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0, 2009

為何《霍元甲》蘊含最重要的中國哲學思想?

《霍元甲》除了精彩的武打場面外,絕非很好的電影。但它卻是很重要的中國電影。它道出了悠悠三千年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的思想。當西方人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第一門課,就是要看懂《霍元甲》。

很多人誤會了,中國傳統文化就是仁義禮智,儒家思想,孔孟之道。非也非也,這誤解源於董仲舒罷黜百家製造出來的文化大斷層。在那之前,中國文化曾經有過一段璀璨光輝的日子,諸子爭嗚,百花齊放。其時學說紛呈,但儒,道,墨諸子之間,竟然還是有一點共通﹗小弟大膽斷言,就是這點,造就出三千年傳統文化最重要的精神。這是甚麼?答案就在《霍元甲》這部電影裡頭。

少年時的霍元甲,某次看著父親和人比武,明明已佔上風,眼看最後一著就要擊倒對手,父親竟然收招,導致最終戰敗。霍元甲一直都大惑不解。到了他長大,稱霸津門,敗敵無數,致人於死,他從不收歛,也因此遭逢大變,後來才慢慢悟出父親當年為何收招的道理。

老子曾謂:「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也就是說,知到滿足才不會受辱,知到何時停才不會有危險。這是很入世,很現實的說法。莊子也說「知止」,但稍有不同,境界更高。《刨丁解牛》曰:「官知止而神欲行」。你知道軀殼的限制,才能讓靈魂走得更遠。

這種道理,不獨見於道家。儒家經典《書經》中,亦有「滿招損,謙受益」一說,其精神和老子如出一轍。儒家的大人物荀子,曾經教導其徒李斯「物禁大盛」四個字,卻被他置諸腦後。李斯後來當了萬人之上的宰相,享盡榮華,窮奢極侈,才憶起荀子之言,惜悔之已晚。最後被受五刑,夷滅三族,暴屍於市。此外,墨家主張節用,節葬,雖也相當入世,其理念就是叫人不要太過份。

其實,上述所言,都不及《易經》來得精闢。這本儒道同奉為經典的古籍,用簡短四字,便明言此理。《易經》乾卦,上九,曰:「亢龍有悔」。這在《易經》的註解《象》,作如此解釋:「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顯然,此說和「滿招損,謙受益」同理。《易經》的另一註解《文言》亦有近似解釋。在《史記》的故事中,蔡澤就是用「亢龍有悔」四字,說服了范睢辭任秦相。他解釋道,「天下皆畏秦,秦之欲得矣,君之功極矣,此亦秦之分功之時也。如是而不退,則商君、白公、吳起、大夫種是也。」商鞅,白起,吳起,文種四人,皆功成而不知身退,最終身敗名裂而死。范睢聞言覺得有理,遂稱病辭官,果得善終。在下年少時讀戰國史,覺得這段十分兒戲,但年紀愈長,愈覺有理。後來的秦相李斯,就是參不透此點,致遭大禍。「亢龍有悔」四字,包含了博大精深的立身處世之道;在《易經》六十四卦中,金庸偏偏選之作「降龍十八掌」中郭靖最常用的招式,想來絕非偶然。

中國古代的哲學經典,史書,都不斷惇惇告誡人們這個道理。在進的時候,要知道退;在勝的時候,要點到即止;在享盡榮華之時,要物禁大盛。時至今天,不少流行文化作品仍在反覆傳揚此一古代哲學精神。如電影《風雲》中,泥菩薩一直叮囑別人「凡事太盡,緣分勢必早盡」。雄霸不聽,致下場淒慘。倒是風雲二人聽了,放過了他。又如電影《無間道2》,則以一句「出黎行,遲早要還」貫徹整個故事。雖然角度稍異,卻更為形象化和地道。

諷刺的是,諸子百家爭嗚之際,最後協助統一六國的,卻是法家。秦得天下,始於商鞅,成於李斯,兩者俱為法家代表人物。《資治通監》評商鞅曰:「商君相秦,用法嚴酷,嘗臨渭論囚,渭水盡赤。為相十年,人多怨之。」諸子之中,儒道墨都含有知止,節制的思想,法家卻偏偏不來這套。「亢龍有悔」,除了范睢蔡澤外,從沒在秦的統治階層中發生。秦雖得天下,但至二世而亡,讀史至此,令人掩卷長嘆。

Monday, March 16, 2009

創世謬論(二)

承接上文,書中第二個反進化論點原文如下:

「WOULD YOU BET ON A HORSE AT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etc., TO 1?

