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2, 2012

經濟學博士,還請繼續努力


我鮮有在Blog中拿別人的文章來評論,但今日讀到女神Crystal在Facebook轉載的這篇文章,引起了我的興趣。我想一談此文的問題,但並非網友說的甚麼犬儒,沒人性之類。

作者指出,布施乞丐,是安慰自身心靈;而黃元山去山區做慈善,是自我感覺良好。這其實並非甚麼新鮮觀念,有很多哲學家都提出和討論過,「純粹利他」是不存在的,所有利他的事情其實都是利己的。看倌有興趣可以去讀Richard Dawkins三十多年前寫的《The Selfish Gene》。

我想指出作者的問題是,他一方面說「做善事必須和利益掛鉤,才可以恆久」,所以布施或者黃元山的善行,「很多時只解燃眉之急,實際不能改變受惠者的人生」。但另一方面,他卻又刻意強調黃元山的善行不是單純的利他行為,而是有「自我感覺良好」等利益存在的。

既然如此,那黃元山的善行不正正就是一種雙方都能獲利的行為嗎?既然雙方都有利,那以作者的邏輯推論之,不正正就是其口中的「可以恆久」嗎?他又怎能夠說黃元山的善行不能持久呢?

在下不打算加入道德批判的行列,但撰寫議論文,如自相矛盾,會貽笑大方。經濟學博士,還請繼續努力。

--------------------------------------------------------------------------

【iMoney智富雜誌—荷馬學人集】原本打算寫十數篇攻擊慈善行為的文章,不過算算指頭,寫十篇文章需時多過半年。即使我不喜歡做善事,也不至十冤九仇,需要花半年時間為之抓狂。再者身為一介宅男,專注力不足的缺點很快會發作,所以決定於今期作簡單的結尾,剩下的內容留待日後討論。

之前寫的三篇文章,皆集中批評慈善機構的不足,沒有真正為我這個系列的文章點題:為何我討厭做善事?前三篇是鋪排,現在我必須為善事作一個清晰定義,才能為我的立場答題,那究竟甚麼是善事?

如何為善惡分界

善事之一:若然某天一個餓得半死的叫化子向我懇求食物,我自然不會「托手肘」。但你可有想過,這叫化子即使因我的幫忙而過得了今日,也未必能苟延殘喘至下個星期。但由於我們的「善心」一般並未偉大至供養這叫化子的下半生,所以對很多人來說,解這燃眉之急已經是善事,但這根本這就是安慰自身心靈多過解決叫化子的真正困難。

善事之二:我曾在孤兒院助養小孩,聽在耳裏這當然是善舉一樁。但難道你不知道,院童最需要的不是物質供應,而是家庭溫暖?可我卻寧願假日相約朋友飲酒或留在家裏打機玩DIABLO 3,也從未要求探望我助養的那個小男孩,成為他的「長腿叔叔」,給他帶來一點模擬的家庭溫暖。

黃元山經常親赴中國偏遠山區採望兒童,為他們的教育付出努力。可我經常取笑他,他大不了只是教曉山區兒童用英語說「How are you」和「I am fine」。即使我深信讀書可以改善現狀,但中國山區教育的貧乏和地方落後的先天因素,再多努力也是枉然,善心有餘卻沒有成效。不過,除了我之外,又有誰會對着黃元山說:「喂,你又去山區和孩子唱歌嗎?這除了自我感覺良好外,你覺得這事善在那裏?」不過,這卻被廣泛公認為善事之三。

好了,那麼人世間之惡又是甚麼?若有某貧苦生,獲得哈佛大學取錄,卻因支付不了昂貴學費而不能出國。我會盡力為他籌募學費盤川,但條件是他畢業後必須還錢,或者為我的公司打工。這不是善事,是我個人充滿私利的投資惡事,但結果比做一件善事更能改變人的一生。

之前的文章提過,在香港不難看見瘦骨嶙峋的老人家冒着危險,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推着手推車,拿濕紙皮去變賣。如果不是最低工資立了法,我不介意以時薪14元請他們來我公司做茶水阿姐,我不會替她買勞保,也不會提供額外福利,明顯是欺壓弱勢的無良僱主,可你不能否認,我這樣做便確實改善了他們的生活。可這是甚麼?這是世間的惡事之二。

還有惡事之三:協助投資銀行家賺得盤滿缽滿,但導致全球經濟千瘡百孔的次按結構性產品,在泡沫爆破前,為多少窮人置業安居,提高了生活質素(可參考較早前在本欄刊登的《佔領貧民窟》一文)。華爾街的貪婪曾帶給窮人財富和希望,窮所有慈善機構一生之力也望塵莫及。

利益掛鉤才會恒久

大眾所接受的慈善行為,很多時只解燃眉之急,實際不能改變受惠者的人生。相反,以剝削和自私為出發點的「無良僱主」,他們的「所作所為」反而更有望根治問題。正如黃元山引述Bill Gates對善事的看法,就是做善事必須和利益掛鉤,才可以恒久。理由很簡單,有多少人能貫徹始終去幫助人而不是止於皮毛?善心其實非常有限,所謂愛是無盡根本是廢話,我們胸臆裏的善心瞬間就會掏空售罄。如果兩者擇其一,做受人敬仰但無實際效果的善事,還是做遭人鄙視但能改善他人生活的具利益性生意,我必選後者。

撰文:憤怒荷馬

三位識於微時的「七十後」金融界精英,畢業於美國著名學府。黃元山在紐倫港打滾投行11年後,現轉投評論和慈善工作;另外兩人完成博士學位後自組對基金。他們期望運用經濟學的思維,透視社會光怪陸離的現象。

5 comments:

yipjustin said...

我覺得作者只在說明「解燃眉之急的善事」冇乜用。

Elvis said...

佢想講呢一點無問題。但佢「同時」又想講, 黃元山的善行並非單純係利他行為, 而係有私心存在。再加上佢話, 又要利益才可持久。

幾樣野加埋, 就係自相矛盾

Elvis said...

即係, 如果佢講黃元山的善行是「純粹利他」, 黃元山自己並無任何好處, 咁雖然係 arguable, 但起碼佢個邏輯推論下去不是自相矛盾。

yipjustin said...

唔明。

「安慰自身心靈」也算是(短期的)自身利益,同佢講既「做遭人鄙視但能改善他人生活的具利益性生意」的長期利益,是一脈相承。

Elvis said...

佢文中講長短, 只係講善事對「受眾」影響的長短, 並非講對「行善者」的已身利益影響之長短。

佢文中講, 「做善事必須和利益掛鉤,才可以恆久」, 並唔係講 「做善事必須和長期利益掛鉤,才可以恆久」。

而且最大問題係, 佢自我推翻。 佢講:
A: 和利益掛鉤的善事
B: 可以持久
A => B

佢再講, eg, 給錢乞兒, 黃元山探山區, 都是屬於 ~A。 佢話:
~A => ~B
(不和利益掛鉤的善事=>不可以持久)

但佢忘記左, 佢早段講過果d eg係利己, 即係屬於 A。
咁 A => ~B 就係自我推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