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6, 2013

林肯的語言偽術與政治賄賂

Steven Spielberg的電影《Lincoln》,講述美國總統林肯在南北戰爭尾聲之際,為廢奴的《憲法第十三修正案》奔走努力的事跡。

廢奴修憲提交之時,美國正處於一個十分複雜的政治環境。南北戰爭接近尾聲,戰禍連年,舉國疲敝,要求和談之聲不絕。林肯預見,戰後南部諸州將重返聯邦,如在其時才將廢奴法案提上國會,形勢難料,所以他下定決心要在終戰前將議案表決。修改美國憲法,需要眾議院三分之二的議員投票通過,為此林肯不單要仰仗所有共和黨議員全力支持,亦需要一部份民主黨議員倒戈變節。

在共和黨內,保守派和邊境州份的聲音認為應盡快結束戰爭,和南部諸州和談,林肯為爭取黨內大佬支持,亦同意立即與南方和談,但這卻陷入一個兩難境地:第一,戰爭愈早結束,修憲過通的機會愈微。第二,當和談展開,民主黨議員和共和黨中的保守派,會以和平為重,不想廢奴法案刺激南方,所以或會反對廢奴來換取和平,如此對修憲更為不利。為此,林肯決定拖延和談,不准南方特使進入首都,也將整個和談過程,隱瞞國會。除此之外,林肯也用政府職位來賄賂一眾民主黨議員,著其在投票中變節。

在表決當日,由於走漏風聲,有反對廢奴的議員在國會辯論中稱,南方已派遣和平特使。兩黨議員頓時嘩然,紛紛要求暫緩表決,向總統求證消息真偽。在這個moment of truth,林肯派人向國會傳了短短一句話:

"So far as I know, there are no peace commissioners in the city, nor are they likely to be."

「據我所知,在城中沒有和平特使。」此話顯然乃現時流行的語言偽術,因為和平特使早已派出,只是在首都華盛頓城外停留。而國會議員擔心的,是和談有否展開,並非特使身在何方。林肯以此話暗示和談並未展開,議員可以安心投票,亦避免了說謊,藏起日後或遭彈劾的痛腳。終於,宣告廢奴的《憲法第十三修正案》以兩票之微獲得通過。

林肯倡導廢奴,和梁振英競選特首,兩者相距一百五十年,為達目的,大家都以言語技巧來扭曲事實,大家都以政府職位來酬庸支持者,何以港人評價南轅北轍,值得深思。馬基維利之政治非道德論,或再次印證。

1 comment:

Alvin said...

何用講到林肯那麼遙遠?奧巴馬睜大眼講大話扭曲事實能力比思歪更甚,以政府職位來酬庸支持者就更加不用說,為何香港輿論對兩人評價南轅北轍?

不要再老套的說奧巴馬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思歪沒有得比。小布殊一樣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傳媒一樣罵他罵到飛起,比罵思歪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