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一個宅男也能追到港女的城市

原文載於圓桌精英剛出版的新書《給未來特首的信──What if ?你當選後的香港願景》。看倌有興趣可以買來一讀其他人的鴻文。



----------------------------------------------------------------------------------

未來特首閣下台鑒:

我今日,要移民了。香港回歸十五載,經濟暢旺,儲備萬億,實拜閣下腳頭之福。但十五年來,我輩宅男,地位卻每況愈下,想追一港女而不可得,枉受白眼訕笑,尊嚴盡失。有陳姓美籍商人曾謂:「係咁架喇,咁唔鍾意咪移民囉。」經深思之後,覺得果然有理,唯有揮淚拜別,流落番邦。

或曰宅男不受港女青睞,干特首何事?愚見以為,此乃香港各種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秩序結合而成之苦果。臨別秋波,我有一肺腑之言,願閣下明鑒。

回歸初年,經濟不景,先任董公治下,泡製出稱為副學士之避難所,亦泡製出一個名詞,曰雙失青年,前者為減少後者之帳目而設。我輩宅男,若非領杯水車薪的工資,就是讀飲鴆止渴之副學士,學業未成,先債台高築。而更可悲者,乃我們學歷不及港女高,賺錢不及港女多,要追得佳人,即使挽袋提鞋,本也在所不辭;但她竟不屑一顧,宣稱要嫁金融才俊。我們為口奔馳,要挨更抵夜超時工作,弄至油盡燈枯。僅餘點點空閒,想舒緩一下,看球打機,竟也被港女專欄作家,譏為低品味,謂我等閒時不讀沙士比亞,不聽普切尼,對尼釆康德一竅不通。建華六年,董公腳疾初現,圖引自由行,以撫民心。一時之間,水喉狂噴,令名店湧現,猶如雨後春筍,亦使動漫模型,絕跡尖銅。神州闊太,狂掃手袋鑽飾,令其脹價連年,卻苦了我等宅男,為購袋鑽悅港女,百上加斤。而最沈痛者,乃閣下一眾前任,奉高地價政策,以償低稅。時至今日,放眼香江,蚊型豪宅處處。我輩中人,貧未能及租公屋,富不足以買私樓。港女坦言,無樓不嫁,教我情何以堪?復建居屋,需苦等五載,才有數千單位。可憐上車之日,青絲早變白頭,港女亦已移情他往。夜闌人靜,獨抱空房,醉問香影何處?

一個宅男能否追到一個港女,並非請客食飯,而是生死尤關之大事。是深層次矛盾之根本。我曾往數個特首競選活動,總見一眾團體,如善信參拜觀音娘娘,著閣下慈悲為懷,賜予資源。但港男悲歌,卻從無提及。目下香港社會,男女錯配,結婚率低,房事欠奉。宅男在此城生活,賤如螻蟻,唯有北上尋歡,聊以自慰。豈料又有公安拍門,要耗鉅款贖身。

我們並非冀望閣下仿傚李光耀,由政府充當月老,但起碼設法讓我們重拾尊嚴。否則宅男活在此城,雖生猶死。重拾尊嚴,就是考試失利,也能打工自強,而不需繼續借錢讀書,飲鴆止渴。重拾尊嚴,就是有標準工時,毋需超時工作,能有餘暇讀幾本尼釆康德,以悅港女。重拾尊嚴,就是就業市場多元寬闊,可據興趣選擇工作,不必投身金融,也能獲港女青睞。重拾尊嚴,就是鍾情動漫模型,不會遭人白眼。重拾尊嚴,就是贈送手袋鑽飾,不必耗費鉅資。重拾尊嚴,就是在青樓買醉,也會安全合法。重拾尊嚴,就是已屆適婚年齡,能夠購置私房,與佳人共諧連理。

重拾尊嚴就是,我輩一窮二白,言語無味,才華欠奉之宅男,即受七難八苦,也能追到一個港女!

我今日,移民。在麗菲河畔的樹蔭下,可以悠然漫步,享受輕風拂面,看著波光豔影,蘆葦搖蕩,細細回味王爾德的毒舌。此地經濟,自不及香港繁榮,但一無超長工時,二無港女白眼,要購房娶妻,亦輕鬆簡單。不過話雖如此,我仍心懷故國。如閣下上任之後,澤被蒼生,將香港改造成一個宅男也能追到港女的城市,救萬民於水火,我必然放棄綠卡,星夜兼程回港,為天下宅男,拜謝閣下大恩大德。

Wednesday, February 1, 2012

趕走各區蟑螂,實行大埔自治!

大家要明白,容忍是有限度的。這幾年來,我眼看大埔受到各區蟑螂蹂躪,鬧至滿目瘡痍,不禁悲憤莫明。

那些過年時蜂擁進入林村許願的各區蟑螂,是他們盲目地將無數臭寶牒拋向神樹。好端端的一棵神樹,被他們壓得不勝負荷,弄至枝葉枯死。今時今日,大埔居民要向假樹拋寶牒,就是拜這群蟑螂所賜。試問假樹又豈會令我們許的願靈驗?而寶牒連年加價,也是因為被這群蟑螂們搶貴,令大埔居民百上加斤。此外,座落大埔的教育學院,本應只供大埔居民子弟上學。學位本已不多,現在還要讓予各區的蟑子螂女,令我們的子弟讀不到大學。蟑螂們,你們那邊沒大學嗎?為什麼你們不滾去港大,滾去中大,滾去嶺南,滾去浸會,將教育學院留給我們?

而最令我深痛惡絕的,首推近年變本加厲的單車黨。明明法例規定,行人路不能騎單車,要騎也只能在馬路上。但各區的單車蟑螂,入侵大埔,視法紀如無物,聯群結隊在行人路上橫衝直撞,罔顧大埔居民的生命安全。就算我假日在單車徑上,每每也遇到多不勝數且車品欠奉的單車蟑螂,好好的一條單車徑,本來暢通無阻供大埔居民使用,現在經常擠滿蟑螂,塞得水洩不通。更可惡的,是蟑螂們經常來大埔租單車,將其租金搶得水漲船高。我少年時,日租單車也只是十圓八塊的事,但最近一次租車,竟有車鋪開價九十大圓。蟑螂們,請你滾回荃灣,滾回旺角,滾回屯門,滾回灣仔吧!你們那邊難道沒有馬路可供騎車嗎?當然,大埔的單車徑,安全舒適,山明水秀,但那只應供大埔居民使用。我們不歡迎你們,敬請滾蛋!

我才疏學淺,不能寫一篇字字鏗鏘的鴻文。但以上所書,句句出自肺腑。阻截各區蟑螂再進入大埔,實行大埔自治,實乃當前要務。希望大埔區議會的政客們,不要只顧外來收益,而影響到大埔居民在林村河畔清簡雅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