No, I didn't think so.

EVEN SOME EVOLUTIONISTS AGREE THAT THE PROBABILITY OF THE CHANCE, UNPLANNED FORMATION OF A HYPOTHETICAL, FUNCTIONAL 'SIMPLE CELL', GIVEN ALL THE INGREDIENTS, IS EXTREMELY, EXTREMELY SLIM! -- IT'S WORSE THAN 1 IN A NUMBER WITH 57,800 ZEROS! THAT'S 1 IN 10 to the power of 57800. It would take 11 FULL PAGES of MAGAZINE TYOE to print this number. NOW, try to get your brain around THIS: There are about 10 to the power of 80 (a number with 80 zeros) ELECTRONS in the UNIVERSE were ANOTHER UNIVERSE the SAME SIZE as OURS (!!) that would 'ONLY' amount to 10 to the power of 160 ELECTRONS.

The hypothetical 'SIMPLE' CELL proposed by evolutionists has 400 or more proteins

(REAL WORLD 'SIMPLE' CELL BACTERIA have 2,000 proteins and are incredibly COMPLEX.)

The late Fred Hoyle, British mathematician and astronomer (who, incidentally, was himself made up of ZILLIONS of complex little 'SIMPLE' cells) said that the probability of the (chance) formation of just ONE of the proteins on which life depends is comparable to that of the SOLAR SYSTEM packed FULL of blind people RANDOMLY shuffling RUBIK's CUBES ALL arriving at the solution at the same time.

And we'd need 400-2,000 PLUS proteins for ONE 'simple' cell. Hello?!!」

一言蔽之,上文指一個簡單細胞的出現的機會是10的57,800次方分之一;一個簡單細胞擁有400-2,000個蛋白質;而一個人則擁有Zillions(無數的)簡單細胞。作者似乎想藉此說明,人類出現的機會是極小的,由此想推翻「進化論」。

這個觀點,其實是「創世論」者反駁「進化論」的兩個主要論點之一。這個邏輯是否合理,暫且不論,首先想一談何謂機會率。

一個硬幣,正面叫「H」,反面叫「T」,拋擲一次,「H」出現的機會率是1/2[註一],相信各位看倌都明白。如果連續拋擲2次,先出現「H」後出現「T」的機會,是1/4;如此類推,如果連續拋擲10次,出現「HTTTHTHTHT」的機會是1/1,024;如果拋擲連續20次,出現「HTTTHTHTHTTHHHTTHTHH」的機會是1/1,048,576。如果連續拋擲30萬次,出現某單一pattern:

「THTTTTHTHT......(中略299,980個結果)......HTTTHTHTTH」

的機會率,是2的30萬次方分之一。這個機會率,比之簡單細胞出現之機會率:10的57,800次方分之一還要小得多。

拋擲30萬次硬幣需時多久呢?如果一分鐘可以拋擲5次的話,大概只要40幾天便能完成了。有人認為,地球在幾億年間「出現有功能的簡單細胞」之機會極低,所以不可能是隨機出現,而是由神設計的。那小弟僅花40幾天,便能做一件更難的事,看來小弟實乃拋硬幣之上帝。

以上當然是說笑的,在下胡說八道,請別當真。你連續拋擲30萬次硬幣,總會出現一個結果pattern,根本並非難事。只是當你考慮某單一pattern出現之機會,才會「覺得」此機率微乎其微。

有「創世論」者認為,人體和人類大腦都極為複雜,經由進化而成的機會極低,由此推論人是由「有智慧的設計者」創造。這個邏輯和信奉小弟為拋硬幣之上帝十分相像。

字宙重新爆一次,地球其實不一定出現,但總會有另一結果[註二]。就算地球出現,經過40幾億年,人類也未必會出現,屆時可能整個地球都沒有生物,可能由螞蟻主宰世界,又可能由一種意大利粉形狀的有智慧生物主宰世界。不論何種結果出現,只考慮某一個結果出現之機率,其實都是極低的。

[註一]
拋擲硬幣是Psudo-Random事件,硬幣並未處於Quantum State,H出現的機會不可能是1/2。但這不在本文討論範疇。

[註二]
你相信此事的大前提,是你並非如Laplace一樣,乃Determinism的信徒,而是同意像「哥本哈根詮釋」那些理論,認為世上有Random之事。

Wednesday, March 11, 2009

湖光山色

春回大地,到人跡罕至之處走走,享受陽光,呼吸新鮮空氣,實是令人心曠神怡。不少人到大不列顛旅行,行程總離不開在倫敦購物掃貨,逛博物館教堂城堡之類。但當你住久了,不難發現此地的野外景色也特別優美。

