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08

鴿洞

據說,香港女多男少和娶妻北移的現象愈來愈嚴重,處於適婚年齡而找不到著落的女性高達六位數。一眾港男聞之,自是拍爛手掌,覺得揚眉吐氣了,亦紛紛撰文以示鼓舞。弄得這個話題,被講得太爛太悶,小弟也不想細說。反而想談談為何這個現象對市場環境其實毫無影響。

按理說,港女們應會心下惴惴,為了排除萬難找到著落,不單要從心底裡改善品質,放下身段,不再趾高氣揚頤指氣使,偶爾還可能和港男來個AA。

同時,她們還會把期望降低少許,不再整天慨嘆「好男人都死到哪裡去了」,不再奢想能找到優質港男。她們不單會減少跟港男們談論沙士比亞和尼釆,亦會逐漸提高對賭波和賭馬的容忍度,還會學著欣賞《古惑仔online》的玩法設計。

對不起,以上這些事,通通都沒有發生。

對於那些報導,港女們可謂驚都未過。何解?皆因報導歸報導,這些數據從沒影響到港女們的感情生活。她們的追求者,也從沒因此而減少過。據小弟以偏概全的觀察,我所認識的女性幾乎全都不乏追求者,即使有些女子著實其貌不揚,還是有二三蜂蝶拜於石榴裙下。

「我大把人追,真係驚都未過」不少年屆30雲英未嫁的港女都從不擔心。人的自信心,畢竟需由別人的認同而建立,而對自身競爭力的評估,自亦建基於這些戰績。不過問題來了,不是說女多男少娶妻北移嗎?港男缺市下,如果每個港女都擁有複數的追求者,那麼這條數如何Balance得到?

這個問題,留待看倌自己解答。執筆至此,我反倒想起了一個定律。

少年求學時,誤闖數學系修了一門課,叫離散數學。當中學到了一個關於鴿子洞的無聊東西,由德國數學家Dirichlet於百多年前首先提出。

話說你有M個鴿子洞和N樣物品,N比M為多。如果你要將N樣物品悉數放進鴿子洞中,那總會有一個或以上的鴿子洞存有複數物品的。這個現象,是為《鴿子洞定律》。

Thursday, May 29, 2008

章子怡你難道是白癡嗎?

下面那位港女,也只是這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章子怡在她的Blog寫下了這樣一篇文章

人家不知四川地震,你便罵人家是白癡,說受到極大傷害。那麼章子怡你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知道Darfur因內戰死了多少人嗎?

你知道Sudan和Ivory Coast有多少兒童被維和部隊性侵嗎?

你知道South Africa過去兩星期有十萬計的人被逼離開家園嗎?

你知道London又有人被Stabbing嗎?

你知道我昨天喝了變壞的牛奶吐了出來嗎?

如果你都不知道,按照你自己的邏輯,你便是嚴重地傷害了Darfur的平民,Sudan和Ivory Coast的受害兒童,South Africa流離失所的百姓,London那些受害者的母親,還有區區在下啊。你衣著光鮮,卻又傷害了這麼多人,為何還在此獻世?

你竟還可以厚顏無恥地說人家心裡「慚愧極了」。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中國人會被CNN說是「Goons and Thugs」。那就是因為有很多像章子怡這種人,一直以為世界是圍繞著自己轉的,但當驚訝地發現世界並非如此運作時,便忽然發瘋,潑婦罵街。我們海外華人如在外遭受歧視,不就是這種人造成的嗎?

章子怡,你難道真是白癡嗎?

Wednesday, May 28, 2008

捐獻的邏輯

在想寫甚麼的時候,今早有不認識的港女在MSN add了我。在簡短的寒暄後,出現了以下的對答。

港: have you been donate money?
(按:別以為我打錯文法,我是原文登錄的。對方據說在紐西蘭唸了6年書。)

港: for the earthquake?

E: nope

港: why?

E: i dun donate

港: okay

港: 我覺得佢地超慘

港: 乜原來你咁冷血咩?

E: lol

E: thx for teaching me this logic. btw hv you donated anything to the civil war orphans of darfur?

港: 咩架?

E: would you consider yourself a cold-blooded person for not donating anything to the orphans?

港: sorry

港: i don't want to talk with a person like you

港: bye

E: I appreciate that

Tuesday, May 27, 2008

寫甚麼好呢?

