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0, 2008

毒餃

四月回港小歇時,心中一直想著八個大字:

「一別經年,風釆依然」

閒時寫下此文,雖已存稿,卻一直忘了發上來。

---------------------------------------------------------------

憤青和港女,本為兩類風馬牛不相及的動物,但其吵架邏輯,卻有某程度上的相似。

話說年初的毒餃子事件在倭國鬧得沸沸颺颺,不但NHK每天作大篇幅報導,各大超市立即宣佈回收,就連內閣也要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那邊廂,偉大祖國的憤青們當然看不過眼,紛紛在網上發炮狂轟。

所轟何事?

事緣中國的毒餃問題,從來便不單是中國的毒餃問題。那是由「倭寇甲午戰爭馬關條約918蘆溝橋南京大屠殺731部隊慰安婦釣魚台靖國神社纂改教科書」等一攬子問題組成的問題。所以每當在倭國傳出關於偉大祖國的負面新聞,例如甚麼毒餃子和翻版哈佬吉蒂之類,事件之本身根本毫無意義。因為憤青的腦海中,只要有這「倭寇甲午戰爭馬關條約918蘆溝橋南京大屠殺731部隊慰安婦釣魚台靖國神社纂改教科書」一攬子的問題,中國的毒餃,儼然便自動解毒了,中國的翻版哈佬吉蒂,儼然便變成正版了。多麼神奇。

此等邏輯,在亞洲國際都會亦是一脈相承。當你相約港女女友時,如她遲到了45分鐘,萬勿埋怨半句。皆因這個遲到45分鐘的問題,也從來不單是遲到45分鐘的問題。那是你「上次都遲到了15分鐘整個星期沒有陪我逛街沒拖著我的手去了意大利也沒買Prada MiuMiu給我拍了5年拖還沒求婚」等一攬子問題組成的問題。和憤青邏輯同理,只要有這一攬子的問題,她雖然遲到45分鐘,儼然便自動準時了。

所以奉勸諸君一句,為免遭到憤青邏輯江河奔瀉滔滔不絕的蹂躪,下次「吃了毒餃」,最好還是一聲不哼和血吞。否則只要埋怨半句,便苦果自招。

Monday, July 28, 2008

插嘴一評母語教學

母語教學吵嚷多年,最後嗚呼哀哉,家長學校自是擊節叫好。一時間,各種偉論充斥香江,當中不少與事實南轅北轍。小弟目下雖流落異邦,但作為中小學俱於中文學校就讀之過來人,還是想插嘴一評,以正視聽。

有人道:母語教學政策最失敗者,莫過於把中中標籤為次等,令其學生被邊緣化,打擊自信。此等謬論,在下聞之不禁苦笑。事實上,母語教學政策從沒令中中淪為次等,因為中中從來都是次等,非因教改造成。在殖民地時代,全港逾9中學為英中,不論羊頭也好,狗肉也罷,讀英中就是主流。彼時要對親朋招認為中中學生,實需莫大勇氣去承受隨之而來的鄙夷和憐憫,其被社會邊緣化之感,並不足為外人道。在下於90年代,誤闖位於薄扶林的大學讀書。當時除了中學同窗外,我鮮有認識來自中中的人。記得宿舍50個男新生中,便有11個來自同一所英中男校。作為少數民族,感覺奇妙。教改後,全港8成中學變為中中。此時當中中生又豈會被邊緣化?恰恰相反,他們正是處於社會主流﹗他們可能自卑,但不會比教改前的中中生更自卑,大學校園裡的中中生也只會多了而不會少了。其實某程度上,教改還提升了中中此標籤之地位。

也有人拋出一個「銜接論」,謂中中生上大學接受英語教育難以適應,一些中中甚至需於高中轉用英語教學。在下懷疑,此論究竟是有研究數據支持,還是反母語人士「想當然」而已。我曾細閱今年幾位大學教授在傳媒發表之研究結果,找不到任何關於中中生上大學後不能適應的數據。以小弟以偏概全之個人經歷,在薄扶林時從未遇上所謂「銜接」問題,亦從沒花時間去惡補過英語詞彙。小弟那所爛鬼中中之同窗中,半數先後往海外留學,有些人考上了哈佛大學,倫敦大學,
UCLA等學府。他們不單面對教學語言的改變,生活上也經歷重大轉變,但我從沒聽過他們有所謂教學語言的「銜接問題」。大眾可能低估了一個能考進大學的年輕人之適應能力,還望學者們對此多作追蹤研究。

眾人皆言英中成績比中中好,其實那百所英中本便包含全港最佳之名校,收生師資傳統俱具優勢,兩者實難於同一平台比較。改天你把這些名校轉為中中,其餘轉為英中,發覺中中成績較優,莫非便能定論母語教學為佳?其實在下心中,香港從來只有好的中學和差的中學而已,教學語言,影響不大。

(載於同日《經濟日報》)

Wednesday, July 23, 2008

填海罷了

Zero bidder after one week.......