自8年前始,小弟算是走遍整個大不列顛,到訪大小城鎮近百個。以前覺得蘇格蘭的高原,尼斯湖畔,打比郡的國家公園,景色都十分怡人。前幾天首次去到蘭卡郡(Lancashire是蘭卡郡,並非蘭開夏,更非蘭開夏郡)一遊,驟覺此處景色比之上述數地絕不遜色。小弟這攝影外行,也忍不住拍下數十張照片留念。


天鵝和白鴿在小碼頭爭相覓食。




從樹梢透視藍天白雲的景色。




一湖之隔的神秘建築物,很想知道是甚麼。據我所知,這一帶充滿了二三百年前的DISCO,也就是讓貴族們在湖畔開派對跳舞的小Station。不知這間是否其一?




在船上迎著陽光看雲海。相機是2000港圓的爛貨,背光自然拍得不好。




一間鄉郊小屋。




從山腳遠眺雪山。很想下次上去爬山賞雪,奈何未必有這個能力。




很可愛的小羊抬頭看著我。




身處叢林中。冬天剛過,樹葉也開始長出來了。




一雙參天古樹。




在英國,湖水是藍色的。在某東方大國,猶記得最有名氣的西湖,湖水是黑色的。




普通的一條山澗,也是水清見底,與藍天相映。




又一棵參天古樹。看著它時,我想起了數學家Benoît Mandelbrot和Gaston Julia發現的Fractal,是否有些大煞風景?




低頭吃草的小羊。




抬頭看到樹上烏鴉,是否代表不幸?




我特意拍下這張照片,原因是它很像一幅印象派的畫作,如果有高人能把此景畫下來就好。




天鵝本來沒甚特別,但看倌可以留意一下牠的腳掌被Tag了。想來保育組織也在這一帶工作。




尼斯湖有水怪,很多目擊者都在黃昏湖水漆黑時看到。在這個湖的黃昏,水怪我就沒看見,水鴨倒是有幾隻。




黃昏時的湖畔景色。




黃昏時的雲海,看似山林大火,火勢沖天。

Tuesday, March 10, 2009

暴雪略影

前陣子,英國經歷十八年來最大的暴雪,令建築大師Aston Webb的傑作都披上了白茫茫的外衣,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下大雪,我不敢說討厭,但就是很不方便。某晨往倫敦與小塔一聚,出到屋外驟覺積雪極厚,幾乎舉步艱難,費了吃奶的勁才走到火車站。幸好這邊氣溫不算太低,猶記得7年前居於英倫北部,下雪時氣溫低達零下十多二十度,寒氣透過層層大衣直逼血肉之驅,能令人的觸覺達至奇妙境界。那時湖面結冰,人們甚至可以隨便在湖上走路玩耍;冰層極厚,包你不會掉進湖中一命嗚呼。

下面第一張,是從我的房間往外所拍。小弟絲毫不懂攝影,照相機也是二千多港圓的貨色,拍得很爛,望乞看倌恕罪。

















Wednesday, March 4, 2009

創世謬論(一)

承接前文,趁著紀念達爾文的展覽舉行,一眾基督教團體聚在倫敦Natural History Museum門外,抗議「進化論」,還向展覽參觀者派發小書闡述反進化觀點。小弟拿了一本,在回程的火車上一口氣閱畢,然後若有所思。

神學與生物學,絕非在下本行,但我本著一個人的常識,打算寫幾篇文章,論述其觀點。雖然讓我的專家朋友們看了,會顯得粗陋,有班門弄斧之嫌,但實在是不吐不快。

此書第一個反進化的論點,原文如下:

-------------------------------------------------------

「The EVOLUTIONISTS, for their part, contend that NO DESIGNER was at work but that the thing got designed anyway. Umm...well......HAPPENED anyway.

EVOLUTION THEORY proponents contend that the entire universe began its EXTRAORDINARY process of UPWARD MOBILITY between 20-40 BILLION YEARS ago (give or take a few BILLION YEARS), is essence beginning from a furiously spinning, infinitesimally small but immensely dense DOT that ... exploded in 'THE BIG BANG' that threw out matter that expanded into all the astral bodies that inhabit the universe.

