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8, 2012

君子之爭以外,一場看不見的網絡選戰


原文載於4月28日《經濟日報》。編輯將標題改了,減少了我的水味。

-------------------------------------------

十九世紀H. G. Wells的經典科幻名著《The War of the Worlds》,乃一些大學的指定讀物。這本小說構想一場人類與外星人的大戰,除表面兩文明的較勁外,原來在肉眼難察的微生物世界,兩者也在交戰。而最終決勝的,正是這看不見的戰爭。

2012年的香港特首選舉,標榜首有競爭。但不為人知地,也象徵著香港選舉文化已步入新階段,因為科技與網絡戰,正式成為其元素。這場選戰中,我們見到候選人的疑似私人電郵曝光;學者鍾庭耀舉辦的模擬選舉遭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DDoS)癱瘓,其職員資料被竊;常在Facebook評選舉的博客林忌突遭大量投訴而被封殺戶口,理由是他一張夜景照片「太暴力」;常將梁振英和希特拉照片「惡搞」的博客無待堂亦有同一遭遇;還有學者沈旭暉收到的恐嚇電郵和163個帳戶的回郵,令其勿對梁振英造謠等。雖無證據顯示上述事件有關連,但也令人感到此等無規範的網絡選戰,隨科技普及,已在香港打得如火如荼。

科技戰在外國選舉並不新鮮。去年的首爾市長補選中,大國家黨後選人的助理被揭發以DDoS去癱瘓國家選舉委員會網站,令上班前的年輕選民(多為對手支持者)難覓票站。而在俄國大選前夕,一眾致力揭發舞弊的監察網站,亦遭DDoS癱瘓。此外,去年共和黨初選候選人Ron Paul的網站,曾於籌款日遭攻擊,令支持者無法捐款。其實除癱瘓攻擊外,鍾庭耀舉行的網絡投票,也面對一根本問題。傳統上,如選舉結果有爭議,大可重點選票。但電腦系統無實票可核,一旦紀錄被惡意更改,如無備份便再難還原。但備份也未可盡信,如要全檢選舉結果之完整性,則需紀錄每票之意向,此舉卻又違反暗票原則。網上交易能被廣泛應用,因可盡錄細節令錯處易現;但網上投票仍不流行,卻因紀錄不能過詳。兩年前華盛頓特區曾開發一套投票系統,想讓海外選民參與大選。在付運前舉行了一次測試。結果,密芝根大學的黑客專家在兩日間完控了該系統。他們能在系統管理員毫不知情下任意更改投票結果及獲悉每個選民的意向。鍾庭耀曾謂,希望其模擬選舉能作香港引入網絡投票的借鏡。愚見以為,此路依然漫長。

除上述高技術攻擊外,用網絡打手去抹黑、恐嚇、起底、阻發言論等手段,技術雖不高,卻更為普遍。像H. G. Wells筆下所書,一個看不見的世界,才是勝負關鍵。相信在未來的選舉,參選者除面對傳統選戰的君子之爭外,也需有足夠準備,以應付這場肉眼難察之戰。即不主動出擊,也要防範各方支持者的攻勢。據說支持者與被支持者之間,通常毫無關連。然而前者不及後者君子,也是此城常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