想寫一個關於到英國升學的系列,不過此處少年看倌不多,可能沒甚看頭。

也想寫一個關於在英國購物的系列,這我可有點心德。

還有人說,我還是應該再寫點男女的話題了,始終寫得比較「抵死」,沒其他文章那麼沈悶。

Monday, May 19, 2008

少讀古書

少者,少年之少也,非少數之少。

近與一位僑居此地之大陸人聊及少時讀書之往事,談得頗投契,也使小弟勾起童年點滴。

記憶中生平首本讀畢之全文字書乃梁羽生的《七劍下天山》,為小學一年級之事。其時連中文字也認得不多,有好些字需在心中自創其讀音才能讀得下去。一年級時看的第二部書是《上下五千年》,有數十冊之多。顧名思義,那是一套縱述五千年中國歷史的書,由怒撼北周山擎天柱講到上海小刀會。自此,我便對中國歷史有了一個深刻的印象。小學三年級時中文堂要輪流講故事,別人說的是龜兔第二次賽跑甚麼的,我卻說了個「三家分晉」的故事,取材自上書。當然,此舉自亦悶死了一眾同學。

9歲之時買了本《三國演義》來看,當時全然不知何謂文言文,看到首兩回何進誅十常侍時,連「吾」、「汝」為何物都不甚了了。不過一讀之下,只覺愛不釋手,彼時晚上常被家父勒令早睡,我便藏著電筒躲進被裡偷看,只花數月便將之讀完。古時匡衡為讀書鑿壁偷光,說起來小弟也甚有古風。

小學時閱畢的舊體小說還包括了《說岳》、《楊家將》、《封神演義》等。上了中學,是我看舊體小說的黃金時期。在中一到中三數年間,把《東周列國志》、《水滸傳》、《西遊記》、《隋唐演義》、《薛仁東征東》、《薛丁山征西》、《薜剛反唐》、《羅通掃北》、《五虎平西、平南》、《三俠五義》等都看過了。白先勇說他認識舊體小說是受家裡的廚子啟蒙,我倒真的是自發去看的。此外金梁古的武俠小說大概也在這段時期看完,後來連白羽,還珠樓主,平江不肖生等的著作都不放過。

文言文的「正史」當時也看過兩本,是《三國志》和《戰國策》。梁啟超曾說,如果中國歷史都能寫得像《三國演義》那樣,必能加深國人對歷史之認識,小弟十分同意。歷史小說能把史書中沈悶冰冷的文字寫得蕩氣迴腸,扣人心弦,雖然未必與史實相符,但卻能吸引你一口氣讀下去。與此同時,它們亦像一把鑰匙,打開了閱讀「正史」的大門,讓有求知慾之少年人能繼續追尋。

彼時在下對舊體小說還是有點了解。中三暑假時中文老師著我們寫《水滸傳》的讀書報告,我知道坊間流傳多為金聖嘆所編之70回本,杜撰了盧俊義南柯一夢而刪去原著南征方臘之內容。兩個版本我也看過,當時問中文老師應以何者為準,還發覺她竟對此毫無認識。

中三以後,卻忽地愛上日本史。台灣遠流出版社的翻譯歷史文庫令我愛不釋手,它收集了很多一流的日本歷史小說作家如井上靖,山岡莊八,司馬遼太郎等人的作品,我看過超過三十部。其中山岡莊八的《德川家康》是一部鉅著,據說在日本《朝日新聞》上連載了二十五年(待考),我也花了超過一年的時間才讀畢。彼時沒有互聯網,想買遠流的書並非易事。即使在香港的三聯或商務訂購,過了數月後還是會告訴你訂不到。所以每年書展時,遠流的攤檔是我必到之處。一頭栽進去後便死懶活懶,能打上一整天的書釘。

大學後便是另外一番光景了。除了本科(科技)的學術書籍外,看得最多的便是哲學、歷史、宗教、純科學、經濟的書,不過絕大部份都是英文書了。那時對各類知識甚是饑渴,看書像狼吞虎嚥一般。這番經歷說來話長,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在此表過不贅。後來唸博士時,反而有點反樸歸真,體會到一點莊子「人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之理。求知慾仍是甚強,但看書卻愈來愈挑剔,且亦看多了散文。

Thursday, May 8, 2008

奧運與藏獨雜談 - 奧運與政治不應掛鉤

據某個東方大國所稱,奧運與政治,原來是兩碼子事,實不應混為一談。

按這個邏輯推論,你支持藏獨也好,關注人權也好,既不可走去搶火炬,也不可杯葛奧運的開幕式。因為,這樣對運動本身並不公平。

在東方大國奧委會的網頁上,你會知道,他們首次參加奧運是1952年。當年芬蘭在蘇聯的影響下,令其成功排除民國代表而得以參與盛事。而1954年至1958年期間,兩岸各自以「中國」名義參與國際奧委會,形成了雙重會籍。在1956年墨爾本奧運會上,由於準許台灣以Formosa名義出賽,東方大國以政治為由,憤而宣佈杯葛奧運會。兩年後,甚至退出國際奧委會,顯示出為了政治而捨棄奧運的勇氣﹗