中略

..there are a few...minor...uh...problems with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You see, SCIENCE has LAWs...not BREAK-THEM-AND-YOU-GO-TO-JAIL kind of LAWs but still LAWS...and the GREAT THING about SCIENTIFIC LAWS is that they CAN'T be BROKEN.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remains blissfully unaware of this and, well, manages to break some of these unbreakable laws. But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we give it FULL MARKS for EFFORT.

LET'S TAKE A LOOK AT THE FIRST OF THESE SCIENTIFIC LAWS WHICH DEALS WITH THE FORMATION OF THE PLANETS, STARS AND OTHER ASTRAL BODIES THAT COMPRISE THE UNIVERSE.

It's the LAW OF THE CONSERVATION OF ANGULAR MOMENTUM.

which observes that any objects SPINNING OFF from an ORIGINAL SPINNING OBJECT will ALWAYS BE SPINNING in the SAME DIRECTION.

中略

IF, therefore, ALL of the PLANETS of the universe had indeed SPUN OFF from the very SAME ORIGINAL OBJECT (a la BIG BANG) they would ALL be SPINNING in the SAME DIRECTION.

BUT wouldn't you KNOW IT?!!.....VENUS, URANUS and possibly PLUTO are spinning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to the rest of the planets.

This will NOT look good on the THEORY OF EVOLUTION's resume.」

-------------------------------------------------------

如果看倌沒空看畢此段原文,我可以簡述一下。他們謂:「進化論」倡導者主張宇宙是由宇宙大爆炸形成,但這是有違科學定律,而科學定律是不能違反的。第一個「進化論」違反的法則,是「角動量守恆定律」,所有物件旋轉地分離自一個原本旋轉的物件,必定都會向同一個方向自轉。但是,由於金星,天皇星等,並非向同一方向自轉,所以「進化論」便「will NOT look good」了。

對此,小弟有數點回應:

1. 「進化論」與「宇宙大爆炸論」,都是現時科學界普遍認可的科學理論。兩者可以並存,沒有矛盾;但在邏輯上,並無IF或者ONLY IF的關係,兩個理論都可以獨立地存在。換言之,非因「宇宙大爆炸論」成立,「進化論」才成立。上文作者想藉著推翻「宇宙大爆炸論」以推翻「進化論」,根本是邏輯有問題。因為即使他當真推翻了「宇宙大爆炸論」,「進化論」仍然可以成立。

2. 作者稱:「the GREAT THING about SCIENTIFIC LAWS is that they CAN'T be BROKEN」。這完全是一句錯誤的說話,顯示作者根本不懂得何謂科學定律。科學理論或科學定律,是對物理世界現象的一種解釋。經過長期實驗驗證,找不到任何現象與其抵觸,才會被世人普遍接受。但Theory從來不是Fact,Theory只是用來解釋Fact,它當然可以被推翻。人類歷史上,被推翻過的科學理論不知凡幾。強如「牛頓定律」,也被實證推翻了,取而代之,是哥本哈根詮釋的「量子力學」。將來「量子力學」再被新的理論取代,絕不為奇。當然有些事情是絕無可能被推翻的,例如公理(Axiom)。因為這是邏輯推論之始,就算有平衡宇宙,或者多重宇宙,所有其科學法則都與我們的相反,公理仍然會成立。

3. 「角動量守恆定律」是指系統所受合外力矩(Torque)為零時系統的角動量保持不變。這定律很適合用來形容一個圍繞著同一條軸旋轉的系統,但應用在一個隨機運動系統便不太適合。

4. 此書作者謂:「宇宙大爆炸後,由於角動量守恆,所有星體的『自轉』方向都相同」。英文原文中說「SPINNING」,你不知他所指是公轉還是自轉,但由於書中有附圖描繪了各星體自轉的方向相同,所以我便知道作者是指自轉。他的理論很明顯是錯的,一個簡單例子便足以說明。打過桌球的看倌也知道,當一堆靜止的桌球相連在一起,而被白球撞擊時,桌球會四散而去。在此系統中,動量的確守恆,但每個散開的桌球自轉方向都不一樣。作者企圖以金星和天皇星的自轉方向與其他星體不同,說這是違反動量守恆,從而說明「宇宙大爆炸論」不成立,根本是一派胡言。

5. 人世間,實在有太多人打著科學的旗幟發表偽科學的言論,理性如英國社會,亦是如此。只要肯思考,有邏輯,你不必是神學或科學的專家,都可阻止妖言惑眾,直斥其非。我上述所言,根本一個中學生也懂,沒有高深學問。

本文所載只為小書論點的五分之一,如果看倌不嫌悶,我會繼續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