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 2013

世上先有文學,還是先有比較文學?

大陸女賈選凝撰寫劣質藝評拿到金獎,引起軒然大波。藝發局藝評組主席林沛理,被指責無旁貸。其實林沛理此人的文章從不合在下胃口,幾年前他寫了以下兩篇關於《大江大海》的評論,我一讀之下便覺得是藝評人的走火入魔,今日在下就要修理林沛理。

林沛理《認真審視龍應台 》

林沛理《龍應台的感傷主義》

比較文學和比較電影學這類學科,我從來都無甚好感。如果你定義一些框架來方便理解或比較一些藝術作品,本無不可。但如果你定義了一個框架,再評價一些不符合框架定義的作品為劣作,那便是走火入魔。

世上先有文學,還是先有比較文學?世上先有電影,還是先有比較電影學?一件藝術作品本身,何需受框架束縛?如果你認為某作符合某框架定義,那它便屬於這類作品,如果你認為它缺乏某框架的元素,那它便不屬這類作品。但如果你說英國電影《Lesbian Vampire Killers》,是一部拙劣的Cult片,因為沒有Tarantino電影的A,B,C,豈非可笑?

創作者無論是作家,導演,畫家,建築師,一般都不受傳統框架束縛,喜歡開創先河。所以很多時候,藝術作品特質都是獨一無二,而且包含諸多框架的元素。例如建築史上,人們一般會將教堂建築歸納為拜占庭式,羅曼式,哥德式,文藝復興式,巴洛克式等等框架。拜占庭式的特點,就是外觀有圖頂,內壁有馬塞克,所以威尼斯的San Marco大教堂就是拜占庭式的典型。而在馬爾他島的St John's Co-Cathedral,雖然內壁用上馬塞克,但外觀卻無圓頂,那莫非可被評為拜占庭教堂中的劣作?

林沛理就是這種走火入魔的藝評人。龍應台寫《大江大海》,本是要用她獨有的方式去寫歷史故事。林沛理偏偏就要找碴,林文第一篇,說「歷史寫作」應該謙遜,《大江大海》的敘事方式「充滿電影的感性」,所以是一部「過度書寫」的作品。林文第二篇,稱「一般來說,歷史寫作皆奉行少即多」,而《大江大海》「最大的敗筆是用感傷主義的筆觸來渲染悲情」。

有趣的是,龍應台從來就沒有說過要寫一部符合林沛理口中那「歷史寫作」框架的作品。其實林沛理大可放心,起碼在下就不會拿《大江大海》當嚴謹的歷史書來看,但這並不會減低閱讀此書的得著和樂趣。如果《大江大海》不能屬於A類,也不能屬於B類,那大可是一種新創的文學類型。林沛理最大的問題,也是很多藝評人的問題,就是奉框架至上,而忘記了世上先有文學,才有比較文學。

所以我生平遇上讀比較文學的港女,通常都敬而遠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