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3, 2009

《科網六子蕩寇誌》讀後感 (中)

自從牛津畢業生Tim Berners-Lee在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工作時創造World Wide Web以來,其架構多年來都沒很大的轉變。WWW的用家們想建立網站,技術門檻並不高。我相信只需幾個香港大學生,便能寫出像Facebook那樣的大型網站來。科網賣的是創意,只要了解用家和市場,的確輕鬆便能賺大錢。但說到要跟一眾科技龍頭爭霸,我認為有一個根本的分別。

MS,Apple,Google,HP,IBM等科技龍頭,他們賣的並非純是創意,還有創意背後的技術。幾個大學生在畢業後組公司建立像Youtube,Facebook等網站並不難。但要開發OS,製作繪圖晶片,開發衛星定位軟件的話,並非一時三刻便能做到。只有創意,沒有技術,很快便會被全球億萬copycat打垮。幾年前網民以Friendstering為時尚,今天幾乎人人都在Facebooking。

除非香港的科網創業家們,能視科網為一塊踏腳石,在賺取第一桶金或者上市集資後,進行業務轉型。屆時他們除了幹D(Development)之外,還要幹R(Research),擁有屬於自己的技術,如此才能跟真正的國際科技企業拚一日之長短。但在香港這個搞科網創業已是經營艱難的環境,空談科研,實是千難萬難。

無論轉型與否,我相信6子接下來遇上的難題,必然是second-system effect。電腦學最高榮譽Turing Award得主,現任UNC at Chapel Hill教授F. P. Brooks曾在他的名著《人月之迷》中警告每個系統開發者:你成名之後的第二個系統最為凶險﹗第一個系統令你一炮而紅,受到廣泛好評和吸引不少投資者向你投資後,第二個系統便很易令你觸礁,這比第三個或以後的系統更需小心。總結第一系統的經驗後,你通常會認為很多有用的功能都未能加入,開發第二個系統時,會雄心萬丈,把大量功能加入其中,最終出現over-design。其次,在得到投資者青睞後你會首次發現自己有充裕資金,花錢一定不如首次開發般緊慎。歷史上曾有不少second-system effect的經典例子,令大公司千金散盡,project拖延經年,如果站穩陣腳後的6子能再渡過此關,相信前路更見光明。

Wednesday, July 22, 2009

《科網六子蕩寇誌》讀後感 (上)

這是讀後感,並非書評。朋友的書,我從不敢評。買下此書後,我花了半天便將之一口氣讀畢,很想知道此書會否改變我一些固有看法。

感想先不說,想一談往事。我亦為「搞」科技之人,6年前(2003年)我尚身陷英倫,在經濟蕭條下,不少香港朋友都打算找小弟搭擋,回港創業搞科技公司。對於這些好意,我都一一婉拒。我志不在當老闆,一直在走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當年我身周有很多創立科技公司的朋友,幾年下來,其公司大多倒閉收場。倖存的不是還在虧錢苦苦支撐,就是轉型為Freelance SOHO模式。就連一位我奉為偶像,才學勝我十倍的師兄,最終亦損手離場。我自忖能力,經驗,資金,人脈都比不上好些朋友,所以並不奢望能超越其成就。我沒過多的勇氣,也了解自己的局限。

讀畢此書,第一個感受,是選角頗有代表性。6子中有1個「本地薑」,4個「番書仔」,1個「過江龍」,幾可涵蓋大部份在港創立科網人士之背景,只差沒找個鬼佬來訪問而已。我有一位朋友是本地科網公司老闆,他經常出席本地科網論壇,曾謂參與者大多為番書仔或回流人士,所以6子中有4四個番書仔在比例上絕不過重。不知此現象能否反證在香港長大的年輕人並不熱衷科網創業?又或是他們比回流人士更了解香港的局限?

香港的確很局限。Leona在結語中曾分析香港科網創業的局限,我也想補充幾點。

首先,香港是全球租金最昂貴的城市之一,此為先天不足。六子中的李佑恆和友人們,便需借用工廠區辦公室來節省開支。其實香港高地價政策而導致的租金成本問題,對一些大型科技公司如IBM或MS自然影響不大。但很多剛起步的科技公司在經歷首兩年「燒銀紙」的階段時,大多會因為租金問題而捱不下去。不少最後轉型為SOHO (Small Office Home Office)或SONO(Small Office No Office)來苟延殘喘。當然這亦並非不可為。這年頭只要有一台電腦和能夠上網,已可做出翻天覆地的事來。不過公司規模漸長後,始終要面對高昂的租金成本。

