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2, 2011

雪茄

有些電影,看得懂的人不多。早年與一眾港女談及《別問我是誰》(The English Patient),她們十之八九,以該片為純愛情片,謂非常喜愛。話說上月,小弟無意之中,讀到「講鏟片」網關於邱禮濤《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之影評,未段引用如下:

「總的來說,《性工作者2:我不賣身,我賣子宮》中「性工作者2」的主題可算是名不副實,因為電影探討的卻是一眾社會課題的整合,為一眾低下階層人士提供發聲與寫照,而兩名主角雖然大致互不相干,不過兩者卻憑著精采的發揮,配合適當的舖排,令全片貫徹起來,在這個商業市場掛帥的年代,這類電影的出現實屬可喜。」

影評人看不懂一部電影而露底,莫甚於此。如諸君看過《性工作者1》,當知該片描寫圍繞各夜總會妓女之生活。但《性工作者2》卻是一部表面上與前作迥異的電影。片中只有兩名主角,劉美君乃深水埗流鶯,心地善良,賣身只為換牙訪母。黃婉伶則是為錢嫁港漢的內地孕婦,只顧自身利益,以腹中兒要脅港府予其福利,同時非常討厭妓女。兩名主角,確如影評人謂,大致互不相干。《性工作者2》,亦如其所稱,看來名不副實,因有一半以上內容,與賣淫完全無關,起碼黃婉伶便非性工作者。但片尾有短短一分鐘的一幕,令許多觀眾走漏眼。

未段一位年輕大陸女子,嫁港漢不成,結果來港賣淫。她在街頭遇上黃婉伶,稱讚其在港爭取利益,獲許多鄉親支持。看不起妓女的黃婉伶,毫不領情,嘲諷對方賣身。妓女忍不住,回了一句,「我雖然賣身,但你賣子宮!」一語道破很多女人的虛偽,亦為整部電影點題。黃婉伶與劉美君,本質俱為賣身獲利之人,只是前者賣得較「入」而已。電影主題,名實相副,副題叫「我不賣身,我賣子宮」,本是對為錢而嫁之女人,作出強烈嘲諷。

邱禮濤的揶揄,能否套在港女身上?當年有人說,港女都是雞,究竟是否準確?在下苦思經年,毫無頭緒。但近日老友上傳的一張廣告,令我豁然開朗。


愛情減價,以鑽買愛,非常赤裸現實,但亦非單純的男女交易。當你以巨鑽相贈,駕8C Spider相載,訂桌到H One共進晚膳,再到W酒店開房,這當中,支持了多少行業,帶動了多少經濟活動,令多少人能夠吃飯?珠寶店員,花農,車房仔,高級餐廳服務生,無不間接地受益於港女現象。港女當然不是雞。雞是卑劣的,一個少女去企街,就像一支古巴雪茄由煙農直接賣到你手中,打破了轉售過程中無數人的飯碗,這誠然值得社會聲討。

因此,為了社會廣大利益,在下決定投靠明光社,支持港女!反對做雞!

1 comment:

小瓶子 said...

E? 难得从操故业, 出番来写港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