自此,東方大國連續七屆杯葛奧運會。1968年的墨西哥奧運,大國以支持黑人民權為理由而杯葛。1976年的加拿大奧運,非洲國家齊齊杯葛,大國亦以支持非洲兄弟為由而缺席。在這段期間,大國與美國建交了,亦加入了聯合國,理論上在任何國際組織都已取代中華民國,應不會再杯葛奧運了吧?非也非也。在1980年,共產老大哥蘇聯舉辦奧運會,一眾西方帝國主義國家齊齊杯葛(英國除外),當時和美國關係密切的東方大國,竟也響應號召杯葛奧運會,成為唯一不給老大哥面子的共產國家。而最詭異的是,4年後美帝在洛杉磯舉行奧運會,輪到一眾共產國家齊齊杯葛,東方大國卻又獨排眾議,派隊參加以示友好。

多年後,東方大國自己來舉辦奧運會了。見到外人吵吵嚷嚷,左一句西藏自由,右一句改善人權,大國的子民實在看不過眼,便義正詞嚴地,齊聲譴責那些別有用心之人,不應將奧運與政治掛鉤!大國的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說:「我想強調的是,如果有任何人想利用全世界人民的體育盛事當成自己做政治秀的舞臺,那是找錯了地方,是自取其辱,你自己離開奧運會,還以甚麼政治理由,那你是自己離開奧林匹克大家庭,損害的是自身的形象和利益。」

聽到這些說話,在下也情不自禁地感動起來,以身為大國子民感到無限光榮。因為這著實顯示出,大國之政府對自己過往的言論有著拿得起,放得下的勇氣。同時,亦能根據不同之國際環境,隨時改變自己的邏輯,顯示出能屈能伸,頑強的生命力﹗

Tuesday, May 6, 2008

奧運與藏獨雜談 - 布殊邏輯

在東方有某個大國很有趣。甚麼領土紛爭,甚麼統一獨立,這堆明擺著只是槍桿子誰硬的問題,但其子民總喜歡絞盡腦汁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對這個「找理由的遊戲」趨之若鶩。

多年前,台獨勢力抬頭,對岸的領導人自是深痛惡絕。當年的外交部長李肇星聲色俱厲地道,台灣不可以獨立,原因是「台灣自古為中國領土」。此言一出,引來廣泛爭議。因為台灣在康熙二十三年四月之前從未為中國領土,荷蘭反而是第一個對台灣這土地實施統治的國家。也有人反問,如果「X自古為Y領土 -> X屬於Y」這個邏輯成立,何不先收回蒙古,再收回秦朝時為象郡的越南峴港,收回西漢時為浪樂四郡的朝鮮,收回東漢時為交州的越南北寧?當然,所有對這句話的攻擊,在下認為都是無的放矢。因為以「台灣自古為中國領土」作為反對台獨的原因,字字鏗鏘,簡潔有力,事實如何並不重要,起碼一說出來大家就明白了。當真去深究歷史,是那幫洋奴漢奸才作的壞事。

問題來了。這陣子藏獨問題吵吵嚷嚷,在下從愛國報章到人民電台,都沒見過有人能用一句簡潔有力的理由去反對藏獨。就算中國總理溫家寶和外交部發言人之類,俱謂「西藏為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而已。至於為何不可分割,卻沒有進一步說明,著實令人有點摸不著頭腦。所謂聞戰鼓,思良將。如果李肇星還在,祭出一句「西藏自古為中國領土」,定能令一眾洋人瞠目結舌,啞口無言。至於甚麼藏王聶赤贊布,甚麼吐蕃王朝,全屬後人穿鑿附會之談,作不得準。

李肇星已然去職,同胞們哭郭奉孝再淒厲也是徒勞。不過天無絕人之路,在茫茫人海之中,咱們這個「找理由的遊戲」,畢竟還是有繼承者。上月,一位胖胖的留法學生李洹,在巴黎共和國廣場,用地道的法語,慷慨激昂的語調,發表了一場據稱迷倒法國人的演說。他說法國傳媒偏頗,只報導中國入侵,卻不說藏人在政教合一和農奴制底下受煎熬。西藏人受無神論政權的統治,自然是比在達賴的神權統治下過得更好。這只欠沒說解放軍入藏後西藏這些年來GDP漲了幾百倍了。當然,攻擊這位可愛的留法學生之人可能會說,人家農奴制,干你何事?就算西藏人吃人,就算達賴姦淫婦女,生下私生子無數,也不見得要讓數萬解放軍趕跑。不過我覺得這些事,通通都不重要。看見這位胖胖的留法學生,我只覺得非常感動。因為我知道,中國人在這一天,真真正正地與國際接軌了﹗

因為他的邏輯,非常布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