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12

節節敗退的政府文宣

黃毓民是傳訊高手,自從政以來,為香港的政治傳訊帶出一番新景象。能從他身上學到的,很簡單:政治傳訊,要簡潔易明,令大多數人一聽就懂,切忌長篇大論,同時還要牽涉到大多數人的利益。如將一個概念,一個運動,一個政策,簡化為幾個字,而且不斷強調,令之深入民心,傳訊就會成功。政府近來在文宣戰上節節敗退,和反政府陣營學懂了文宣,不無關係。

國民教育,就是洗腦教育。這是反國民教育者傳達強而有力的訊息,絲毫沒回旋餘地。一個公信力低的政府,無論怎樣解釋課程指引並無叫人洗腦,都是徒勞。因為大眾根本沒時間去讀那百多頁的指引,也沒時間去聽你逐條解釋。這個文宣戰從一開始就注定是輸了。現在蘊釀中的那個東北計劃,被反對者稱為「中港融合」和「割地賣港」,我幾可認定政府又會不斷解釋計劃詳情並非如此,叫反對者去詳讀報告條文以了解實情,然後在文宣戰上再敗一仗。

社運人士其實並非一開始便懂得依此法宣傳。反對興建高鐵時還在說守護菜園村,要如何妥善安置居民,如何讓其有田可種等,其主張流於瑣碎,大眾的感受亦不切身。如果當時反對者主力宣傳:高鐵是「600億公帑輸送地產商」,「中門大開加速赤化」等等,不論成敗如何,文宣戰上肯定會佔有先機。

現屆政府正在文宣上節節敗退,要快請高人指路了。

Tuesday, September 25, 2012

《Little Ashes》與西班牙三大才子

第一次看到Dali的真跡,是在馬德里的Reina Sofia,畫中那種荒謬怪誕的臆想,令人震撼。當中我印象最深的,自是那幅《The Great Masturbator》。其實《Little Ashes》也在同館之內,但我卻對之印象模糊。自此以後,我在倫敦的Tate Modern和威尼斯的Guggenheim也看過Dali的作品。Dali的畫風非常獨特,在畫廊中很多時不用看title,遠觀已知何者為其所繪。

《Little Ashes》

電影《Little Ashes》裡,帥哥Robert Pattinson所飾的Dali並非主角,導演刻意地借同性戀詩人García Lorca來側寫Dali,和二人的一段戀情。García Lorca也是才華洋溢,是著名的反法西斯人士,他和Dali還有名導演Buñuel,在學生時代已經相識。電影中,García Lorca曾在西班牙內戰時期去請求Dali加入反法西斯陣線,Dali卻對政治和社會運動失卻熱情,只想明哲保身。García Lorca後被法西斯政權處決,Dali卻一直避免捲入政治旋渦,即使在二戰時期也一直態度超然,為George Orwell等文化人士所咎病(不知是否與黃毓民罵陶傑的邏輯異曲同工)。

電影以Garcia Lorca之死來結束,但其實故事還沒完結。成名後的Dali回到西班牙,竟成為親法西斯政權的建制派,為佛朗哥獨裁政府哥功頌德。這個令文化界覺得沒風骨的人物,唯一展現其反抗意識,就是在法西斯政權長期禁絕Garcia Lorca的作品下,仍然不斷公開讚頌之。Dali一生之中,都否認曾和Garcia Lorca有過一段戀情,但後人從Dali對他的獨特情感,和談起他時的言語態度,卻能推敲一二。

看罷這部電影,更引起我興趣的,卻是二人的好友,那位cool cool的Buñuel。他是西班牙電影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其電影《The Discreet Charm of the Bourgeoisie》曾奪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很想找來一看,希望能在愛爾蘭電影學院的書店中找到。