---------------------------------------------------------

拍賣品資料
拍賣品名稱: 二手情人
最新叫價: HKD 0.00
剩餘時間: 0 分
出價最高者: 無
拍賣品數量: 1
叫價次數︰ 0 (叫價歷史記錄)
開售價: HKD 0.00
每口價︰ HKD 10.00
商品新舊: 頗舊
地區︰ 歐洲
開始時間: 2008-07-16 00:00
結束時間: 2008-07-23 00:00
運送費用: 郵寄掛號 免運費

Sunday, July 20, 2008

很喜歡煮的香辣炒蟹


6年前某個下大雪的晚上,我嚐到上海仔同學弄的香辣炒蟹,回味無窮。自此以後,我多次嘗試煮蟹,但都煮不出他那種味道。

我印象中,他下了很大把鹽,很多花椒,很多辣椒乾,最後用粉絲把汁吸乾,非常辣亦非常美味。但廣東人不會這樣煮的,咱們很喜歡用蒜來帶出蟹的鮮味。

這半年來,我煮過四五次蟹,上圖是最近一次。我是很喜歡吃辣的,用了整整8顆辣椒。在英國煮蟹最麻煩是要切蒜泥,兩三杯蒜泥會令你切得手也軟了。在香港,超市裡能找到現成的。

我媽也會煮蟹我吃,不過她從不泡油,所以吃起來不太香。泡油其實是很重要的步驟,但不能泡太久,太久的話蟹肉便會失去水份。

Friday, July 18, 2008

很想寫的一些文章

有幾篇關於香港的文章,一直很想寫,不過遲遲沒有動筆。曾想向報紙投稿,亦想過只在Blog裡張貼,最後還是想多思索一下才寫。

一、香港人口質素

二、高等教育的出路

三、香港科研之困境

四、數碼娛樂工業的死胡同

五、中國知識份子的報國心

六、由小眾走向大眾的藝術

七、怎樣挑選英國的學校

過去數年,小弟曾在大學從事科研,也當過一陣子講師。香港急速轉變的那段日子,攪高科技經濟轉型,攪普及教育,我算是身處這些大浪的浪尖。這段經歷令我看到過不少事物:美好的,幼稚的,醜惡的,浪漫的,無奈的,令人百感交雜。現下身在異邦,香港也風浪稍歇,有時間的話便會回顧一下。

Wednesday, July 16, 2008

徵友廣告

鐵鎚兄菩薩心腸,為了拯救萬千港男於水深火熱之中,特別推出徵友服務,實乃吾輩之再生父母也﹗在下此等劣質港男,自是要寫上廣告一則,望鐵鎚兄代為張貼。

-----------------------------------------------------------------------------------

《出讓二手情人一個》

七十年代產品,身高五尺十一寸,三圍不詳。外貌平庸,身家欠奉,學歷一般。操英粵國語,略諳日文,煙酒賭毒不拈。

曾數易其手,型號頗舊,是以有意賤賣。價錢相宜,可代替寵物。

有意請電07789700328 Elvis洽。

Sunday, July 13, 2008

一個恐怖的話題

在這個寒冷的夏日,剛剛病好,不想再煮瑤柱白粥,便找來幾個朋友外出吃晚飯。

第一次坐Anita的愛車Mini,感覺上比老友Roy的Ford舒服,當然,價錢相差10倍,保險亦所費不貲。

來到Café Rouge,Phil與女友早在,還有好久不見的Rocky。(Phil說要吃牛排我們才去這家,關於食物先按下不表)

5個人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巴黎維也納布拉格阿姆斯特丹有甚麼好吃好玩,英國香港兩地的醫療制度,中國大陸的保險市場等等。

