初把「feodum」譯作「封建」是有問題的。

------------------------

看我July 30, 2010 12:57 PM的留言, 最後一段:

更加滑稽的,是侯建新連先人為何把「feodum」翻譯為「封建制」,而非「集權制」,都未攪清楚。

我何來一直說得好像把「feodum」譯作「封建」是侯氏的傑作? 我一直說的是他不了解為何先人要將「feodum」譯作「封建」。你的理解完全相反。

Elvis said...

Alan,

im glad tht at least some ppl understand the pbm. not everyone has the inability to think.

Tom Riddle said...

很多問題都不是這樣非黑即白的,你再仔細想一想吧,你沒有看清楚我提出的論點。

Anonymous said...

the problem of the professor is he used the same word to name two totally different system. this is ridiculous. he should realize the problem when he said that.

the problem of mr. T is he used the wrong example. in mr. T's mind (although he didn't say that) both "hot body" and "身材正" means the same thing, so he thinks it's a correct translation.

however in mr. T's words, both "hot body" and "身材正" means totally different things. if that's the case, then we shouldn't translate "hot body" as "身材正".

you can't translate a foreign word to a word with totally different meaning. the logic is simple. however people are always illogical.

Anonymous said...

i am the same Anonymous.

but even ONE professor has the problem, i still think this is a good show. you shouldn't judge the program with just one guest. this is inappropriate

Elvis said...

Anon,

這節目的問題豈止一個,不過最近實在很忙, 有機會的話會逐一指出。

其實節目的製作人是想藉講者之口道出歷史, 但如果有明顯的錯誤, 製作人作出更正也好, 或者播出另一種說法也好。但讓一種錯誤的說法播出, 可見製作者同意此說, 又或節目製作不嚴謹。

Anonymous said...

i look forward to that. but i still think this is a good show. i watched it a couple of years ago and it taught me a lot of historical facts i didn't know.

anonymous/eva

kt said...

好長, 但總算睇得明

過內人 said...

我睇嘅時候會覺得無乜嘢,因為我歷史資料背景唔多。

我幾年前就買咗,但睇咗兩集後就唔得閒睇。不過我覺得,佢集集都係講每個國家崛起之後都有「衰」嘅一日,所以似乎在暗示,他朝一日,應該80年後,中國都會衰得好犀利。

Anonymous said...

將「feudalism」翻譯成「封建」,是因為兩者都有分封土地予親屬和功臣的元素。但是,中國的「封建制度」與「feudalism」的運作,包括天子(國王)與諸侯(貴族)的關係、權利、義務。。。等可以完全不相同。因此,侯氏說「封建,這個詞呢,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似乎不能說他是錯的。至於,他認為中國的「封建制度」代表著集權,而歐洲的「feudalism」意味著分權,這看法是否錯誤。由於對「封建制度」和「feudalism」的背景和內容均不甚了了,所以不敢下斷語。另外,周公姬旦當初發明「封建制度」的時候可能真的是想集權,但是,到頭來,分封土地變成權力也分了出去也未定。

potato

ECHO said...

我想即使是英文,同一個字"freedom"在同一時空下,每一個國家的詮釋都不一樣,那是因為社會發展步履不一致。
誤解的情況不只是在中國才有,不用太執著。
假設現在叫西方人製作一套有關中國文化的節目,不可以借力中國人,亦會出現誤解的情況。
要挑出問題是問WHY,要解決問題是問HOW.

Elvis said...

potato,

Sorry 我無理會此blog甚久, 所以現在才回應。

你說:

-----------------------------------
侯氏說「封建,這個詞呢,在歐洲與中國的含義,是不一樣的。」似乎不能說他是錯的。
-----------------------------------

我認為你不能拆開他的句子來理解, 然後說「不能說他是錯」。他說這句話, 是為了帶出緊接著說: 在歐洲, 封建代表分權, 在中國代表集權。並非是說兩地的分權的封建制度有些微的差異。

更何況, 分封土地之後, 諸侯有管轄權, 中國英國都極為相似, 所以這個譯法非常準確。

你說不了解, 為何卻能估計 "周公姬旦當初發明「封建制度」的時候可能真的是想集權"? 我從讀到的史書上找不到支持這種說法的證據。

Elvis said...

ECHO,

-----------------------------
我想即使是英文,同一個字"freedom"在同一時空下,每一個國家的詮釋都不一樣,那是因為社會發展步履不一致。
誤解的情況不只是在中國才有,不用太執著。
-----------------------------

我已經講過, 此非一字多義問題, 而是翻譯錯誤的問題。如果英國有一固有制度A, 中國有一固有制度B, 如果兩者極相似, 把A 譯為 B 便是準確。如果侯認為, A 和 B 是兩種相反的制度, 那為何要將 A 譯為 B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