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 2013

畢達哥拉斯之樹

原來上次動筆寫blog,已是三月之前。由於聲音專欄盡量避免直接評論香港事務,所以便寫下此篇隨筆。

今日重讀自己當年的博士論文,封面內頁寫上了此句:

"Reason is immortal, all else mortal" -- Pythagoras

有道人的理性與感情相衝之時,感情多會戰勝理性。正如謠言中,畢達哥拉斯也淹死了正確的弟子。然而在下心中的理想社會,是大部份人都能理性思考。

很多人說,鍾樹根叫王維基「收皮」,反映了議員粗鄙,水準低,不懂商業運作。但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反而很少人論及。鍾樹根最大的問題,見於他叫王維基「收皮」後,再責怪廣播處長鄧忍光:「有咁嘅料,你早一個禮拜講吖,上個禮拜三我砌莫乃光咪有多啲武器囉!」

此句,露出了狐尾。原來,是否支持發牌予港視,是否支持以特權法查核政府為何不發牌,並非是理性分析正反理據然後得出的結論。而是反過來,先有立場,再千方百計尋求一些理據,來支持自己的既定立場。如此,如果支持自己立場的理據十分薄弱,那便唯有挨打,左支右绌,難以招架,最後還需埋怨別人不予武器。其實樹根何不想想,武器緊絀,豈非正反映其立場有問題?

這正正就是非理性的思考模式,亦非獨樹根一人之弊,恕我直言,港人甚至世人大多如此。就連區區在下,都不敢自詡能常保理性,所以便在博士論文引下此句,時刻警醒。

讀過不少建制派或者梁粉的Facebook專頁,常會攻擊泛民支持者或者倒梁者的過失與謬誤。建粉梁粉十分警覺,只要嗅到「有位入」,就絕不放過。但對建梁的謬誤或過失卻視而不見。這種邏輯,與鍾樹根同出一脈。是先有梁粉的立場,再四處發掘倒梁的失誤,而非相反。

當然,這種先有立場的邏輯,在泛民支持者間,亦甚流行。問建梁有何謬誤,他們會朗朗上口。但問建梁有何值得支持之主張,很多人都沒想過,因為腦海中只選擇性地留意某種訊息。

沈大師婚宴,將左中右共冶一爐,儼辦成了傳說中的「香港營」。但我心目中的「香港營」,並非一片和諧,而是即使立場相左,但各方都能以理性討論和溝通。

多年前曾與朋友談論過,想辦一個思辯沙龍,主要談宗教,哲學,科學,還想拍片放上youtube。在下心知,此乃小眾玩意,不過亦盼吸引一班喜歡思辯的朋友。可惜一直未能成事,但這些年來,還是念念不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