來自上海的Rocky博士,有意明年去香港發展。大家說起保險之時,他忽然想起,媽媽在他10歲時幫他買了一份「結婚保險」,20多歲便能拿到1萬塊錢。

其餘4人均來自香港,聞言不禁異口同聲地喊出來:1萬塊錢便想結婚?你倒想得挺美的﹗

有人說,沒50萬最好別想了吧。

也有人說,在香港,你結婚總得置新房吧。50萬大概夠給一間小房子的首期了,但其餘花費便毫無著落。

「那婚宴的花費如何呢?」Rocky伸了伸舌頭。

「那可是豐儉由人了。你肯花百多萬的話,包你能包下半島大堂挽著新娘從樓梯走下來見賓客。」我說。

「咳咳......那個......我要Four Seasons便可以了。」Rocky聳聳肩。

「那大概1萬多塊錢一桌吧。」Anita說。作為核數師的她數口當然了得,立時便算出30桌是甚麼價錢。就算連Four Seasons也放棄,最便宜的話6千多塊一桌的總花費她也一口氣算出來了。

「還有照相和租禮服的價錢呢。」Phil的女友無視Rocky已經傻了眼。

「豈止,Honeymoon你不去了嗎?漫遊歐洲豪氣一點可要花上十萬八萬。」我落井下石。

「嗯,那個,去臺灣不行嗎?日月潭可是風光如畫啊。」Rocky幽幽地道。

「女孩子當然想Honeymoon去歐洲啦。」Anita道。

我忽發奇想,說道:「慢著,我們剛從歐洲回來嘛,可以說那些地方去得挺厭了,應找些別地玩玩。」

「對啊﹗去西安不錯的,歷史名城嘛。要麼去內蒙也行,可以喝馬奶,又可以抱著老婆騎著馬在草原上漫步,挺浪漫的。」Rocky便像見到一線曙光。

「你Honeymoon去內蒙找誰嫁你?」Anita中止了他的幻想。

受到連番打擊下,Rocky可能決定放棄了,他把心一橫,說道:

「那我還是去農村買一個老婆算了,1萬塊錢便成交。」

看著其他人呆呆的目光,他可樂了起來。「覺得太便宜的話,10萬塊錢左右便可以買個不錯的了。」

Anita邪邪地笑了,問:「不錯是指哪方面呢?」

「各方面都不錯了。」Rocky沒有正面回答,卻向我們露出會意的眼神。「就是沒有文化,不過也可以後天培養。」

「就算是農村來的,現在你也得給她買名牌啦。」Phil說。

「對了,現在小鎮地方的女孩也拿著LV了,我親眼見過。」我說。

「靠!那是假貨,她們分不出來的。」Rocky說。

就算分不出來,起碼也懂得用名牌了。不過Rocky說起,他有兩個在這裡的朋友,大陸女生,也是博士學歷,連LV是甚麼都沒聽過。

「哇塞,找個老婆不懂用LV那也不錯啊。」我眼裡發著光。

「可惜都結婚了。」Rocky顯得有點懊惱。

如是者,這個話題由娶老婆,到買老婆,聊了三個小時。大家最後可能都同意,還是買老婆比較劃算。有道港男北上娶妻數字很快便超越留港娶妻,想來結婚花費,也是考慮因素之一。小弟人到中年,身邊的男性老友俱未成家,除了「未玩夠」那些,不知是否都被繁文縟節嚇怕了。不妨也考慮一下買個老婆。

早前寫過一篇《鴿洞》,談及港女全不乏複數追求者。但追求歸追求,真正肯結婚的港男,少之又少。

Saturday, July 12, 2008

La Jérusalem de La Mode (下)

另一類人不喜Department Store單一牌子的貨品選擇太少,而比較喜歡逛Company Store。倫敦的Floral Street,New Bond Street,Old Bond Street,巴黎的Champs-Élysées,Avenue Montaigne,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都是各大名牌旗艦店的所在地。去到總店朝聖,非因貨品價格特別便宜,而是它們總有一些外面買不到的東西。例如Dior巴黎總店 裡的Dior傢俱,Dior熊Bear Bear,還有數量眾多的晚裝,都是外頭沒有的。此外,總店的裝修亦很值得欣賞;Floral Street上Paul Smith總店的典雅,巴黎LV總店的豪華,倫敦Westwood總店的寒酸,都能令人一一細味。