第二是關於工資成本,我有兩點想說。首先,香港的工資屬全球極高之列,這對科技創業亦是非常不利。在鄰近地區如大陸,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都能以較低的工資成本聘用同等能力的科技人才。其次,就是香港科技業賺錢能力遠遜金融業,兩者在人力資源市場上存在極不平衡的競爭。剛起步的蚊型科技公司一般只能支付低薪,這並不能吸引優質的電腦系畢業生加盟。優秀人才寧可服務於金融機構,因為它們能付出的工資是蚊型科技公司的兩倍以上。我實在認識太多太多一流的本地科技人才,20多歲時有志在創意科技的行業闖一番事業,後來年紀漸長,都傾向選擇收入穩定可觀的工作。蚊型科技公司吸引不到好人才,為了節省開支,很多時候只會以每月6至8千圓顧用一些沒有大學學歷的員工。他們工作能力較弱,而且離職率很高。對一個18個月的software project來說,同一個programmer的職位可能6易其手,這令project management極為困難。蚊型公司沒能力加薪挽留離職者,新請的員工亦需長期訓練才能跟進前任的工作,但不久後又有可能找到更好待遇的工作而去職。惡性循環下,最後project quality一定不佳,減低公司的賺錢能力,令公司不斷缺乏資金和大企業競爭人才。

香港市場太小這個局限,書中分析了很多,在此表過不贅。多年來我聽過無數遍打進大陸13億人市場的豪情壯語,但大多流於知易行難。6子中有不少人已突然這個市場的框架,實是可喜可賀。但我見過更多的失敗例子。

以上三大局限都會令新的科技公司起步更加艱難,在「燒銀紙」的階段已難以維持。相較下,我會覺得一些鄰近地區會更適合科網創業,起碼錢沒那麼快燒盡。當然,當你站穩陣腳賺到第一桶金後,這些問題都會顯得次要,6子中也有些人已渡過這個階段。

Sunday, July 19, 2009

孤憤

智術之士,必遠見而明察,不明察不能燭私;能法之士,必強毅而勁直,不勁直不能矯姦。

不日出文,開山劈石。

Thursday, July 2, 2009

答問

阿甲:我想問博主一個好簡單嘅問題,幾年前,你尚且為港女現象動容,今日,你可唔可以清清楚楚話畀廣大港男們知道,你究竟支唔支持怒插港女呢?

博主:港男們對港女現象既感受同睇法,我係明白嘅。但事件發生左,到而家已經好幾年喇。期間,港女係整容隆胸各方面嘅進步,都係有驕人既成就,亦都為港男們帶來左不少養眼春光。我相信,港男們對港女外表嘅進步,會作出客觀既評價。呢個係我嘅睇法。

阿甲:我問嘅,係博主個人嘅良知同埋原則。我而家追問,係咪博主嘅意思即係話,外表扮得靚,就可以唔承認自己係臭四呢?港男們為左媾索女,就可以埋沒良知呢?

博主:我所講嘅就係話,時間過左,港男們對於港女外表嘅進步,不單止係面部皮膚好左,胸脯大左,其他各方面都有驕人嘅成就。呢兩年嘅港男不單止有索女望,而且有索女擒。我好希望,大家可以信賴港男們,會作出一個客觀嘅評價。

阿甲:博主係冇答過我問題。我問既係個人嘅良知,你答我嘅係港女索左。咁係風馬牛不相及。

博主:我再講多一次,我嘅意見,就係代表港男整體嘅意見。佢地嘅意見,亦都係會影響我嘅意見。頭先我所講嘅,就係我感受到港男們現時對港女嘅睇法,呢個亦都係我現時嘅睇法。

阿甲:我覺得博主係強姦民意,你點可以代表我呢?我要抗議,因為博主話港男們見索忘義﹗

Wednesday, July 1, 2009

又是炒蟹


近日忙於做GYM與練琴,失卻寫文章的動力。從今日起,小弟打算一連數日,貼幾幀生活照上來,也是聊勝於無。

小弟頗愛吃炒蟹,也喜歡自己煮,下廚八年,煮得多了,算是有些心德。圖為兩星期前的出品(按圖可放大),看倌可以前作比之。兩蟹烹法略有不同,味道亦有異。


此蟹異常碩大,重達1.3KG。看著牠鲜蹦活跳,我親手屠之解之,面不改容。古人云「君子遠刨廚」,可見我絕非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