很多人去到歐洲,最喜歡的購物點俱非上述兩處,而是各大名牌的Outlet Malls。Outlet這個概念,代表著各大名牌廠商直接售貨予消費者,而不讓中間的Retailers「食水」,所以價格特平,很多在Outlet出 售的貨品都是半價甚至一折。不過真正設計精美的貨品是不會在Outlet找到的,能買到的都只是過氣產品或者一般貨色,所以在Outlet購物便最適合只重Logo而無視Design的港女們。在巴黎市郊,鄰近迪士尼的La Vallee Outlet Shopping Village是不少港客常到之處,此外在Troyes的Outlet也十分有名。意大利來說,有不少Outlet都集中在佛羅倫斯和米蘭附近。英國全國的Outlet多不勝數,但質素參差,以小弟看來,還是Bicester Village,Portsmouth,York三地的Outlet最好。

還有一些自認識貨之人,對那些被大陸客用cheap了的Haute Couture[註]已漸漸失去興趣。他們會追求一些名氣不大,有文化質感,而設計特別的法國時裝。位於巴黎左岸Boulevard Saint Germain的各家新晉設計師的小店舖便是其重點購物之處。不過別以為名氣不大便是平價貨,恰恰相反,那裡絕對不乏天價的時裝。

在下身無分文,去到巴黎自是甚麼都沒買,不過冒充一下港女四處逛逛,總是有的。信步所至,來到Champs-Élysées 101號LV總店二樓的男裝部,正想在其lounge坐下喝杯咖啡之際,耳中竟傳來一首熟悉的音樂。那是法國近代管弦樂大師Maurice Ravel所作的《Boléro》。輕快的鼓聲,每次都令我聯想起軍隊前進的情景,但絕不是能令人悠然購物的音樂,在這裡聽到顯得格格不入。眼尾一瞄, 看到一件非常美麗的男裝絲質恤衫,價錢牌上赫然寫著500大圓。Well,我從沒穿過500圓的恤衫,當然放棄了。

說起Ravel,我最喜愛的卻是《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z》(死亡公主的孔雀舞),曾經聽過一個鋼琴獨奏的版本,非常動聽,一直想找琴譜來試著彈,可惜至今尚未找到。

[註]Haute Couture這個法文名詞有特定的含義,且有法例規定,並非所有法國High Fashion牌子都能自稱為Haute Couture的。

Youtube裡的《Boléro》:

Wednesday, July 9, 2008

La Jérusalem de La Mode (上)

如果說巴黎是Fashion的耶路撒冷,那麼這裡便是聖殿山了。

尖叫吧,港女們﹗Printemps和Lafayette在6月25日開始瘋狂大減價,大量貨品以半價發售,兩間老字號還連續5天延長營業數小時,方便一眾追逐潮流的豪客。今年全球經濟衰退,連累歐洲的消費市道不景,是故英法兩地的大百貨公司俱把夏季大減價提早至六月便開始,冀能以此改善業績。那邊廂,巴黎時裝展也在此時舉行,各大品牌紛紛推出新裝,儼然與這股購買熱暗中互動。

走進人山人海的Printemps和Lafayette,你會發覺該處是全法蘭西最多「同鄉」之地,四處都是操廣東話的港女和師奶。看著港女軍團眼也不眨便豪擲萬金,有小妹妹年紀輕輕便狂掃3個近2000歐圓的Gucci手袋,令身為港人的小弟亦感與有榮焉。畢竟爛船還有三根釘,說到掃貨能力港女們絕不會讓大陸客專美。

說起來,我常覺得在歐洲購物,追逐High Fashion,也有4類人。

第一類就是那些會逛大Department Store的人。上述巴黎兩間老店,倫敦的Harrods和Harvey Nichols都是其必到之處。歐洲的大百貨公司(英法意為主)每年1月和7月都會進行清貨大減價,減幅極大,且童叟無欺,絕非亞皆老街海味鋪一年365天都會進行的那種。有些公司會減價一星期,有些會進行一個月,但在下覺得分別都不大。因為真正值得買的貨品,在大減價的首天必然會被一掃而空,第二天開始你便會覺得選擇很少了。所以我常說,歐洲大Department Store的減價,實際上只有一天,想買好貨,請在首天清晨開始排隊。如果想做一個精明的消費者,更應在減價前一天到現場去「踩線」,觀察一下心水貨品的擺位和減價前的價格,如此一來翌日掃貨時便更得心應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